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四十六章三十六刀

  羲和抬了抬眼皮,深有疑虑道“大局?本宫看你是别有用心,若是在南天门外便将此女解决,就算是巫族知晓了也不敢擅动,而你却把她带到这里,嘿嘿……”阴沉的冷笑让一旁的金甲侍卫都感到了阴冷之意。
  商羊把头颅压得低低的,露不出丝毫的表情,只是脆生生的答道“娘娘多心了,属下身为妖神,自有监管天庭之责,避免一切危险因素,未雨绸缪。”
  羲和长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诡色,呵呵道“恐怕并非如此单纯,天刑台距离花神谷最近,一旦有任何的动静都会引起注意,而你真正的目的就是要传信,呵呵,多么深沉的心机,可惜最后终究是镜花水月。”
  锦素站在天刑台上,听着她们一言一语,不禁喜上心头,原来商羊将自己带到这里竟是有这般深意,或许苏哥哥已经知晓了自己的到来。
  羲和莲步轻摇,缓缓然走到了锦素身侧,伸出白皙的玉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似在自言自语道“多么精美的一张脸,多么美妙的身体,可惜很快就要变成一具枯骨。”
  商羊眉脚挑起,甚是不解道“娘娘究竟想怎样惩罚这个丫头。”
  羲和凤威煌煌,勾着一双阴戾杏目,森然道“既然从大局出发,本宫就且饶她一命,虽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须在天刑台上受满三十六刀之刑方可。”
  商羊骤然变色,咬着牙根道“娘娘不觉得三十六刀之刑有些过了?休说她一个体质羸弱的小丫头,就算是我妖神之躯受那刮骨之痛也难以承担。”
  “哼,想我堂堂天庭之尊,岂是宵小之辈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若不加以惩处颜面又将何存?本宫已然给了她机会,能不能撑下来全凭天意。”羲和对商羊三番两次的介入显然已忍耐到了极限。
  锦素透亮的眼眸露着喜色,望着眼前威仪赫赫的极美女子,竟有些迫不及待般说道“娘娘此言当真?若小女子侥幸挨过这三十六刀,是否可以见见苏哥哥?”
  羲和闻之豁然朗声大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笑这丫头的天真,还是笑其无知,到了这个时候,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别人。
  她挥了挥衣袍,盯着锦素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羊羔,不禁嗤笑道“你可知道这三十六刀之刑到底是什么?乃是用刀从你身上刮下尺许的肉,刀刀深可见骨,你果真不怕死?”
  锦素凄然一笑道“刮骨之痛虽然九死一生,但痛在肌肤之表,纹理之间,尚可忍耐,因为我的心还活着,若是见不到苏哥哥,解开我缠绕的心结,冰封的世界,就是身体完好无损又有何用?心已枯竭无惧生死。”
  羲和身体一僵,哼道“好个嘴硬的丫头,就是不知道你的身体是不是如同这张嘴一般的硬,看在尚有骨气的份上,本宫可以网开一面,等三十六刀之后还有命在的话,或许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但能否消受的了就是另当别论了。”
  看着羲和越来越诡异的笑脸,锦素暗中升起了一股不安,那是从对方的笑意中过滤出来的,如是一根根的钢针在戳着她的脊梁,剩余更多的便是嘲讽之意,是在耻笑自己的自不量力?还是隐藏着什么深层含义?
  就在她思量之刻,忽然听到了一声叱咤,随着而来的便是隆隆的鼓声,站在一旁的金甲侍卫脚步轰轰作响,向前进了几步后就立地不动了,宛如一堵坚实的墙。
  “请出刑刀”
  所谓的刑刀其实就是一柄柄两尺有余的尖刀,约有一掌的宽度,呈半弧之状,刀身异常的薄,泛着幽幽的寒光,最令人惊诧的莫过于刀锋之处,它并非如其他利刃一般,讲究的锐利和平滑,而是如同锯齿一般的波浪之态,倒是显得钝了许多。
  羲和先是挨个的打量着刑刀,一边点头一边笑意盈盈,似乎连脚步都轻盈了许多,之后又看着细皮嫩肉的锦素,笑声如泉,甚是明快的道“莫要小看这刀锋愚钝,要的便是这般效果,切入肌肤之后会被卡在其中,需要来回得抽拉,慢慢的锯下一块儿又一块儿的肉,那种感觉想必是极好的。”
  锦素双手成拳,蜷缩在额头一旁的乌黑发丝上不自觉地沾染了几粒剔透的汗珠,身体虽然有些疲软,但胜在心底坚强,推开几名金甲侍卫之后,自己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向天刑台中央的一具铜色支架上。
  她缓缓沉了一口气,望着幽幽的天际,繁星荟萃,姣姣明亮,似乎正在拼凑着一张英俊的脸庞,想到此处,心中反而起了释然,轻启檀口道“来吧。”
  虽然只是短短两字,但回旋在耳中却如钢铁般坚决,掷地有声,让天刑台上所有天庭之众暗中尽皆竖起了拇指。
  羲和双眼微微眯起,心中恨意绵绵,尽数都依附在刑刀之上,咬牙哼道“动手。”
  一声令下,只见其中一个金甲侍卫怆啷一声,将刑刀握在手中闪着幽蓝的光泽,走到锦素身边,虽然只是轻轻地放在臂膀之处,但透过衣服,传来了清晰的冰寒。
  锯齿一般的刀刃缓缓割开衣袖,只觉一阵切骨之痛传来,锦素下意识哼出一声,还未喘过气息,那原本愚钝的刀锋如是锯入了一截木头,随着来回得抽拉,刀锋与肉体的接洽之处传来了嗤嗤的声响。
  锦素浑身颠颤,舌头顶在紧咬的牙齿后面,几乎将两只粉拳的关节捏碎了,双眼蒙蒙早已被汗水遮盖了视线,依旧不曾喊出一丝的声音。
  这一刻很短,但在商羊等一干看客眼中却变得异常的漫长,直到一缕半寸有许的肉条跌落地上的时候,他们蜷缩的心才缓缓施展开来。
  锦素修长的玉璧崩成了一条直线,从肩膀到膊肘处露着猩红的血肉,中间却是一节森白的骨头,就这般肆无忌惮的露在了外面。
  商羊柔目中不知何时泛起了湿润,瞧着锦素像是沧海中的一段浮萍,虽然坚韧,但终究被浪花所颠覆,看到这里,悄悄将头瞥到一旁不忍直视。
  羲和娘娘倒是显得兴致颇高,特别是看着锦素剧烈变化的神色,忽然咯咯笑道“这只是第一刀而已就忍不下去了?莫要忘了还剩三十五刀,若你不死本宫定然实现你的愿望。”
  锦素本是迷蒙的双眸,在这一刻忽然睁得异常的明亮,宛如是十五的月亮,照耀着远在天边的归客,让其找到归途的路。
  她深深地咽下一口气,牙齿打着咯咯地节奏,一字一顿道“再来。”
  第二刀依旧在胳膊上,贴着第一刀的伤口又锯入了鲜嫩的肉中,只是经过几个抽拉,第二片被削的皮肉也相继掉在了地上。
  锦素依旧一言不发,执着的双眸喷射着炙热的火光,随着痛苦加深反而生机越强,见此一幕,羲和怒火腾然,气急败坏的催促着侍卫刀不停歇。
  接着第三片、第四片、一直到了第十刀之后终于昏厥在地。
  商羊青衫的衣襟早已被泪水湿透,实在不忍便提醒道“娘娘,刑法之要义便是使其知错善改,如今十刀已过,算是挽回了我天庭的脸面,就此罢手吧,再继续下去就有失天和了,也不好与巫族交代。”
  羲和娇俏的脸上莫名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点头道“既然商羊妹妹这般说,本宫也就应了,但是这丫头若是不肯离开……呵呵,可就休要怪怨本宫了。”
  商羊匆忙奔到天刑台上,望着双臂已是白骨森森的锦素,不禁暗中悲苦,轻轻将其扶了起来,输了一道法力过去。
  稍过片刻,锦素吃力的睁开了双眼,见是商羊倍加关怀的容颜,自怨自恼道“商羊姐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只是坚持了几刀便晕倒了。”
  商羊轻轻地抚摸着锦素布满牙印的红唇,满面哭笑道“哪里是几刀,整整的十刀之数,就算是我都不敢说能扛下来,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莫要在僵持了,娘娘已答应赦免你擅闯天庭的罪名了。”
  “那苏哥哥呢?能否见到他?”
  商羊微微有些怒意“到了现在你还想见他?再折腾下去可就难有活命的机会了,还是乖乖回去养好伤势,见面之事以后再提不迟。”
  锦素一急道“不行,此次若是见不到他往后更没有机会了,既然已经受了十刀,决不能前功尽弃。”
  这下商羊是真的怒了,她修炼数千年,从未见过如此顽固、如此执拗的女子,不禁气骂道“你都快没命了还管其他人作甚?难不成见他一面比你的生命更为重要吗?”
  不曾想锦素闻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重要,就算是死我也绝不放弃,已然受了十刀,就算是再受剩下的二十几刀也无怨无悔。”
  羲和听在耳中却如同一个笑话,咯咯道“锦素是么?本宫最后再说一次,如你现在退去,一切罪责尽可一笔勾销,若是为了见到苏聿而继续无理取闹的话,本宫也不会留情,因为是你自找的,可要想清楚了。”
  锦素两条手臂早已是血迹斑斑,白骨森森,在商羊的搀扶下,吃力的站住了身体,望着羲和言辞凿凿,如钢似铁道“锦素此来和巫族毫无干系,任何后果愿一力承担,还望娘娘言而有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