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六十三章 玄机暗藏

  “这个我先收下…我们等下再见…”
  “谁?”听到身后的声音,董芝豁然回身,随后她看到了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只血淋淋的眼球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什么!”突然出现的恐怖眼球惊得董芝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血腥的味道随着这一吸气而进入她的肺腑之中,顿时让她产生出强烈的呕吐感。但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一股锥心般的痛楚瞬间袭来,剧烈无比的痛楚刺激得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声音尖锐瘆人,惊得林中群鸟乱飞。
  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血淋淋眼球和左眼眼眶中传来的钻心痛楚,这一切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一件事情,董芝的左眼球被生生挖出来了!
  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夜空,在游乐场悠扬欢乐的音乐声映衬下,显得格外让人毛骨悚然。
  “嗯啊!”董芝银牙紧要,额头青筋暴跳,冷汗直流,极其凄厉地惨叫着。她痛苦得在地上连连翻滚,双手死死地捂着左眼,而指缝之中,正不断有血水流淌而出。
  鲜血喷溅而出,很快便染红了她浑身上下,此时的董芝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伴随着她痛苦的挣扎,血液流淌了一地,目光所及皆是鲜红一片。
  娃娃池中,华清凤颤颤巍巍的卷缩着,在角落处瑟瑟发抖。在听到外面董芝的声音之后,情绪终于发生了变化,她的目光变得时而平静,时而狰狞又时而疯癫,在快速的变化着。
  在情绪几次变换之后,华清凤的状态开始稳定下来,她慢慢爬出娃娃池,向还在地上挣扎呻吟着的董芝走去。
  此时华清凤的情绪是介乎于狰狞与疯癫之间,是一种非常难以描述的状态,仿佛她的体内同时存在着两个不同的灵魂,正在处于激烈的争斗之中。
  华清凤保持着这种难以形容的表情来到董芝的身前,随后缓缓低下身去,一把扯开她捂着左眼的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印了在她的眼眶上。
  董芝的眼眶瞬间冒起火光,弥漫出一丝灰黑色的雾气,与华清凤手掌接触处更是传出来了“嘶嘶”的声音。她的眼眶瞬间变得如同焦炭一般,飘荡出一股焦味。
  “啊!你干什么?”随着眼眶被烧焦,董芝的痛苦呻吟声变得更加凄厉了。她迅速用手去推开华清凤,但对方就像是石头一般的矗立在那里,纹丝不动,手掌依然稳稳地印在她的眼眶上。
  一缕黑气从华清凤的掌间飘出,导进了董芝的眼眶内。
  随着黑气的导入,眼眶周围的皮肤也出现了许多黑色的血管,血管在一下一下有力的膨胀着,看着似乎随时都有破裂而大出血的危险。但奇怪的是这种情形并未发生,而且眼眶大量出血的情况成功的止住了。
  “啊…啊…你!你!我!”董芝急促的喘着粗气,颤抖着伸手指向华清凤,嘴唇哆哆嗦嗦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止血。”华清凤迎着董芝的目光,毫无生气的道。
  “快,快告诉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开这个地狱前去往生!”闻言,董芝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起来。什么鬼物,什么游戏,甚至连刚才丢失左眼的剧烈痛苦都被她抛到了脑后。虽然华清凤此时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不再疯癫了,但谁也不能保证对方会不会在什么时候会再次发疯,得知生路的时机就在此时,她有种预感,如果此时不能得知这个能提前往生的秘密,恐怕便再难寻觅到这样的机会了。
  果然,下一刻,华清凤的表现印证了董芝的想法。
  “想办法…结束游戏!有它在影响…我很难控制体内的怨念…必须压制理智…否则我会杀了你…然后再次轮回…”
  “不,先别说其他,你快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才能离开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我要往生,我不要再这样无限循环,无限赴死,遭受无限的折磨!”
  “我不行了…”华清凤的脸上,怨恨且狰狞的一面慢慢敛去,她的眼睛也渐渐闭上,而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又已经恢复成了那副疯癫的模样。
  “不,你回来!”看到华清凤的变化,董芝顿时急了,几经辛苦终于等到她恢复理智,却就这么离去了,又再与希望擦肩而过。
  “你醒醒,出来!”董芝冲上前去,一把将华清凤扑倒在地,不停用力地拍打她的脸庞,仅剩的右眼中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只是无论董芝再怎么做,华清凤都只是蜷缩着在那里,抱着头发出细微而畏惧的乞求声:“别打…怕…怕…”
  “啊!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离开这里!”最终,在确认无法将华清凤唤醒后,董芝停下动作,仰天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一声不甘的宣言。
  “来,我们继续玩游戏。”董芝深呼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下心中杂乱的情绪,扶起还在地上乞求着的华清凤,既然必须结束游戏才能帮助华清凤恢复神智,那就奉陪到底!
  步履坚定地走着,董芝的大脑快速思考起来。那个鬼物说要跟她玩游戏,这个游戏就类似于孩童时常玩捉迷藏一样。一个人当鬼,剩下的人躲藏起来,一定时间后鬼就来找人,如果被找到就算输。
  二者唯一的区别是,孩童玩的游戏中,来找自己的鬼是人,而现在来找自己的人是鬼!
  在这场游戏里,玩家必须认真且慎重,虽然这场游戏不可能赢,但却绝对不能输,因为输了就要失去一样东西,例如一只眼睛。
  既然是捉迷藏,很关键的一点自然是躲藏。要躲藏起来并不难,问题是现在带着一个疯疯癫癫,经常喃喃自语的华清凤,这就是最致命的一点。
  董芝自然不能丢下她不管,但带她在身边又很容易暴露自己,就像先前躲在娃娃池中那样,要是她当时没有突然说出那句话,恐怕自己都不会被鬼发现,也不用经历那样痛苦的折磨,不用失去一只眼睛。
  慢着!当时华清凤说的话是什么?
  合生鬼…傀儡鬼!!
  记得当时华清凤说的就是这句话,然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董芝隐隐感觉这句话似乎暗有所指,但对方当时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到底是她说的是一句疯言瘋语还是暗藏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