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五十九章 一波未平

  受到众多厉鬼嘶吼的影响,巨大的鬼啸声震得董芝的耳膜生出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大脑都眩晕起来,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心中恐惧的感觉达到了顶点,浑身汗毛竖起,大脑也麻痹了起来,几乎不能呼吸,灵魂都仿佛即将离体而去。
  “要结束…不能再有恨意…我不要再次轮回…”
  “不…我要杀了你…是你害得我堕入这…噩梦世界…是你让我尝尽痛苦!”华清凤的双手紧紧地捂着头部,脸上的神色从悔疚和怨恨之间不断转换,看起来极其痛苦,显然她的内心在做着十分激烈的挣扎。
  “杀了你,杀了你就不会呱噪了!”最终,似乎是怨恨占据了上风,华清凤双目赤红,焦炭般的右手向董芝一指。
  四周的焦尸收到华清凤的指示,顿时齐齐发出震天的“呜呜”鬼叫,随后同时向董芝爬去。
  “杀了我又有什么用,等你们全部都复仇过后,我还一样会复活,到时候一切只是再重来一次,就算你再杀我一万次,难道你就能真的活过来吗,这样的复仇到底有什么意义?”随着众多焦尸的爬行,一时间,入目所见到处都能看到蠕动着的焦黑影子。董芝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在眼前黑压压,密密麻麻的焦尸围困之下,已经基本没有生路,她只能做出最后的尝试,希望能唤醒她放弃复仇的心。
  “闭嘴!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所受过的折磨!”华清凤发出一声鬼啸,带着刺鼻焦味的手用力一挥,一道冒着火焰的黑气呼啸而出,向董芝呼啸去。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董芝的心都跳漏了一拍,她身体下意识的一缩,整个人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地上扑去,堪堪躲过了华清凤的致命一击。
  董芝虽然躲过了这道黑气,但她背后的焦尸却没有这么好运了,黑气一刮而过,途中触碰到的焦尸顿时分崩离析,灰飞烟灭,地面上也被清理出了一条通向一座坍塌了一半的房屋的道路来。
  回头看着化为飞灰的焦尸和地上被清理出来的道路,董芝的身体不住颤抖,心中一阵后怕,惧意更深,背脊也被冷汗完全浸湿了。一挥手就灭了这么多焦尸,刚才要是没能躲开,恐怕自己已经不复存在了。
  董芝银牙紧咬,脚步一拧,赶忙从地上爬起,就向那条被华清凤清理出来的道路逃去,虽然逃到那座半倒塌状态的房屋也不见得有生路,但至少不用现在就死。
  “死,你逃不…掉的!”华清凤怒吼一声,扭动了一下焦炭般的身体,周身黑气弥漫,在董芝后面紧追不舍。
  “既然你曾经救过我,证明你是可以放弃仇恨的,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反而是重新陷入怨恨之中?”董芝在得知真相后,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继续这样无限经历恐怖然后惨死的下场。
  “啰嗦…就算我能…放弃仇恨…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你…结果还是要在他们杀死…你之后…再次轮回…根本就没有出路…我为什么要…饶了你!”华清凤在听到董芝的劝说后,非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变得更加狂暴了。手一挥,又有数道黑气呼啸而出,直向董芝后心袭去。
  董芝感觉到后背传来一股寒气,汗毛立即竖了起来,看了一眼身后,立即想要躲避,却发现时间已经不及了。三道黑气在她的眼中急速放大,刹那间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她看着即将接触到自己的黑气,心里一片绝望。
  就在董芝以为自己就要死去之时,突然从她的身侧扑出了一具焦尸!
  焦尸空洞的眼窝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然后用力一拖,将她拽到自己的嘴边,随即嘴巴一张,一口咬了下去。
  “啊!”董芝惨烈的痛呼出声,剧烈的疼痛刺激得她嘴唇哆嗦,浑身震颤。伤口处不断传来无法言表的灼烧感,而且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疯狂的被焦尸吮吸着,突然的失血使她眼前看到的事物一阵发黑。只是虽然伤口处剧痛无比,但起码躲过了那三道致命的黑气。
  剧痛之中,董芝的手在身边摸索到了一根细长的木棍,棍一入手,下意识地就用力向焦尸的头颅处捅去。
  木棍在董芝拼死使出的力气之下准确的命中了焦尸的头部,随即焦尸的头部发出了“咔”的一声,细长的木棍几乎齐柄没入了它的脑袋里,连哼声都没有发出便爆成了满地混合着各种恶臭液体的碎块。
  “不论你怎么逃…都只有…死路一条!”刚一脱困,董芝还没有来得及庆幸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华清凤的声音。
  “该死!”董芝心中暗骂一声,踉跄着爬起向那座半坍塌的房屋跑去。
  这座房子已经坍塌了一半,露出了里面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董芝手脚并用的在墙体上攀爬着,每爬动一点位置,房屋都会微微抖动一下,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下去。
  董芝越爬越高,手脚越来越软,看着下方已经千仓百孔,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的地面,感觉自己就像是攀爬在悬崖峭壁之上。现在已经爬到了三楼,这样的高度,即使不被华清凤或者焦尸杀死,如果稍有不慎从这里摔下去,恐怕也是必死无疑的。
  心惊胆战的爬行着,董芝终于来到了房顶。这里有着将近四层楼的高度,前往已经是房子的尽头,而身后和四周,则分别有着恐怖的焦尸和更加可怕的华清凤。看着它们一步步逼近,心中一片凄楚。
  “你已经无路可逃…是时候…该死了。”没过多久华清凤和数具焦尸已经爬到了董芝身前不远处。
  “你真的不愿意放弃怨恨,不愿意往生吗?”董芝斜靠破损的墙壁面向华清凤,不停的喘着粗气,身体一片冰冷。
  在这硝烟弥漫,烟尘滚滚,昏暗无比,充满威胁和死亡味道的世界苦苦挣扎了这么久,最终走上了这条绝路。身前有厉鬼虎视眈眈,身周无数焦尸张牙舞爪,而身后更是死路一条,摔下必死。
  此时她的心里只有绝望,看着眼前这个暗无天日,毫无生机的环境,想着以后还要无限循坏,不断经历折磨和痛苦的命运,她心里感到不甘,气愤而又无助。只是她再气愤又如何,这终究是她只能去面对的宿命。面对这样的绝境,她根本无法抗拒,也无法逃走。
  “在这个世界里…受到折磨的…都是执念极深…又不愿自我救赎…的灵魂,你虽然因为‘你’的罪行而…被阴司带到这个世界来,但你又何尝不是…不愿放弃自己执着…而被封困于此?”
  “既然你觉得…让我放弃怨恨就能往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那为什么…你不愿意放弃生命…主动认罪…真心实意地让我们复仇…直到我们的怨念…完全化解而得到救赎?”华清凤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眼中怨恨骤然加深,以极其凄厉的声音仰首向天发出鬼啸,向董芝冲去。周围的焦尸也跟着发出震耳欲聋的鬼嚎,到处都是鬼气森森的嘶鸣,音波浩荡,仿佛整个世界都跟着震动起来。
  面对万鬼哀嚎,群鬼围困的局面,董芝的心中却反而一片清净:“是啊,他们都是被‘我’杀死的,他们的怨念在于仇恨,而我之所以被困在这里,是因为我的怨念在于求生。”。
  “既然被他们杀死就能化解怨恨,那么终有一日能重获新生,我又何必为了自己的怨念而强求别人宽恕?”
  看着周围滔天的鬼气和眼前面色狰狞的华清凤,董芝心中一片绝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