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五十七章 接触真相 四

  “对,何谓复活,死了又活过来才叫复活!我们复活一次,而你复活多次的意思就是在每次时间循环里,所有人都会复活,复活后当时间到了我们本来死去的时刻,我们就会觉醒记忆,想起我们被你杀死时的经历和仇恨,然后我们每个人轮流杀死你一次!而每次我们杀了你之后,就算是复仇了,在复仇之后我们因复活而得到的生命就会失去,而重回死亡。你死之后会在某个地方复活而出,而我们则会留下尸体,这就是为什么在别墅的浴室里明明是你死了,尸体却属于饼干的原因!至于为什么你看到的尸体跟觉醒前的我们不一样,那是因为你有着刚才死去经历的记忆,而我们还没有觉醒!”
  “我之所以说这里能化解我们的怨恨,就是因为我们能在这里对你复仇无数次,以同样的方式杀死你无数次,这样我们的恨意就能在一次次的复仇中得到释放!”
  “在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我们的时间…会永远停留在死前的刹那…不停的经历死亡的过程…受尽痛苦的折磨。而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用相同的方式来…杀死你!”
  “就这样,在这个世界,阴司让我们不停地用同样的方式来杀死你,直至我们所有人的怨恨都消除为止,只有如此我们才能从深深的执念中脱离,得以往生。复仇在这里会不断重复,直到我们怨恨全消,阴司之约才会解除!然而这,其实就是罪恶和痛苦的深渊!”
  “啊!原来…原来阴司之约并非胖妞奶奶说的那样,是要我来这里寻找到当年度假村命案的真相,而是要我来这里,一次一次的赴死!”董芝痛苦的嘶吼一声,声嘶力竭。她万万没想到所谓的阴司之约,竟然是她的死亡之约,这根本就是必死之局!
  “可是我不甘心,既然你说当初杀害你们的是我滋生出来的怨念,那她才是凶手,我也是受害者,为什么偏偏连我也被牵扯进来?”董芝心中悲痛,难以接受所谓的真相竟是如此的造化弄人!
  华清凤闻言,怒声一笑,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怨气,道:“你说你是受害者,你滋生的怨念把你牵连进来?”
  “哈哈哈!世间种种,都有因果关系,如何分得清?你们是一魂双生,你就是她,她就是你,她就在你的体内!”
  “你也许会觉得不公平,可我觉得你已经是得到了足够的宽恕!”
  “我们在复仇后,在等待下一次时间循环的到来中,需要每时每刻都停留在死亡时的刹那,继续承受那地狱般的痛苦。而你,却能够三年才经历一次!”
  “阴司之约之所以会约定你每三年才回来一次,是因为‘你’虽然是邪恶的,是当年杀了我们所有人的凶手,但你却是善良的。所以在所有人都复仇过后进入下一次轮回时,给你三年还阳的时间,让你回到人间,只是会抹去你关于度假村的记忆。直到三年期限过去,才会派出阴鬼将你带回这里!”
  “我们的痛苦永无休止,而你却有三年再世为人的机会,你告诉我,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什么?”董芝如遭雷击,感觉自己的世界崩溃了。她的双眼中,愤恨和悲怆交替着,嘴里喃喃自语:“原来这些就是我遗忘了的事情,原来这就是开始遭遇鬼物时,它们说我忘记了什么的原因。难怪我会突然遭遇诸多厉鬼缠身,难怪那些厉鬼会指向北方,难怪我会被带到这里来,原来是因为我的时间到了,我要回来赴死了!”
  “这就是我苦苦找寻的真相!可怜我费尽苦心,历尽险境才找到度假村,原来我找到的却是自己的死亡,可笑!哈哈哈…”
  董芝失声痛哭起来,然后又自嘲的放声大笑。许久之后,董芝自嘲的笑声渐渐收歇,眼中只剩下了无尽的怒意,她用力地去撕扯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同时怒吼道:“我体内滋生有怨念?你这该死的怨念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害我至如此田地?我不甘心,我不服这悲惨的命运,我不要做这惨剧的主角!你这该死的怨念,你给我出来!”
  董芝在不停的怒吼着,却没有发现在她身旁的华清凤正在发生变化。
  此刻的华清凤,脸色开始变得通红,眼窝变得深陷,头发无风自动,根根飘扬而起。皮肤也开始变得干瘪,颜色也变作黑色,看起来如同焦炭一般。身处的房间内,所有物品也都开始碳化,仿佛曾经被烈火焚烧过,空气中弥漫出一缕缕灰黑的烟雾,一股浓烈的灰烬的味道油然而生。同时在她的身周,隐隐传出阵阵厉鬼呜咽之声,几点火光在闪烁,一股摄人心魄的死亡气息扑面而出。
  突如其来死亡气息和浓烈的烟雾刺激得董芝从充满怨恨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猛然抬头向烟雾弥漫处看去,赫然发现了已经发生翻天覆地般变化的房间和周身充满死亡气息的华清凤。
  “你…你是…”董芝惊愕的看着华清凤的变化,直到这一瞬间,她才终于意识到一件事,如果对方所说都是真的,那么其实华清凤早就死了,而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对她充满恨意的鬼物!一联想起方才华清凤所说,他们是为了杀死自己而复活的,那么看现在的情形,她现在化身为厉鬼,恐怕是要来杀自己了!
  太大意了!董芝在心里暗骂自己,看着面前突然开始恶鬼化的华清凤,她大脑发炸,惊骇欲绝。现在她身处的地方是在一个破落的房间里面,而且自己正处于房间的角落之中,根本无处躲藏也无处逃跑,几乎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要…你杀我了吗,你要向我复…仇了吗?”董芝的大脑混乱无比,惊慌失措,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华清凤,冷汗涔涔而下,很快就打湿了她的胸前背后。
  “你本来…就该死,你该…千刀万剐,否则如何消…去我心中恨意…”华清凤发出了一道厉鬼的啸声,同时爆发出一团灼热的火焰。火焰在房间中如同狂风一般的刮过,瞬间将整座房子都点燃了起来。
  “啊…”董芝惨呼一声,刚才那道火焰刮过,几乎烧掉了她一头长发,手臂也紫黑一片。皮肤上传来阵阵灼伤的感觉,痛入肺腑。
  “死…吧!”华清凤嘴巴一张,一道夹杂着浓烟的火柱便喷射而出,直向董芝而去。
  董芝的瞳孔瞬间一缩,求生本能刺激得她把身体一侧,堪堪与那道火柱擦身而过。但火柱产生的温度依然灼烧得她的皮肤发出滋滋的声音,只在一瞬间,手臂的表皮便化成了焦炭。
  “逃,必须逃掉!”虽然知道了真相,知道自己恐怕逃不过一死,但她却自然不愿意去死!
  董芝眼睛在房间中一扫,顿时出现一丝喜色。她看到了刚才被华清凤火柱烧过的房子墙壁上被烧出了一个破洞来,破洞的大小刚好能供一人通过。她猛一咬牙,身子一跃而出,便向破洞冲去。
  后面的华清凤自然不会放过董芝,她嘴巴大张,又一道一道夹杂着浓烟的火柱喷出,直袭向董芝的后心。
  “快快!速度快点!”感受到身后越来越热的温度,董芝的心都快跳出了胸腔,惊得心胆具颤。她大喊着,拼尽全力从破洞中挤出去,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她一冲而出。刚一出来,脚下站立不稳顿时倒在地上。她回头一看,就看见那一道火柱在她的上方呼啸而过。
  董芝急促的喘着气,身体恐惧的不停颤抖,刚才那一刹那,死亡离她是那样的近,稍不留神恐怕就烟消云散了。
  “死!”华清凤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鬼啸,她所在的破旧房屋也跟着一阵瑟瑟发抖。随即她体内夹杂着灰烬的烟雾疯狂涌动而出,她的身体也向着董芝俯冲而去。
  看着化身成厉鬼的华清凤飞速临近,董芝猛力翻转过身就要逃走,但华清凤速度极快,瞬间就追上了董芝,并且一脚踢出,将她踹到地上。随即华清凤来到董芝旁边俯下身去,伸出一只如同炭火一般的手去掐住董芝的脖子。。
  “滋滋”华清凤的手上同样有极高的温度,丝丝缕缕的青烟从脖子接触处升腾而起,瞬间将董芝的脖子也烫得焦黑一片。
  “啊…”董芝竭嘶底里的痛呼出声,剧烈的灼烧感让她痛得浑身颤抖,直翻白眼。此时此刻,她已经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