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七十四章 重遇故友

  “你们…凭什么这样做…这不公平…这真是好大…的一个局!”赖小东在拼命地挣扎着,显得极其痛苦,身上的丝线也似乎因为他的异常状态而变得失去控制,与玩具和动物尸体缝合起来的地方开始变得不再紧密,渐渐四分五裂,出现了将要散架的迹象。
  被丝线束缚着吊到半空中的董芝也因为赖小东状态的失常而松散开来,发出“嗖嗖”的声音。随即丝线一松,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力度,董芝顿时脱离了被吊着的状态,从半空中向地面摔落下去。
  “噗”董芝摔倒在地上,身体痛得不断抽搐。原本因为被赖小东侵读记忆而出现的大脑眩晕也快速褪去,被浑身的痛楚充满,呻吟不已。
  直到喘息一段时间后,董芝才终于缓过劲来。幸好刚才摔下来的高度并不算太高,身体虽然疼痛,但好在并未出现骨折之类的大伤。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刚才大脑的记忆被侵读过,意识有短暂的一段空白,董芝并没有听到赖小东所说的话,全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抬头看向空中渐渐四分五裂的赖小东,再看看四周因为赖小东引发的异样而变得一片狼藉,混乱不堪的帐篷环境,冷汗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帐篷内原本空着的座椅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鬼影。此时这些鬼影在赖小东的影响下也如同疯癫了一般,痛楚万分地发出让人感到惊悚的凄厉啸声。声声厉啸入耳,不停刺激着,冲击着董芝的心神,压迫着她的灵魂。肾上腺素的分泌和心脏的剧烈跳动,让她感觉三魂七魄都将离体而去,身体每处地方都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如同正在遭受万针穿身的酷刑。
  群鬼在互相攻击着,噬咬着,发动无差别攻击。
  场间杂物在空中盘旋飞舞,刀刃飞溅,死气四溢。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残肢断臂和腐蚀性极强的脓液,而且波及范围正在渐渐向董芝蔓延而去。
  董芝的瞳孔急速放大,身体勉力向旁边侧扑出去。
  “嗡”的一声锐响之中,一把锋利的尖刀擦过董芝的肩膀,刺到地里,几乎齐柄没入,只留下尾部在剧烈的震颤着发出低鸣。
  一蓬血花从刚才被尖刀擦过的地方喷溅而出,瞬间染红了董芝的半边肩膀。她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汗毛根根直立而起,背脊也是寒气直冒。
  “太混乱了,太危险了,快离开!”董芝连忙捂住还在喷血的伤口,顾不得这个捉迷藏游戏是否真的已经结束,外面那层看不见的如同薄膜一般的结界是否已经破除,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里,略微分辨一下方向便夺路而逃。
  艰难地躲开重重威胁,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董芝终于来到了帐篷的一个出口前。在眼看着就能逃出生天时,董芝却突然停了下来。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拳头也紧紧握着,身体开始不停颤抖。
  她忽然走不动了,准确来说,应该是陷入了走与留的艰难选择之中。
  就在刚才逃跑时,在不经意的回头之间。她看到了在帐篷中间的舞台上,在舞台的帘幕因为肆虐的鬼气吹拂而掀起了一角时,在白驹过隙的时间里,一张熟悉的面孔忽然如同昙花一现般映入眼帘,却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使她的脚步如同灌了铅一般,迈不出去,心也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中。
  虽然刚才只是重重一暼,但是那张面孔她却极其熟悉,直觉告诉她不会看错,那似乎是周小华!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疑问刚刚浮上心头,她便回忆起了一个经历。最后一次见到周小华,还是在别墅里面。当时她正因为刚刚死而复生,意识处于混乱状态,曾经手捧饼干的人头展示给其他人看,希望别人相信她才是被杀的那个人,手上捧着的人头其实是属于她的。这一幕血腥惊悚的画面自然把大家都吓住了,周小华更是惊吓得失了神智,惊慌地跑出了别墅,自此便再也没有见到过。
  再次见到,便是此时。董芝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她很想去怀疑,但她也不敢赌。那是她亲密的好友,是在大学中一起生活过,形影不离的闺蜜。而此时的环境十分凶险,周小华又处于昏迷之中,很有可能会遭遇不测,她无法放下周小华不管。哪怕真的是看错了,她也要回去确认一下!
  “死就死吧!”董芝竭力地呐喊一声,毅然转身往回走去。
  随着往回走,距离群鬼越来越近,阴气重新变得冷冽起来。那种魂魄离散,万针穿身的感觉重新袭来,让她的精神绷紧到了极点。她强撑着一口气,跌跌撞撞地向舞台急冲而去。只是离得近了,身心开始难以负担群鬼厉啸的冲击和阴煞气息的侵袭,脚步渐渐无力,最终脚下一拌,顿时站立不稳而摔了下去。
  “噗”
  “噗”
  “噗”
  董芝就如同是一个皮球般,一路滚了下去,直至滚到舞台的边缘处,重重地撞击到舞台的台阶上才停止下来。本来在群鬼和煞气的影响之下,她的精神就几乎失守了,在这么一摔之下,更是痛苦万分。
  趴在地上喘息许久之后才能艰难地支撑起来,一步步向帘幕后面爬去。
  再次回到了舞台的中央,这里是整个帐篷煞气和怨念最重的地方,赖小东就在董芝的头顶上方不远处,竭嘶底里地惨嚎着。一波波凄厉的鬼啸声袭来,让她大脑发胀几乎无法思考。
  又喘息了几口气,董芝才再次向着帘幕后面爬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董芝只爬出去了五米的距离,而在爬出这短短五米的时间里,在巨大的压力和恐惧感的刺激下,她却感觉似乎花费了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
  终于来到了帘幕处,颤抖着伸出手,董芝用力一拉,整个帘幕顿时在“哇啦”的声响中被彻底拉开,紧接着一个身影映入眼帘。
  那个身影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被倒吊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胸膛还在微微的起伏着,已经奄奄一息,显然承受了极其凄惨的对待。。
  而当看到这个身影的面容时,董芝的心脏便传来一阵绞痛,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而下。
  这个身影,真的是周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