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八十章 林中安眠

  华清凤:“不,你不信!”
  董芝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重新睁开眼后,语气带着一丝无奈的道:“我能怎么样,我只能尽量让自己相信了!”
  华清凤:“……”
  董芝:“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华清凤沉默一下,手一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个小碟子,上面放着两块肉,正是先前董芝在餐厅准备吃下的,然后道:“站着别乱走,不然还会有其他厉鬼来找你。快吃吧,你要是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董芝看着华清凤手上的肉,胃部顿时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本来在遇到头发厉鬼袭击时,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用餐了,只是经过这么一阵闹腾之后,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中午。原本已经淡下去的饥饿感在看到食物后立即就又升腾起来。
  接过碟子,董芝不顾仪态地快速啃食起来,很快就将两块大肉全部吞入腹中。虽说面前的这个华清凤到底是真是假,对她到底是善是恶还不能确定,她也是对华清凤将信将疑,但她实在是太过饥饿了,那种过度强烈的饥饿感,没有感受过的人根本就无法体会。
  用餐之后,有些意犹未尽地舔着手指,虽然只吃了个半饱,但毕竟已经有东西进了肚子,饥饿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身体也在慢慢的恢复力气。
  把手擦干净,抬头看面前的别墅。墙壁上被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看不懂的字符,字符有些看起来简单,有些又极其复杂,难以理解。
  董芝盯着这些字符看了好久,慢慢的才开始看出了些眉目。
  这似乎是一些符咒,符咒颜色鲜红,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显然全部都由血液写成的。至于血从哪里来,毫无疑问,就像是在帐篷上画的符咒一样,用的都是里面尸体的血液。也就是说,别墅上这些被密密麻麻画在墙壁上的鲜血,是属于里面饼干尸体的血。
  董芝看着这些复杂难明的符咒,越看越心潮起伏。
  华清凤,她生前只是一个跟在别人后面当跟屁虫的普通大学生,在大学里根本接触不到符文咒语之类的这些东西。而死后化作厉鬼的她却突然能将之写画出来,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这些符文咒语显然都是需要以一定的规律排列才能体现出作用的,就像是汉字一样,必须通过深入而且系统的学习,才有能力表达出正确的意思。如果胡乱排列书写,那只能说是一堆乱码。即使一整段话的文字排列基本完全正确,只有某个字排列错了,意思也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眼看着华清凤奋笔疾书写画的样子,明显不是在乱写乱画,而是经过了一定的规划后才能做到的,甚至在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字符写画中,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是错误的。
  要知道在我们平常的书写中,不要说是临时的书写,哪怕是背诵默写或者抄写,都会存在错别字的情况,而她却能做到不但落笔如行云流水,还能做到只字不错,这就证明她已经掌握了很深厚的符文咒语造诣了。
  这显然不正常的,借用某句曾经轰动一时的话来说,那就是犯了知识来历不明罪。
  华清凤,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华清凤?
  “走吧,再不快点太阳就要下山了,我必须在入夜前完成!”
  正盯着别墅墙壁苦苦思索着的董芝被突然传来的喊话声惊醒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华清凤正在距离自己十几米远的地方看着自己,冰冷的脸色中,带着一丝急躁。
  华清凤说的当然不是平常催促别人时用来形容时间紧迫的玩笑话,而是太阳真的快下山了,虽然还没到天黑,但也已经到了下午的时间。也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地方需要画符文咒语,按照她现在这种画符的速度,再画一两个地方,或许就真的天黑了。
  直到此时,董芝才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粗略估算下时间,恐怕都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
  二人走了一段路,没多久后就停了下来。
  站在一片草地上,董芝看着眼前的环境,默然无语。这个地方她很熟悉,因为这里是迎宾广场旁的草地,是那片她曾经把易臣罡咬得大出血,几乎失血而死的草地。草坪上和泥土间,还有一大片微微发出血腥味的褐色物体。她明白,那是易臣罡已经凝固的血液。
  华清凤取出一个大口碗,然后蹲下身来,将大口碗碗口朝下的握在手上,另外一只手向浸润过易臣罡血迹的地方洒下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粉末,随即就看到她的身上亮起了淡淡的光芒,紧接着就能看到一层暗红色的雾气从青草和泥土间升腾而起。
  当华清凤将倒握着的大口碗反过来时,就看见碗里已经盛了将近一碗满的液体,。液体颜色鲜红,散发着浓烈的腥味,而地上带有血腥味的褐色物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显然,是华清凤将这些已经凝固结痂的血液重新焕发出了活性,并且吸进了大口碗里。
  即使华清凤已经化作厉鬼,在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因为有着强烈的怨念而拥有一些特殊的强大的力量,却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显然这也不是她本来应该拥有的能力。
  董芝再次思考起了先前的那个问题,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华清凤?
  用力摇了摇头,董芝将心中的思绪全部驱散。现在思考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只会徒增烦恼。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华清凤,只要对方强行要求她跟着,难道她还能有其他方法可以跑掉吗?
  真也好,假也罢,何必纠结?只要真的有方法能解除阴司之约,能逃离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而往生,那么不管对方是谁,她也愿意相信。
  “别愣着,快跟上,我说过太阳快下山了,必须抓紧时间做完!”华清凤走了两步,发现董芝似乎还呆在原地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脸上急躁的神色顿时加深了几分,隐隐的一丝杀机便透发了出来。
  正沉默着的董芝骤然感受到了来自华清凤的杀机,脊背顿时生出了一层冷汗,连忙跟上。
  这次,已经想通了关键点的董芝没有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一直紧紧地跟着华清凤。一路向草地旁边的树林走去,然后走到了一个墓地群中。
  这是易臣罡的墓地群。
  一排排一座座的墓碑立在树林间,鳞次栉比的排列着,一眼看去仿佛没有尽头。
  看着这些写着“师兄易臣罡之墓”的墓碑,董芝心中五味杂陈。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阴司之约是要人回到这个度假村重新经历死亡循环,而眼前又有这么多易臣罡的墓碑,那么显然的是,他也和自己一样死过很多次。
  只是其他人是因为对自己有怨念,才不断循环来杀死自己复仇的,周小华是因为三魂七魄的一部分被带进了这个地方才会疯癫的。那么,易臣罡当初到底又是怎么死的?
  应该也是被自己杀死的吧,毕竟当初自己被一些神秘声音的蛊惑而迷失了神智,在他的脖子上咬开了一个很大的伤口,血液都留了一地。那么大的出血量,恐怕很难救活过来了。
  死亡循环,是带有强烈怨念的人向自己复仇的循环。那么接下来找自己索命的厉鬼,恐怕很可能也会有他吧?
  在面对其他人找自己索命时,自己还能想法子对抗,想逃走,可是如果对方是易臣罡,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面对?
  “到时候再说吧…”董芝默默地叹了口气,意识逐渐迷糊。就这样,她依靠着易臣罡的墓碑沉沉睡去。
  董芝已经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很久,连番遭遇挫折和惊吓之下,几次来到崩溃的边缘,大脑早已疲惫不堪,快要支撑不住了。
  虽然董芝实际上早已在当初度假村发生命案时死去,但是身在这个三界之外的地方,她还是处于一种另类的活着的状态,她需要进食,需要饮水,也需要休息。。
  这一次,依靠在易臣罡的墓碑上睡着,董芝感觉很安心,很舒心。
  林中的树叶在轻风吹拂下“唦唦”作响,听起来似是安魂曲,也似是亲密的友人在耳边轻轻地呢喃:“睡吧…睡吧…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