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失荒野 > 第八十二章 梦真梦假

  密林中,群墓间,有着惨白的月光,脸色惨白的易臣罡,还有同样脸色惨白的董芝。
  董芝呆呆地看着遍布自己四周的易臣罡尸体,看着他们惨白脸庞上洋溢着的笑容,心中发毛。
  这样的气氛太过诡异,太过惊悚,她心中害怕,却同时对易臣罡有愧意。她宁愿对方对着自己破口大骂,对自己说出恶毒的充满怨恨的话语,也不愿意看到他们一个个诡异地掰断自己的脖子,不似人形的把自己的头给生生反折到背上,就这么狰狞恐怖地看着盯着自己,还露出不知何意的笑容。
  这实在是让她寒气直冒,感觉无比的毛骨悚然。
  “呵”
  “呵呵”
  一阵阴森的笑声响起,一个个易臣罡都发出了笑声,不知是在嘲笑董芝此时狼狈的模样,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董芝身前的易臣罡,抱着自己头部的双手微微松开,转而撑在地面上,然后逐渐发力把他的身体缓缓支撑着爬起来。
  周边所有易臣罡的尸体也同样做出这个动作,全部都爬了起来。直到所有的易臣罡尸体都站起来后,能够看到他们的身体都直挺挺地站着,头部则因为刚才趴着时把头部折到背部的原因,已经把颈椎的骨骼折断了,疲软地耷拉在肩膀上,挂在身体的后面,如同挂在背包上的铃铛一般,轻轻晃动着。
  易臣罡的尸体们站起来后,身体都向着董芝,头部因为折断了挂在背后,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具无头尸身一般,然后他们齐刷刷地发出了声音:
  “哦,我看不到你了……”
  “我的头挂在后面……”
  “我想看着你……”
  话音刚落,所有易臣罡的尸体都180度的转过身,背对着董芝,而头部则倒挂着面对董芝!
  场面顿时变得更加诡异,更加恐怖了!
  “易……易臣罡,我……我……”面对如此可怕的一幕,董芝已经怕得浑身瑟瑟发抖,四肢无力,几乎瘫软到地上了,说话都变得哆哆嗦嗦起来,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顺利说出口。如此恐怖的画面,没有谁看到了还能坚持着鼓起勇气来!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易臣罡微微一笑,在此情此景,如此状态如此夜色之下,诡异恐怖的气氛更添几分。他倒退着走上前一步,双手在他的身前反向朝背后伸去,轻轻在董芝的脸庞上刮过,擦去了她因为恐惧而本能流出的泪痕。
  人笑的时候,嘴唇会自然地向上翘起,代表着喜悦和高兴。而愤怒或者生气的时候嘴巴会自然地向下弯曲,即使不发出声音也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意味。
  此时此刻,在董芝的眼中,易臣罡的头因为是倒挂在背后的,虽然他是在笑,但看起来嘴唇翘起的弧度是向下的!
  惨白的月配搭着色惨白脸庞,加上诡异的笑声和看起来向下翘起的笑容。实在是让董芝的心惊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
  “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
  ……
  董芝的眼睛挣得大大的,眼中的瞳孔颤抖着,不停地收缩然后扩大!
  看着一个一个把头倒挂在身后的易臣罡,带着诡异笑着的看起来嘴角向下翘起的笑容,用后退的方式走上前来,在董芝的脸庞上轻轻刮一下,一个接着一个。
  看着模样恐怖的易臣罡走上来在自己的脸庞上刮过,感受着对方手上面森寒的温度,她心中颤栗。诡异地倒挂在背后的惨白的脸庞映入董芝的眼帘,一张接着一张。
  “啊!”董芝忍不住了,恐惧的情绪冲垮了心神的极限,她闭上眼睛,力竭声嘶地惊叫出来!
  董芝仰头看着夜空,大声惊叫着,双目瞪得大大的,瞪得眼角都轻微的撕裂了开来,丝丝血迹正从眼角处流出!
  易臣罡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戏弄自己!
  是怨就怨,是恨就恨,是笑就笑,是怒就怒。要剐要杀悉随尊便,即使你曾经是我的重要好友,即使你死后像其他人一样向自己复仇,折磨自己,自己也认了。可你偏偏没有什么报复的动作,反而是就这样恐怖的出现在我眼前,用这样狰狞还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刮着我的鼻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想怎么样!
  “啊!”
  “啊!”
  董芝闭上眼睛,疯狂地尖叫起来,泪水混合着血水不停从她的眼角流出。她只能仰头看天,她不敢再看易臣罡了。
  她很惊,她很惧。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剧烈折磨,这是一种堪比炮烙,堪比千刀万剐,比一切刑罚更可怕的精神上的酷刑!
  “聒噪!”董芝还处于极度的恐惧和痛苦中,大声惨叫着,却偏在此时,一道冰冷中带着杀气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她从惊惧无比的大叫中惊醒过来。
  董芝停下了惊叫,重新睁开眼睛。入眼所见依然昏暗,只有淡淡的月光透过密林稀疏的缝隙洒落下光芒,在地上的墓碑群间留下斑斑树影。
  四周静谧无声,没有人说话,地上的坟墓土包也完好如初。没有尸体从坟墓中爬出,没有颈椎折断头颅挂在背后的易臣罡,也没有明明是笑着,看起来却带有怒色和恨意的笑容。也没有任何人走上前来,用森寒的手刮过自己的脸庞。
  刚才一切恐怖的事物,都没有了,只有董芝自己站在一座坟墓上,保持着仰头看天的姿势,脸颊还有未干的泪痕。
  “醒了就走吧,别聒噪,我们时间很赶!”
  董芝低下头,看向四周,周围一切都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异常,身旁只有华清凤正脸色冰冷地看着自己,目光颇为不善。
  这……难道是自己做噩梦了?可是她记得自己明明是醒来一次之后才遇到刚才发生的恐怖一幕的,为什么现在又从梦中醒来了一次?梦中梦?
  “听不见?那就这样吧,你继续呆着,我先走了!”看着董芝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带有惊魂未定的样子,华清凤皱了皱眉,当即不再说话,把手上沾着血迹的笔和大口碗随手一扔,然后转身就走。
  笔和碗在空中轻轻碰撞,笔尖在飞行中沾到了碗里,然后刚好碰撞到一座墓碑上,留下了一道血迹。
  “是梦,是梦!”不由自主深呼吸了几口气,董芝强自平复下犹在呯呯跳动着的心脏,稳定住自己的心神,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思绪抛到脑后。如果现在也是梦,那就先这样吧,反正现在这个梦比刚才的恐怖场景要好太多了。。
  夜色之中,一阵清风拂过,却诡异的有些热,又有些寒。
  墓地间,一座墓碑上,在易臣罡的名字旁边有一滩被华清凤丢掉的笔画出的一道血迹。此时清风拂过,血迹被吹得缓慢地斜斜滑落,看起来就像是墓碑留下的一行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