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总裁的妖孽高手 > 第九章你谋杀亲夫?

  总裁办公室,一男一女面对面彼此相视,气氛有些凝固,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方知雅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脸上愤怒颜色渐渐被一抹羞愧代替。
  她能够在这个年纪掌控一家市值八十亿的集团,自然不是一个用来当做摆设的花瓶子,听了秦歌的一席话,她立马明白自己误会眼前这个男人了,完全是她不分青红皂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心里羞愧的要死。
  但她是天之骄女,内心孤傲,自尊心极为强烈的集团总裁,要她跟一个男人低头道歉有些难以启齿,开不了口。
  气愤再度陷入沉默!
  秦歌看出了方知雅的为难,不免摆了摆手,大气的说道:“看在你跟我有一晚缘分的面上,我就不追究你冤枉我好了。”
  方知雅听了话又羞又气,恨恨瞪了眼秦歌,这货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冒出来的好感顷刻间荡然无存。
  “如果觉得愧疚,我提出的条件后面那个你可以满足一下我。”秦歌坏笑道,他又强调了一句:“当然啦,你要全部兑现,我也不介意。”
  如果说刚才只是气那么现在就是怒了,方知雅用着冰冷的目光瞥一眼秦歌,语气淡漠问道:“人怎么能像你这样不要脸?”
  “要脸就能吃饭?”秦歌兀自无耻一笑。
  “信不信我让你滚蛋,再也进不了凤凰集团的大门!”方知雅指了指办公室的门冷着脸说。
  “你让我滚蛋,我就把咱们的关系捅出去,让公司所有人知道,你是哥的女人。”秦歌不甘示弱的瞪眼还击道。
  “你,无耻混蛋!谁是你的女人!”方知雅气得娇躯一阵颤抖,完美的容颜也染起了一层厚厚红晕。
  “劳资睡过的就是哥女人。”秦歌兀自一笑,霸道无比的说道。
  方知雅俏脸绯红一片,被气的一塌糊涂,胸脯使劲起伏不定,冷冷威胁道:“我告诉你,你敢把昨晚的事情捅出去,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敢谋杀亲夫?”秦歌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方知雅胸脯起伏不定的胸脯,暗暗吞了口口水,他都想把脸蹭过去感受一番波浪的冲击了。
  虽然昨晚吃了这妞,可他也酩酊大醉,啪啪啪的时候感觉十分模糊,要是再来一次的话……
  “把你的眼睛挪开,我见了就恶心!”方知雅用眼神狠狠剜了一眼秦歌,用屁股想都知道,这货肯定把自己当作意淫对象了。
  “恶心?人家说十月怀胎,你不到一晚就有了,难道我要喜当爹啦?”秦歌满脸惊讶的表情。
  他话落下,方知雅俏脸一黑,秦歌感觉到一阵杀气,只见一道方知雅裹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猛地朝他裤裆踹了过来。
  “你还真谋杀亲夫啊!”秦歌后背冷汗‘蹭蹭’地冒了出来,怪叫一声过后连忙侧开身子,这一脚若踹中那他后半辈子的性福就完了。
  方知雅也没有想到秦歌反应力如此敏捷,一脚落空,再加上她太用力了因为惯性作用下收不住脚,所以整个人身体向前倾倒了过去,顿时她面色一白,脸上闪过一抹慌乱表情,不免惊恐的叫了一声,连忙用双手保护的脸,免得摔破了相。
  然而过了小一会儿,她没有察觉自己摔倒,反而一阵浑厚的男人气息让她身子猛的僵硬,尤其她感觉到敏感部位似乎有两只咸猪手,立马张开了手,赫然,自己扑在秦歌怀中,而且正好不巧是秦歌一只咸猪手撑在她前面的一座峰峦上。
  唰!哪怕昨晚方知雅才与秦歌啪啪啪过,心里也不由生出一阵羞臊感,顿时俏脸绯红,一片热乎,蔓延到了耳根。
  “这么快就等不及要投怀送抱了?多不好意思啊。”秦歌眯着眼睛调笑道。
  方知雅回过神,怒视秦歌,抬手便一巴掌冲后者脸庞扇了过去。
  “啪!”
  秦歌没有躲,清脆掌声在办公室响起来。
  “你怎么不躲?”方知雅下意识的问道。
  “你手疼吗?”秦歌答非所问。
  嘶~方知雅猛然到抽了一口凉气,吃痛叫了一声,手心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感,她气得跺脚,心头大骂,这混蛋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点,跟铜墙铁壁似的。
  她打了秦歌一巴掌,对方却一点事情没有,反倒是她手掌红了起来。
  “……混蛋,你脸皮是铜墙铁壁做的?”方知雅极度无语道。
  “你还真猜对了,我的脸可以挡子弹,你信不信?”秦歌笑吟吟在方知雅耳朵旁边吐气说道,让方知雅一阵不自在。
  他心里暗暗叫爽,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啊,太大了,估计比许曼柔的都差不了多少,绝对够他玩一辈子也不会腻的了。
  “死开!别碰我!”方知雅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羞愤欲绝,连忙推开秦歌,保持一米的距离。
  秦歌摊手,坏笑道:“知雅,不得不说,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别有一番风情。”
  方知雅暮然眼神凝缩,冷冷撇了一眼秦歌:“别叫我知雅,称呼我方总!”
  “知雅,以咱们的关系,叫你方总是不是显得陌生了点?”秦歌完全是自来熟,建议道,“要不是叫你雅儿?或者小雅?我觉得这个可以,你觉得如何?”
  “可以你妹!你个无耻流氓!混蛋!若还想在公司上班,就老老实实给我闭上你的臭嘴巴!”方知雅俏脸遍布寒霜,眸子饱含怒火,气急败坏的大吼道,此刻跟一头母暴龙似的,让秦歌都感觉到了可怕的气息。
  他见方知雅似乎真的生气了,讪讪一笑,也不敢太过放肆,这妞气场还是挺强大的,万一一气之下把他赶走那他就郁闷了。
  方知雅平息怒火后伸出手淡淡道:“拿来!”
  秦歌连忙把自己手放到这妞手心,还在方知雅手心滑了一把,又柔又软,比赵丹青与许曼柔有过之而无不及,怎么集团里美女的手都这么软嫩啊?
  “混蛋,我不是叫你把手拿来,而是让你把手机给我!”方知雅怒火又被秦歌勾了出来,她真被秦歌给打败了,甚至想拿把斧头劈开这货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思想怎么这般龌龊。
  “呃”秦歌错愕,一时间好不尴尬,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将手机还给方知雅。
  方知雅胸脯起伏着,没好气白了一眼秦歌,气呼呼的坐办公椅上,拿起秦歌的简历看了一遍冷着脸问道:“会不会开车?”
  “车算个啥,我还会开坦克飞机呢。”秦歌站在一旁不屑撇了撇嘴,嘀咕一声。
  “我问你答,别跟我瞎扯。”方知雅抬了抬眼皮冷道。
  “行行你问你问。”秦歌无语,怎么说石化就没人相信呢,果然,女人得用假话去哄。
  当初他被老爷子送进部队没多久,就把坦克飞机玩剩了。
  随后方知雅连续问了秦歌几个简单的问题,又跟他说了一大堆要求,秦歌自动忽略了,只听到那‘贴身保镖’。
  月薪十万,有独立办公室……尤其是每天都可以见到这个人间极品,不错不错,秦歌暗暗点头。
  “你办公室是我旁边的哪个,一会你把入职手续办了,下午开始上班。”
  方知雅道,这混蛋,一定要放在眼皮底下好好监视才行,不然难免出现什么幺蛾子。
  秦歌没有意见。
  正在这时,‘咚咚’的敲门声传了进来,方知雅冷冷瞥了眼秦歌,说了声进来,许曼柔焦急汇报道:“方总,地龙会又带人来公司了,赵部长正在跟他们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