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七十三章 侵读记忆

  游戏刚刚开始,董芝和华清凤躲藏在娃娃池中,鬼物即将找过来时,华清凤曾经用很微弱的声音说过:“合生鬼…傀儡鬼…”
  在被鬼面蛾追袭,不慎摔入水池时,水中曾经浮现出一个只有嘴巴没有面孔的头颅,那个头颅用模糊不清的声音不断重复过一句话:“眼…线…高…”
  把两句话结合起来,再联系上游戏开始前,在幕后操控着这个游戏的鬼物的那句话:“隐藏起来…躲开它们,若被它们…找到…则会被带走你身上的…一件东西。同时你要来找我…找到了我就算你赢…游戏也会结束。”
  合生鬼,傀儡鬼,眼线高。其实意思就是要用被鬼物夺走的眼睛看到它们身上的细线,然后顺着细线看向高处,幕后操控着这个游戏的鬼物就躲藏在那个地方,就是它用这些丝线像控制扯线木偶一样的控制下面的那些傀儡般鬼物,这些傀儡和幕后的鬼物,这也就是华清凤说的合生鬼!
  只要找到幕后的鬼物,这个捉迷藏游戏就会结束,而现在就是该结束的时候。那些傀儡鬼身上连结的丝线的最终汇聚处,正是在这座钟楼的楼顶上,它就在那里!
  时间和声音仿佛静止了,直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钟楼楼顶才传来了董芝心中十分恐惧同时又迫切想要听到的声音,一种似乎混合了诸多动物的叫声和零件碰撞声音:“你居然…真能找到我…不!你不可能…找到我的,这跟以前…不一样!”
  随着声音传来,在钟楼之上出现了一片黑雾。黑雾缓缓笼罩而下,携带着巨大的压迫感。
  董芝抬头看着,随着黑雾越来越近,心中也越发焦虑不安,虽然对方说找到它就能结束这场游戏,但看眼前的这架势,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她的心头越发压抑了,这显然不是好兆头,隐隐感觉到并不会结束得那么轻松。
  俗话说乌云压城城欲摧,一座城池都抵挡不了的事情,董芝一个弱女子自然更难承受。她很想就此逃离,却又不甘心。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银牙紧咬,拳头紧握,董芝就这么坚持着。
  黑雾完全覆盖下来,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董芝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却还依然强撑着不动,目光死死地盯着。
  一段时间过去后,头顶的黑雾才终于开始变得稀薄,然后出现了一点红红的亮光。亮光蔓延得很快,眨眼间就笼罩了周围的一切,而黑雾则全部散去了。
  当黑雾散去,董芝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异处了。
  这似乎是在一个巨大的圆锥形帐篷里,在帐篷的各处都有熊熊燃烧着的火把来照明。火把在红色帐篷的映衬下,散发着猩红的光芒。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大型的舞台,而舞台的四周分布着众多的座椅,而董芝则站在舞台中央的位置上。
  又是这样!
  当初就是像这样,回过神来时就出现了在陌生的地方,而现在又再次如此,心中的不安顿时变得越发强烈了。
  “无数次…轮回以来…你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为什么这次不同!说…你为什么能…找到我…你凭什么找到我?”复杂且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听起来似乎充满了怨毒和不可置信,全然没有了先前还是幕后黑手时的那种阴森玩味,仿佛掌握着一切的感觉。
  “我已经找到你,游戏已经结束了,你还要怎么样?”董芝环视一周,却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喉咙吞咽一下,虽然心有恐惧,但也怒意渐生,语声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说!”那个鬼物发出一声怒啸,一股阴风无由在整个帐篷中肆虐,周围的火把都明灭不定的摇曳起来,随时都可能熄灭,同时四面八方也响起了森寒入骨的厉鬼“呜呜”之声。
  “咻咻”空气中忽然有数道微弱的亮光划过,董芝顿时感觉自己被无数的丝线束缚住了,根本无法动弹,紧接着整个人被吊到半空中。
  “说!”帐篷一阵抖动,在地上众多的座椅之间,开始有一件件发出异响的物事像是被一根绳子拖拽着,缓缓被拉动出来,一直拉扯到了舞台中央。随后这些物事摇摇晃晃的从地上升起,来到董芝的近前。
  董芝看着这些悬浮在自己面前的物事,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美好东西。本能地抗拒着,想要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奈何眼皮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让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球也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
  随着面前的物事如受牵引一般的自动组合,形体逐渐清晰起来,慢慢的组合成了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
  董芝的惊恐之余,心中开始出现一丝怪异的感觉。最终,随着完成这个东西头部的拼凑,她终于看出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心里会有那丝怪异的感觉。
  这是一个人类被肢解后,配搭上一些布偶、玩具和动物的尸体,再用丝线重新缝合起来的一个无比丑陋的,让人一眼看到就极其难受,直欲作呕的怪物。
  “是你!”董芝认出来了,这个怪物赫然是…赖小东!
  “赖小东,竟然是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看到赖小东的模样,董芝下意识的问道。那个有点像流氓痞子一样的家伙,现在居然变成了这么可怕的模样。原来就是他在幕后操控着这个捉迷藏的死亡游戏,原来它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之所以似乎混合了诸多动物的叫声和零件碰撞声,是因为他此时发声的身体的确是混合了诸多动物的尸体和布偶玩具等拼凑而成的。
  “为什么…变成这样?…可笑!…是你!…把我杀了…又肢解掉,然后…把我和这些垃圾…缝合到一起!”
  闻言,董芝蓦然想起华清凤告诉过自己的真相。
  当初来度假村的几个同伴,除了周小华都陆续死于董芝的伴生灵魂,那个邪恶的董芝之手。随后在死者强烈怨念的作用下,他们的灵魂被阴司带到了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让董芝以同样的方式被死者复仇,直至最终怨念消除才能往生。
  每个死者在每个死亡循环都可以复仇一次,而现在复仇者轮到了赖小东!
  “说…为什么这次…不一样…就凭你为…什么也能找到我!”随着回答董芝关于自己为什么厉鬼化的问题后,似乎勾起了赖小东曾经被杀的回忆,此时的它看起来怨念更重了,周身凶戾之气缭绕不停,煞气森然,甚至隐隐都有了凝为固体的趋势。
  “水鬼…有只水鬼给了我‘眼线高’的提示,然后就通过我失去的一只眼睛看到了傀儡鬼的丝线,找到了这里。”感受着无以伦比的压迫感,董芝的皮肤都产生了阵阵如同针扎般的刺痛感。董芝没想到它竟然对自己如何找到它如此执着,在恐惧感的支配和浓郁鬼气的刺激下,不禁有些精神失守,不由自主地把经过说了出来。
  “水鬼?不可能!让我打开…你的大脑…看看!”赖小东怒吼一声,显然不相信董芝所说。它飘到董芝近前,伸出一只兽爪一把拍到董芝头顶上,发出“啪”的一声大响。
  兽爪拍到董芝头上,她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眩晕,意识也变得迷离起来,仿佛灵魂都已经在这一拍之下被震散了。。
  “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告诉了华清凤…解脱和往生…的方法?到底是谁…在一直帮助你?”赖小东的兽爪微微一紧,数道细不可见的丝线从指尖上透发而出,穿过了董芝的头皮,向里面刺了进去,扎进了她的大脑之中,然后一幕幕画面呈现了在他的眼前,竟然能直接读取记忆。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身体里?一个身体竟然…有三个灵魂!这…这是个骗局!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个大局…这不符合阴司法旨!”然而随着记忆的读取,赖小东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口中不断发出厉鬼惨嚎。整个帐篷也跟着摇晃震动起来,四周的鬼物都跟着发出凄厉刺耳的厉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