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七十一章 八方威胁 下

  不,我不能死!
  死亡循环有多么的痛苦,她体会得真真切切。
  如果在这么多次循环中,董芝都记得以往的经历,即使遇到再怎么恐怖的厉鬼估计也能因为习惯而变得麻木。可事实是每次循环对她来说,在观感上都是一次全新的经历。
  一次次受到惊吓,一次次遭受折磨,循环往复了那么久,绝对是一件无限悲哀,无限惨绝人寰的事情。
  而这一次循环,好不容易有了转机。华清凤放弃了对董芝的复仇,还有贵人相助掌握了能够逃离此地前去往生的方法。如果这样历经千辛万险之下才得到的转机,要是就这样毫无价值地烟消云散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走!
  找到华清凤离开这里!
  只是董芝想走,却有鬼要她留下。就在她刚转过身迈开步伐的刹那,一只惨白无比的手抓住了她的脚,丝丝寒气从手中向她侵袭而去。
  董芝下意识回过头,然后仅剩眼睛中瞳孔急剧收缩。在她的眼中,一只只或惨白,或血流如注,或千仓百孔的手从娃娃堆中伸出。
  一眼看去,正有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手从娃娃堆里伸出,抓住了她的手、脚、身体以及各处,将她往娃娃堆里面拖去,她顿时背部贴着娃娃堆陷进了里面。
  董芝恐惧得想要大叫,但那些手却死死地抓住她,甚至伸进了她的嘴里。她能感觉到那只手正在自己的口腔中,在自己的喉咙处不停扣动着。
  寒气瞬间遍布全身,惊恐得无以复加。肾上腺素甲状腺激素正在疯狂分泌,刺激得她越发恐惧,越发精神,身体各处的感觉也越发清晰,而这又更加增进她恐惧的程度。
  恐惧的感觉充斥了她全部的心神,即使死去也没有现在这般难受。
  她想要挣扎,想要逃离,身体却被无数只鬼手紧紧抓住,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死死地瞪大眼睛,嘴中发出“嗯嗯”的声音。
  “哼哼哼”
  “哈哈哈”
  鬼娃娃们漆黑发亮的眼眸中倒影着董芝恐惧害怕的模样,嘴角都咧开了诡异的弧度,发出阴森的笑声。这些笑声和无数双恐怖绝伦的手在董芝的感觉里,就像是无数张燃烧着的催命符,摄人心魄!
  “嘿嘿嘿…烧光杀!光抢光!”在鬼娃娃的旁边,海盗船长也发出一声“桀桀”的邪笑,手中寒光闪闪的刀刃高高举起,就要向董芝当头劈下。
  董芝身在鬼堆之中,身体被无数的鬼手覆盖着,她借着鬼手指缝间的一丝空隙看到了那一抹寒光,警兆顿生。
  身体本能地往后一缩,整个挂着娃娃的架子便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向后坍塌下去。
  随着娃娃架子倒下,锋利的刀刃也斩落了下来。
  刷!
  董芝向后倒去的身体刚好离开了刀刃的攻击范围,但鬼娃娃覆盖在她身上的手却被刀刃斩到了。空中顿时黑雾翻涌,厉鬼凄嚎一片,声音尖厉刺耳,让人毛骨悚然。
  黑褐色的鬼血从断手处喷洒着,就如同是缺堤的洪水般疯狂喷涌,眨眼间就淹没了董芝全身。
  “咳咳”腥臭粘稠的血水顺着董芝的口鼻间灌注进去,恶心的感觉无可抑制地浮上心头,极其难受。她从血泊中站起,立即大口呕吐出来。
  抹掉脸上黏稠的血水,脖子忽然传来一股被利器切割的疼痛。顺着脖子疼痛的方向看去,一把寒光闪烁的刀刃在她的瞳孔中快速放大,刹那间就来到了她的身前,向她的脖子斩去。
  看着以奇快无比速度斩来的刀刃,董芝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甚至只是张开了嘴巴,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那抹寒光便已经划破空气,来到她的脖子处,接触到她的皮肤,破开了一道口子。
  “啊!”直到此时,董芝的尖叫才堪堪出口,她批命地,凄厉地嘶吼起来。但她的眼里,已经破开了脖子皮肤的寒刀,即将让自己身首异处的凶刃却不见了!
  海盗呢?
  刀呢?
  鬼娃娃呢?
  没了,不见了,一切都消失了?
  嘴唇哆嗦着摸了摸还有些痛感的脖子,董芝的大脑一片空白,全然不知道刚才自己即将尸首分离的瞬间发生了什么,直到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吱吱…吱吱…”
  僵硬地移动目光,董芝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秋千上微微荡着,嘴巴中不时发出如同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嘻嘻。”
  白色的身影依然是一头漆黑如墨的头发披散下来,背对着董芝,但她知道那头瀑布般的头发之下,是一张呈180度扭转过来的脸,并且正透过头发间的缝隙盯着自己。很可能嘴角已经裂开到耳根,长长的舌头正在不断地舔舐着阴森的獠牙!
  可能有人觉得是裂口女把董芝从海盗船长的凶刃下救了回来,但董芝绝对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在这个游乐场的捉迷藏游戏中,她并不是一个玩家,她只是一个被众多鬼物争抢着的被幕后那个神秘厉鬼玩弄于掌心之间的猎物!
  不管怎么说,董芝至少没有死在刚才海盗船长的寒刀之下,而且她已经掌握着对付裂口女的方法。
  白影裂口女的手缓缓抬起拨开头发,董芝再次看到了对方那异常狰狞恐怖的面容,她马上就意识到了对方下一刻会做什么,立即朝侧方一动,扑了出去。而就在此时,一根湿润的猩红舌头旋转着如同子弹一般从裂口女的嘴巴中射出,带着扑面而至的死亡气息向董芝刚才所在的地方激射而去。
  “啪!”的一声闷响间,裂口女的舌头穿过了董芝先前头部所在的位置,击打到后面的一棵树上便快速收回。
  那棵被击打到的树干上,刚才被攻击到的位置处,有一个前透后亮的小洞,正在“嗞嗞”的冒着黑气。
  见此情形,董芝的脸色顿时煞白。刚才要不是她见机早反应快,恐怕此刻已经被裂口女的舌头洞穿头部,被对方生食其脑,活饮其血了。
  一击不中,裂口女的头发无风自动,根根发丝就像是完全摆脱了引力的控制一般,缓缓飘扬起来。在它的头上有阵阵黑气散发而出,它嘴巴一张,本来就咧开到耳根的嘴角,皮肤顿时翻卷到了眼帘处,露出了里面的尖锐獠牙来,发出了怨气冲天鬼啸!
  鬼啸声尖而刺耳,令人耳膜生痛。声音传出,惊得整个游乐场的鬼物都跟着鬼吼起来。
  董芝顿时感觉心胆俱裂,灵魂都仿佛被密集的鬼吼惊得魂不附体。
  跑!
  无需多言,董芝已经只剩下了这唯一的选择。
  裂口女自然不会放任董芝离开,狰狞的脸部轮廓一阵扭曲,董芝眼前看到的事物也跟着扭曲起来,天地开始反转。
  闭眼!
  董芝猛地闭上眼睛,事物扭曲的感觉立即消失,她没有回头,亡命狂奔。
  “咕噜咕噜”在董芝逃跑的路线上,地面开始微微裂开然后快速隆起,一股股浓郁的血水从隆起处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形成了一个水汪,一个个血泡不断冒出然后破裂。
  毫不知情的董芝奔逃着,一脚踩在浓稠的血水上,黏滑的血水让她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摔了下去,摔倒在血水之中。
  吃痛之下,董芝闷哼一声,痛得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手上握着波板糖的女孩,她正双手抱膝,瑟瑟发抖的低着头,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穿着,熟悉的喃喃自语,一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华清凤!”
  本以为与华清凤后便再难相遇了,谁知道会就这么重逢了。只是董芝知道现在并不是叙旧时。慌忙从地上爬起,握着对方的手就要离开,可下一刻她就僵住了。。
  “你看起来…和我好像…都只有一只眼睛…”女孩缓缓抬起头来,与董芝目光相对。那是一颗骷髅头,与董芝面对面的看着,对视着。骷髅头与董芝一样有个空洞洞的眼窝,区别在于一个是左眼,一个是右眼。
  “我又找到你…了哦…现在把那只眼睛也给我吧…”骷髅女孩说话时下颌的骨骼轻轻晃动,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脱臼掉下来,同时只剩下了森森白骨的手,颤颤巍巍地向董芝仅剩的眼睛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