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八十一章 墓群骚动

  这一次睡眠,董芝睡得很舒服,很深沉,期间没有做梦,也没有被任何人任何事物打扰,直至自己悠悠睡醒。
  揉了揉眼睛,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董芝的眼睛缓缓睁开,而此时从旁边传来了一道声音:“你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董芝缓缓睁开眼睛,刚刚睡醒的她用带有一丝懒散,一丝睡眼惺忪的声音问道。而当她眼睛完全睁开,看到周围漆黑一片的环境时,顿时在一瞬间就完全清醒了过来。
  夜空中繁星点点,微亮的月光穿过稀疏的密林洒落而下,落在林间的地面上。一排排一座座的墓碑林立于这里,一个个小土包微微隆起,点点荧斑一闪一灭,如幽光似鬼火。林间十分静谧,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鸟叫响起,显然已经完全入夜了。
  “华清凤,你在哪里?”黑暗的环境,寂静的墓地群,给董芝带来了浓重的压抑感,让才刚刚睡醒的董芝有些无所适从。下意识的就想找到华清凤,至少有个人陪着,心里就不会那么害怕。
  “你醒了。”然而等了很久之后,林间终于有声音响起了,却并不是华清凤的回答。
  董芝吞咽一下,僵硬地转过脖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是她还没有看清楚说话的是谁,一道声音忽然又从右边传来,紧接着传来声音的是她的身前,她的后面,她的四面八方……
  “你醒了。”
  “你醒了。”
  “你醒了。”
  “你醒了。”
  ……
  ……
  “我也醒了。”
  最后一道迥异于先前的声音响起,董芝顿时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土地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传来一下一下的规律的震动。
  董芝本来是倚靠在一座墓碑上睡着的,墓碑的下面是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土包,而土包里面埋藏的,自然是尸体。
  易臣罡的尸体!
  易臣罡的坟墓正在微微的抖动着,最上面的泥土开始发出震荡,然后快速滚落而下。紧接着,一只惨白的手从隆起的土包中伸出!
  那只手在地上苦苦抓着地面,使劲地拉扯着,随即,另外一只同样惨白的手也从土包里面伸出。双手同时在地面扒拉着,似乎是想把土包里面自己的身体给拉扯出来。
  放眼看去,昏暗的密林间,除了董芝所在的这个坟墓有手在扒拉着,其他密密麻麻的坟墓也在不停地抖动着,一只只手从中伸出,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我醒了。”
  “我也醒了。”
  “董芝……”
  “好痛啊,我的脖子好像还在流血……”
  “你来找我了,我得出来!”
  “我也来找你了……”
  一道道或诡异,或喜悦,或痛苦,或凄怨的声音从各自的坟墓土包中传了出来。
  董芝的身形正在后退,一退再退,然而她却无路可退。她正站在墓地群的中间,四周围则像是一片海洋,一片墓地的海洋,这片海洋之下并没有欢快游动着的鱼儿,只有无尽正在耸动着的尸体,这种丧失即将出笼的景象很恐怖,哪怕它们全部都是曾经与自己关系亲近的易臣罡尸体所化!
  来了,果然来了,自己睡着之前想过的,易臣罡也会跟其他的人一样会找自己复仇,完成属于它们的死亡循环,现在真的来了!
  “易臣罡……
  你恨我吗?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当时有什么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它蛊惑了我,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董芝在恐惧中,焦急的大声解释着,希望能获得易臣罡的谅解。只是周围“嘶嘶嗦嗦”的泥土翻动声响依然不停,似乎它们完全不想接受董芝的解释。
  泥土翻动的幅度更大了,在惨白双手的扒拉之下,一具具歪着脖子的尸体从中爬出,一点点,一步步的往董芝爬去。它们的头部无力地挂在脖子上,忽左忽右地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掉落下来。而在脖子处有两排细密的牙齿孔,鲜血正汩汩而涌。
  一时间无数尸体在地上朝着董芝的方向爬行着,所过之处遍地血迹,触目惊心,浓烈的血腥味道令人作呕,配搭上遍地尸体爬行的画面,就如同是人间炼狱一般。
  董芝一边惊叫着一边后退。她的心里思潮起伏,就如同是煮沸了的开水,正在不停地翻涌着。她恐惧,她害怕,同时她愧疚,她彷徨。
  在度假村惨案中,饼干、赖小东、华清凤、高美美都是死于董芝伴生灵魂的手下,所以都对她恨之入骨。面对其他鬼物和他们四个时,董芝可以强打精神,可以奋起勇气与之抗争,可以大声反驳凶手不是她,而是另外的那个自己,可在面对易臣罡时,她做不到。
  在董芝的记忆中,易臣罡一直都在护着她,在帮着她。在她的心里,是如同哥哥一般,能给她安全,能给她温暖的存在。
  董芝不确定易臣罡的死因,她只知道自己曾经咬伤了易臣罡的脖子导致他大出血,所以她知道易臣罡的死绝对跟她有关。在看到满地的易臣罡尸体向她爬来时,她心理复杂,她很害怕,但她不能反驳,不能反抗,甚至不能逃跑。
  因为地上这些爬行着的尸体,属于易臣罡。
  易臣罡的尸体一直在爬行着,慢慢地爬到了董芝的身前。随后他趴在地上,双手扶着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的脖子,把头固定好,然后微微抬起。头越抬越高,角度越来越大,60度,80度,90度,110度……直至180度!
  易臣罡身体朝下,脸孔朝天,如同颈部完全骨折了一般的仰了起来!
  随着这具易臣罡尸体做出掰头的动作,附近其他密密麻麻无数的易臣罡尸体也是同样如此,双手一掰,颈部发出“咯咯”骨骼摩擦声,同时齐刷刷地仰头朝天,以极其诡异恐怖,极其诡异的姿势看着董芝。
  “董芝,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众多的易臣罡尸体同时露出了笑容。
  昏暗的夜晚,密林间只有微弱的一丝半点的月光照耀着,苍白无华的光芒映照在毫无人色的易臣罡本就惨白一片的脸上,忽明忽暗。。
  无数张凄然惨白的脸庞上,洋溢着同样惨白的淡淡的笑容。
  “董芝,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