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七十六章 再次复生

  黑暗,世界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董芝睁着眼,什么都看不见,身体也在轻轻的漂浮着,翻飞着。这里没有光明,没有陆地,没有重力,也没有知觉。就连她的心神中都处于一片虚无之中,无知无觉,无思无想,毫无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董芝的手指微微地抽搐了一下,这个动作似乎牵连到了她的全身,整个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随着身体的颤抖,大脑之中,原本虚无一片的意识世界也发生了震荡,震荡越来越剧烈,渐渐的意识世界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最后在“呯”的一声中破碎开来。
  无数的意识碎片在飞舞着,渐渐的原本漆黑无比的意识碎片开始出现了一丝色彩,随即色彩很快就蔓延了开来,变成了一张画面。每一块碎片都有一个画面,这些画面先是处于静止状态,不过很快就由静而动,变得生动起来。
  这些活动着的记忆碎片漂浮着,却忽然开始从杂乱无序的状态中,自主地按照某个规律组合了起来,形成了一幕幕连贯的播放着的画面。
  无数飘飞着的碎片迅速组合,很快就在意识世界扩张开来,充斥满了整个空间。而此刻,董芝原本空洞无神的目光骤然爆发出一团亮光,恢复了神采。
  “啊!”自己身体被分解成无数段的画面浮现于眼前,董芝的心中瞬间就被寒冷覆盖,冷汗很快的打湿了她的全身,无尽的痛楚也袭上心头!
  身体,我的身体!
  董芝急促地喘息着,强忍心中的恐惧,双手在身体四处摸索起来。在喘息声中,她的心逐渐稳定下来,呼吸也开始放缓许多。
  身体似乎还在,并没有像自己看到的那样被切割成一段段,而且原本遍体的伤势也已经痊愈,甚至连丢失了的一只眼睛都恢复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自己先前是在一个大型的帐篷之中,在那里看到了周小华,还有…赖小东!”董芝自言自语着,随即一个猜测浮上心头,她声音便颤抖了起来,吞咽一下,心中极度恐慌:“难…难道…我又…”
  艰难地从观光火车中爬出,董芝看着站台熟悉的环境,步伐不稳地沿着曾经的路线走了出去。
  一路走到游乐场的钟楼旁,看着面前这个巨大的,泛着猩红色暗淡光芒的帐篷。董芝呆了好久,这才调整好心态,鼓起勇气抬腿迈入其中。
  帐篷里火把光芒依旧明灭不定,四周却没有了喧嚣的鬼啸声,也没有了满地的鬼影。只是依然一片狼藉,几把刀刃插在地里,上面还有一些鲜血干透后凝固住的血痂,许多破碎毁坏的设施也与记忆中的画面重合了起来。
  一步步向里面走去,走到了中间的舞台上。拉开幕帘,一段绳子凌乱的被丢在地上,地面还有丝丝血迹。
  忽然,董芝感觉颈后传来丝丝刺痛的感觉。伸手一摸却竟然摸到了一根细细长长的东西,取过来一看,赫然是一根被丝线串着的平常补衣服用的针。
  “为什么会有根针在这里?”董芝正疑惑间,手中的针却突然一紧,随后在董芝的头顶上方传来了“嘶嘶嗦嗦”的声音。
  董芝下意识向上看去,就看到一个影子正在急速放大,然后在“轰”的一声中散落在地上,溅起一蓬血花。
  散落在地上的,是一堆碎尸的碎块以及许多玩具、布偶和动物肢体之类的东西!
  “嘶”董芝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后退两步,手也本能地紧了紧。随着她做出的动作,手里串在针上的丝线也随之拉紧,把地上原本就被丝线串联着的东西缝合了起来。随着丝线的缝合,那东西的模样开始变得清晰。那是一个由人类尸体和诸多杂物拼凑起来的怪物,而怪物的模样,赫然就是董芝自己!
  董芝看着眼前这个模样凄惨的自己,目光变得慌乱,嘴唇都哆嗦起来,心脏怦怦直跳。
  果然,刚才自己又已经一次死亡然后重新复活了,就像是第一次在别墅中被饼干杀死时一样!
  “啊!魔鬼,魔鬼你又杀人了,赖小东也死了!”就在董芝正恐慌失神之时,在她的背后忽然传来了凄厉至极的惊叫声,立即把她惊醒过来。她回头看去,瞳孔顿时扩大。
  在董芝的身后,站着一个头发凌乱,模样惊恐的女子。她一只手不停地用力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颤抖着指向董芝,浑身颤抖,低低的惊呼着:“魔鬼…魔鬼又杀人了!”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没有杀人…是赖小东杀了我…我知道很难理解,但是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杀人…”董芝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嘴唇哆嗦得更加厉害了。她心里很害怕,周小华是她现在最亲近最熟悉的人,在现在这种身处恐怖环境的时候,她很需要有个能信任的亲近的人在身边陪伴,所以她很害怕再像上次那样被周小华误会,再次丢下自己。
  “董芝,别过来,你已经杀了两个人,现在又要来杀我了吗?我一直待你如亲姐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还想说你是无辜的?
  你看看看清楚地上的尸体,那是赖小东的尸体,你还用针把他跟其他的东西缝合了起来,你居然这么残忍,你个变态!
  你先是咬伤易臣罡,让他流血不止重伤垂死,然后杀了饼干,现在又杀了赖小东,还骗我说你是无辜的,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想狡辩!
  你真的疯了!你这个魔鬼!别过来!”看着地上赖小东的尸体,再听到董芝不合逻辑的话,周小华更加害怕了。在她看来,躺在地上被肢解后重新缝合起来的尸体,分明是属于赖小东的,这就跟在别墅时一样,董芝捧着饼干的人头,却说这是她的头,死的是她自己。死的人明明是别人,董芝却说死的是她自己,这分明就是一个人疯癫之后的表现,正常人会在杀人后捧着别人的尸体说这是她的尸体,死的是她自己吗?这显然不可能!
  “别过来,别杀我!”眼看着董芝一步步走来,手上还握着一根丝线串联到赖小东尸体上的针,周小华心中的恐惧达到了极点,直感觉董芝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迫人的邪气,压迫得她的身心都颤抖起来。她连忙转身,疯狂大叫着,连滚带爬地向帐篷外逃去。
  “别走,别走啊!”董芝丢掉手中的针,连忙追了上去,可是刚跑出帐篷便迎面撞到了一个人影上,把她撞得摔倒在地上,再次爬起来时,周小华却已经芳踪渺渺。。
  “周小华,你回来吧,我真的没有杀人,你要相信我!”四下环顾,全然找不到周小华的踪影,董芝的泪水顿时滑落而下,委屈的情绪充满心间,滚滚泪水甚至都打湿了她胸前的衣衫。一个人面对这些鬼物和无限的死亡循环,她已经很累了,她迫切的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哭诉的怀抱。
  在董芝的身旁,刚才把董芝撞到在地,让她与周小华擦肩而过的罪魁祸首正站在她的身旁,冷冷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