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总裁的妖孽高手 > 第二章少女风真心不适合你

  “我看你搞错了吧,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秦歌冷笑问道。
  闫红叶还没见过如此无耻的人,气愤不已,她昂起雪白的脖颈愠怒道:“我是这里的房客,出现在这,天经地义。”
  “这话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秦歌道。
  “你无耻。”红叶指着秦歌,气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吐着这三个字。
  不过她也想起来了,搬进屋时,貌似房东也提醒她了,有位男租房同样住在这里面。
  顿时,她的脸色难堪了起来,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乱。
  难不成以后自己要跟这个无耻大色狼同居?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嘿嘿,原来你也住在这里,看来咱们同居了,还是邻居,以后多多照顾哈。”
  秦歌嬉皮笑脸的说道,还恬不知耻的伸出了手,紧紧抓住她的嫩手,一边揩油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秦歌,秦始皇的秦,情歌的歌,虽然名字如此,但我绝不会唱情歌,你可千万别叫我给你唱情歌听。”
  “混蛋,放开我的手,还有,谁要听你唱情歌。”闫红叶娇斥道,恨不得把秦歌的嘴巴撕烂。
  这丫地简直太欠抽了。不仅口头调戏,还真刀实枪的占她便宜,自己的一双手,被他摸来摸去。她感觉太恶心了,一阵反胃。
  “美女,你太自恋了,谁要唱情歌给你听?”秦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见她这番模样,收敛神色,严肃道:“哇,该不会看一眼就让你怀上了吧。”
  闫红叶满脸黑线,翻了白眼,怀你个大头鬼,看一眼能怀孕还要你们男人干毛啊。
  她心中思考着该如何把秦歌赶走,托着下巴,眼珠滑溜溜的打转,忽然眼睛一亮,有了注意,冷笑道:“别得意,你马上就会被房东‘请’出去。”
  “那就拭目以待了。”秦歌眯着眼道。
  闫红叶娇哼了声,迅速掏出果X,给房东打了个电话过去,但她很快的挂了电话,一脸郁闷的表情。她已经把房租加了一倍,甚至两倍三倍,房东都不愿意赶走秦歌?
  该不会是她与房东大妈有一腿吧?
  顿时,红叶脑洞大开,产生了这个想法。
  如此,她更加讨厌秦歌,连四十多岁的大妈都不放过,简直是禽兽中禽兽,不对,说是禽兽或许已经是夸奖了他,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刚来临湘市找房子的时候,秦歌正巧遇到当地的大混混找房东一家的麻烦,他就随手解决了。有这个关系在,他自信红叶以金钱相诱绝对不可能成功。
  秦歌还兀自得意的想着,浑然不知道闫红叶天马行空的思维让她对他误会更加深了。
  “你别得意。”闫红叶气急道,啪的声把房门拉上。
  “小丫头片子,还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秦歌暗自嘀咕,走进卫生间,那妞刚换的内衣内裤还没有拿走,见到皮卡丘图案的系带内裤,他心想少女风这不符合这辣妞的火爆脾气啊。
  思绪之间,外面传来‘嘭嘭’的敲门声音,闫红叶愤怒的吼声已经传了进来。
  “混蛋,色狼,你快给我出来,不然老娘弄死你。”
  闫红叶这才想起,自己贴身衣物还在里面,万一那混蛋用来干什么龌龊肮脏的事情,她可不能忍受。
  “你还让不让人安心解手了啊,我撒个尿你也要管?”秦歌没好气的道。
  闫红叶没有理他,一脸通红把贴身衣服拿走。
  “喂喂,就你这火爆脾气,少女风真心不适合你。”
  秦歌欠抽的声音传入闫红叶耳中。
  “啊啊啊,大色狼,我杀了你。”
  闫红叶暴脾气又上来了。虽然正面战斗并不是她所擅长的,但也不差。
  当即,她猛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嫩手化作掌刀,冲着秦歌的肩膀劈了下去,心里一阵得意,“哼,刚才是没有准备,让你侥幸躲了过去,这一次,本姑娘非得把你打满地找牙不可。”
  秦歌感受到一股劲风迎面而来,眼神一眯,嘴角牵扯出笑容,闫红叶见到,娇哼了声‘装模作样,卖弄玄虚。’
  眼看掌刀就要落下,秦歌忽然脚步向前一踏,身体前倾,闪过了这看起来险之又险的一击,他的肩膀,朝着闫红叶的胸口撞了过去。
  “啊”
  闫红叶惊叫了声,连忙后退,脸红之余,一双大眼睛,羞愤瞪着秦歌。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歌使出如此卑鄙下流的招数,幸亏她躲得快,不然真被这禽兽袭胸了。
  “卑鄙。”闫红叶气得压根痒痒,抬腿朝秦歌狠狠踢去。
  “谢谢夸赞,咱这是打架,没有男女之分。”
  秦歌笑道,双手扛住闫红叶修长美腿,他顺着长腿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了朦胧睡裙下诱人的春色。
  “无耻,闭上你的狗眼。”
  察觉到秦歌的目光,闫红叶更加气愤了,一张脸红得宛如火烧云。
  这丫地,简直无耻大色狼,无时无刻,不找机会趁机偷窥她。
  “咳咳,这并非我本意,而是你自己穿着睡裙,非要跟我动手动脚,白白送上门的,不看白白浪费了大好春色啊。”秦歌干咳一声,偷偷看了几眼,心道火辣的脾气隐藏了一颗少女心,然后淡然收回目光,把闫红叶的腿放下。
  闫红叶羞愤,这混蛋偷看都是如此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但这次失败让她理智多了,没有出手。
  动武力,明显不是这家伙对手,只能让大色狼占便宜。看来只能找其他方法整他了。
  抱着这个想法,闫红叶走回自己房间。
  “哎哟,这妞不打了?我还想多看几眼呢。”
  秦歌嘀咕了句,然后换了身衣服,泡了一桶麻辣牛肉面填饱肚子,对闫红叶招呼了声,随后走出去。
  “苦逼啊,找了一个月的工作,竟然都被拒绝了。”
  秦歌无奈一笑,来临湘市已经有一个月了,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
  一个月的时间,兜里的钱,花的都差不多了,再不找到工作,恐怕他要吃土了。
  “小秦啊,忘了跟你说,昨晚有位女房客搬了进来,本来打算昨晚告诉你的,但你的电话打不通。而那姑娘又急,所以就让她昨晚住了进来。”
  出门就撞到了刚从市里面回来的房东,房东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大妈,见到秦歌,满面是慈祥和善的笑容。
  “没事,王婶,我跟她已经见过面,而且关系还不错。”秦歌微笑道。
  王婶犯糊涂了,刚才那女娃可是打电话要她赶秦歌走啊,怎么到秦歌嘴里,两人关系似乎挺不错的啊?
  不过,年轻人的事情她也插手不得。
  毕竟,有代沟,所以也没多想。
  “你们关系不错就好。”王婶忽然神秘一笑,“那姑娘人不错,长得水灵漂亮,你也有二十多岁的人了,没有女朋友,正好把握住机会啊。”
  王婶她同意闫红叶租,其实也抱有这个想法。
  “呃~王婶,我暂时还不急,哈哈。”秦歌打了个哈哈。
  笑话,自己把她的身子看光了,闫红叶对自己恨的要死,巴不得弄死自己,还追求她?
  这无异于痴人说梦啊。
  而且,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人了。
  那张冷冰冰的脸他永远不会忘记。
  旋即苦笑了声,他的脑海,又浮现与他昨晚共赴云雨的女人的面孔,察觉到这,秦歌微微愣了愣,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王婶也只是说说而已,机会摆在眼前,一定要珍惜啊。”王婶语气心长的说道,她见过太多的大龄剩男剩女,三四十岁没有找到媳妇的多的是,所以趁着年轻,应该把大事办了,“看你的样子,又去找工作吧,我刚刚回来看到,市里的凤凰集团似乎再招人,你可以去看看,或许能求到职也说不定。”
  “谢谢王婶了。”秦歌从思绪中回神,点点头,心中一动。
  凤凰集团,是临湘市排名前三的大集团,即便放在湘南省,也排名前十之内。
  而且,他还听说,凤凰集团的总裁还是临湘市的第一美女,无数雄性动物魂牵梦萦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