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总裁的妖孽高手 > 第一章辣妞 新书起航啦

  秦歌睁开眼睛,脑袋一阵眩晕迷糊,他记得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救了一个被混混围住的极品美女,然后好像被那美女带去了酒店,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两人共赴云雨。
  秦歌拍了拍额头,暗道酒精真能麻痹人的神经,让人犯错啊。
  他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极品美女,一阵头疼。
  “幸亏是美女,万一长得歪瓜裂枣,老子就亏大发了。”秦歌兀自无耻的想道,认真看着这位与自己有一夜疯狂的女人。
  虽然因为昨夜的疯狂化的淡妆有些受损,但不难看出,女人真的很美,美的无可挑剔,仿佛巧夺天工的美玉,找不出一丝瑕疵。
  婴儿白的脸蛋,瓜子脸,挺俏的琼鼻,修长的睫毛,樱桃红唇。
  单单从轮廓可以看去,这样的女人,极品尤物。
  “自己这是走了桃花运,刚来临湘市不久,就有如此艳遇,不过最难消受就是美人恩啊。”
  秦歌内心一叹,脑海不由冒出一身皮衣,冷冰冰的高挑美女,若是让她知道自己上了别的女人床,即便远在千里外,恐怕也会飞过来再他身上捅个两三刀吧。
  把被褥给美女盖上,秦歌从床头裤子的兜里拿出一根软白沙点上,烟味差点把他的眼泪熏了出来,咳嗽两声。
  女人在此时挺俏的睫毛动了动,随之睁开朦胧的双眼,微微侧身,撕裂般的疼痛让她黛眉紧蹙,又看了看秦歌,卷卷升腾的烟雾让她娇美的脸蛋闪过一抹不悦之色,起来玉手把秦歌嘴里抽了一半的软白沙狠狠掐灭扔进烟缸里。
  “女人,我抽根烟释放压力,你也管?”秦歌没好气道,再次拿出一根。
  这个习惯,还是从半年前有的。
  每当遇到了让自己心慌意乱的事情,他都会抽两根。
  “我不喜欢烟味。要抽烟,去厕所抽。”女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声音很好听,优雅动听,宛如歌声,但此刻却很冷,如同冰霜。
  刚准备点火的秦歌手停顿在空中,只好把烟放到床头的桌上,然后起身,露出并不强壮,但却肌肉紧绷,充满了力量感的身体。
  女人的脸蛋浮现两抹红晕,目光却一下子被秦歌的身体吸引了。
  那是怎样的一副身体,伤疤不下于数十道了吧。
  尤其是背后的那道狰狞伤疤,让她的内心无比震撼,但同时,却也因为惊惧起来。
  毕竟如此多的伤疤,恐怕不会是个好人。
  女人用被褥紧裹住身子,保护自己。
  “你放心,咱们毕竟有一夜的鱼水之欢,我不会害你的。”秦歌咧嘴一笑。
  听得这话,女人愠怒之余,又把心提了起来,自己竟然真与一个坏人上了床?把第一次给了对方?
  “你是通缉犯?”她声音带有几分颤抖,紧张问道。
  “真佩服你的想象力,浑身是伤疤的人,一定要是通缉犯才行?”秦歌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总之,我不是坏人,你也别多想。就当约了一次炮,以后各不相干,形同陌路,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日子。”
  女人一下子怒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冰冷,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人尽可夫的小姐?
  来寻求一夜情的荡妇?
  “别这样看着我,大家都出来寻找刺激的,完事了各走各的没错啊,如果你觉得昨晚让你食髓知味,哥也介意多赔你几次。”秦歌说到最后,见到女人脸色愈发的阴沉难堪,不由心虚了几分,但嘴中却是用着错愕的语气故意问道。“难不成你还要我对你负责?”
  “谁要你负责,滚,马上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女人再也受不了了,眼眶通红,冷冷道。
  “别发这么大的火嘛~”秦歌顿时郁闷了,到嘴话说道一般见女人的样子也说不出来了,暗自在心里嘀咕,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虽然不是夫妻,但好歹同床共枕过,用不着发这么大的脾气吧。
  他心里也冒出了一股气愤,当即去卫生间冲了凉水澡,然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秦歌哪里知道,女人还是第一次,被他拿了一血,夺了清白,能不愤怒吗?
  再他走后,女人揭开被褥,洁白的床单有一朵鲜红的梅花,她愣着发呆,随后抱着膝盖大声哭了出来。
  秦歌听到哭声脚步一顿,他不是拔掉无情的男人,但也有男人的通病,也好面子,既然对方叫他滚了,他不可能死皮赖脸的去贴过去。
  早晨的阳光并不辣,反而十分舒适,从酒店出来的秦歌深呼吸了口新鲜空气,叫了辆出租车回到自己在新城区租的房子,打开门见到里面的情况眼神顿时一缩,因为房间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秦歌立马双眼警惕的扫射周围,木质的沙发放有一个女性的背包,旁边的鞋架也有一双女性的鞋子,桌子上也有一桶吃完了的干拌面盒,窗帘也都被拉上,他见没有危险,眉头渐渐疏松下来,暗道自己还是太敏感了。
  嘎吱!
  正在此时,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个貌美肤白的年轻美女,美女手里拿着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身上只有贴身的衣服,浑然没有察觉有个男人正站在哪里瞪着眼睛看着她。
  “美女,你未免也太开放了,大白天不穿外衣,搞人体艺术啊?”秦歌直勾勾盯着美女,感觉自己的腹部已经冒出一团小火苗,好心提醒道。
  “呃~”美女一愣,看了眼秦歌,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发出‘啊’的刺破耳膜的尖叫声。
  “搞你妹的人体艺术,我杀了你个色狼。”
  随即,美女回神,气冲冲拿起手中的毛巾对着秦歌的脑袋砸了过来。
  “卧槽,美女,我觉得你想杀我,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再说,不然你这个样子,很让我为难,很让我没有反抗之力的好吧。”秦歌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美女修长的手臂,将她反手擒住。
  顿时,一阵清香从美女的身上扑入他的鼻孔中,这么近与美女保持着暧昧姿势,要不是他意志坚定,恐怕忍不住要犯罪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到鼻孔似乎有两股热流要流了下来,他连忙昂起脖子。
  秦歌深呼吸一口,鼻孔的热流褪去,他低头一看,眼睛停在美女的胳膊上,因为这里有一块“红叶”的纹身。
  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好像是国内某个杀手组织的标志……
  “臭流氓,不杀了你,挖了你的眼珠子,我就不姓闫。”美女气急败坏的娇斥,来了一记撩阴腿。
  想到被一个臭男人看光了身子,她就羞愤不已。
  “卧槽,你丫地真下得去脚啊。”秦歌大惊,要是被踢中了的话,恐怕传家宝要废了。立马双腿夹住了美女的脚,随着他身子一矮,美女啊叫了声,身子就宛如一张弓一样,两人的姿势暧昧,一阵旖旎的氛围弥漫四周。
  “喂喂,有话好好说嘛,我也不是有意要看你身子的,动不动施展断子绝孙脚也太狠毒了啊……”他急忙说道。
  “混蛋。我杀了你都不过分。放开我。”
  自称“姓闫”的美女俏脸通红,又气又羞。同时她心中惊讶,自己的身手她很有信心,一般人根本无法反应,但这个看光了自己的男人,反应灵敏,而且力量极大,她的双手,一只脚,就像被老虎钳夹住了似的,无法动弹。
  “放开你也行,但必须约法三章,我放了你,你不得对我毛手毛脚,否则别怪我~”
  秦歌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一只手在她白花花的翘臀打了一巴掌。“亲自调教你。”
  清脆的掌声让闫姓美女脑子出现短暂的空白。
  自己的翘臀……被人打了?
  前所未有的耻辱感从她的心底升起,最后化为了一股愤怒之火,燃烧全身。
  可现在受制于人,她无法反抗,只能暂时压制住火气,等待秋后算账,所以从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好生道,“我保证,一定不会对你动手动脚,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嘿嘿,知道就好,不过,就算你要对我拳打脚踢,你也不是我对手。”
  秦歌兀自得意一笑,还真放开了她。
  她也没食言,用眼神狠狠剜了眼秦歌,记住他的模样,然后气呼呼地走进自己房间。
  不一会儿,她穿了一套睡裙,面无表情的从房间又走了出去,冷声道,“说,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不给个合理的解释,你就是擅长民宅,侵犯了我是隐私权,我会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