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五十二章故地情缘

  湛蓝的天空之上,飘着朵朵白云,如棉如絮,透彻干净的像极了一片恋人的心。
  锦素站在门口,望着伫立于花树之下的苏哥哥,清泪悄然而下,从几何时他也是相同的打扮,一袭青衫,一片面具,浑身透着一股诱人的神秘,在面具被融掉的那一刹那,锦素的心也随之化了开来。
  如今却世事两茫茫,她越来越渴望回忆,他却不再拥有丝毫记忆。
  苏聿看着面前俏丽的伊人,不知为何心底生出了丝丝慌张,也许是因为丢失了自己,也许是因为羲和的疯狂,连底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减弱了三分,轻语说道“你的伤好些了么?”情有声,可暖却无限。
  锦素微微一怔,撇过一旁,悄无声息的擦干了泪珠,强颜笑道“已然无碍了,也亏得苏哥哥给我吃了九转金丹,否则那十刀之刑可受不来,早就被剔成排骨了。”说着还眨了眨眼睛。
  苏聿心中一痛,如发痉挛,每当说起熟悉之事的时候,明明自己身在其中,现在却总充当着一个聆听者,没有了悲伤、欢愉、喜怒、哀乐,就像是一道幽魂,飘飘荡荡没有定所,也不再有家的感觉。
  他按下苦楚,无奈道“对不起,我始终没有想起过往的一切,来之时去了一趟夙心湖底,只知道那里曾经有过回忆,有你、有我,如此,只能一点一点的找回来了。”
  锦素再也难以自已,几步上前拉着苏聿的衣袖,痛惜道“不……苏哥哥不要说对不起,就算没有了过往也无碍的,我们可以重新认识,重新开始,只要有未来,锦素也可以遗忘了自己。”
  苏聿手臂突然僵硬,似在挣扎着,摆脱着什么,片刻才悍然拒绝道“不行,这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一颗心为一个人撕成两半,换来的是一份残缺的感情。”
  锦素脸色晦暗,沉思少许后,突兀般想到了什么,急忙道“苏哥哥,你跟我来。”说着生硬的拉着苏聿的臂膀直奔大门而去,连身后锦天数次的呼唤都充耳不闻。
  两人出了大门后一路闯进了南方的大山之中,群峰环绕,碧树青青,虽然时至初秋,但山中依然是一方莺莺翠翠,迎面扑来的是阵阵清香。
  一座山峰拔天而上,一条飞瀑盈贯而下,隆隆的撞击着水面,发着剧烈的嘶吼,苏聿伸手探了一下水里,只觉丝丝温暖侵入心扉,不禁大是惊奇道“这瀑布好生奇怪,水竟然是温热的?”
  锦素咯咯笑道“此处应是我们巫族的圣地,相传是祖巫祝融的修炼之地,他自号火神,自然要对得起这个火字,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瀑布后面。”
  穿过潺潺的飞瀑,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幽幽的洞穴,上面书有‘炎乳洞’三个大字,在水流的倒映下熠熠生辉。
  进入洞内,苏聿眼前乍亮,原来这炎乳洞乃是钟乳石所成,湿润清新,宛若是火焰凝聚而成一般,通体透红光亮,散发着烈烈的热气。有的像玉柱从顶垂直到地,有的像雨云倒悬空中,有的像炎浪涛涛,波涌连天,气象万千,蔚为奇观。
  愈是往里面走去,愈加的炎热,倒悬在头顶的钟乳石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啪啪作响,闪烁着微弱的火泽,直到又行了数个时辰,这里俨然成了一片火海,滚滚的火焰从钟乳石中沸腾着,像极了活跃的孩童,调皮的玩闹着。
  苏聿浑身炙热,身上的血液也在反复的奔腾,他缓缓闭着双眼,脑海中风驰电掣一般闪烁着一些似是而非的画面,如是一位丹青手飞快的临摹着画帛,有的色泽不符,有的情调或缺,虽然多有相似,却又意境不同。
  冥思了片刻,他睁开双眼,面露疲惫之色,叹息道“我以前应该来过这里,可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不记得了。”
  锦素眉色一喜,说道“当日我与苏哥哥相遇就是在这里,为了收复一枚丹药险些丧命,幸亏你及时出现,想想已过了半年有余,仿佛还是发生在昨日呢。”
  苏聿四周环顾了一圈,除了天然嶙峋的怪石岩浆之外,再无一物,嘴里喃喃道“所以你今天带我来的目的就是想勾起往日的回忆?”
  锦素呡着唇角,巧笑嫣然道“不,往日不可追,既然这里见证了一次我们的开始,那么再见证一次也无妨,我不在乎苏哥哥有没有过往,只争未来的朝夕相伴。”
  苏聿浑身一震,整颗心都化成了一片汪洋,在锦素炽烈的誓言下缓缓枯涸,感怀道“是啊,我们还有美好的未来,何必在纠结苍白的过去,是我太过执拗了。”
  锦素见爱郎疑云遁去,咯咯笑道“苏哥哥想开便好了,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小女子名唤锦素,你呢?”说着整条眉毛弯成了一道月牙,煞是可爱。
  苏聿被其灵动的欢颜感染至深,笑呵呵道“我叫苏聿,得伊人如斯,夫复何求。”
  锦素亲密的挽着其有力的臂膀,打量着那张被面具掩盖起来的面容,故作失意道“结局虽然一致,但过程却出了岔子,苏哥哥当日这面具早融化掉了,今日还要装作神秘。”
  苏聿闻声又变得犹豫了起来,期期艾艾道“这面具能不能……先不要摘?”
  这可轮到锦素诧异了,上下打量了片刻,疑惑道“这却是为什么?如果苏哥哥不说的话,这面具是万万不能带的。”
  苏聿顿时扭捏了起来,变得有些踌躇,又像是愤怒,还夹杂着丝丝的憋屈和无奈,但最终架不住锦素的软磨硬泡。
  最后才咬牙道“只是……只是差点被人辱了清白,所以才戴面具遮挡而已。”
  锦素仿佛觉得自己下巴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整张脸憋得通红似火,连连咳嗽数声这才忍住笑意,只是颤抖的身躯仍然暴露了她的意图。
  就在苏聿满腹难堪满面羞臊之时,一旁的石乳后面发出一声轻微的嗤笑,虽然细不可闻,但依然没有逃脱他的耳朵,若是平常也就罢了,可正巧是苏聿道出自己羞耻之事的时候,就好比老虎大便偏偏去捅它的屁股。
  苏聿只觉脸皮滚烫,怒喝一声道“谁在岩石后面偷听,给本公子滚出来。”
  锦素此刻也察觉到了不寻常,收起心思,缓缓绕过侧面,突然连连后退数步,嘴里惊慌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岩石后渐渐走出一个青年,黑衣遮体,冷峻中带着一丝妖异,望着苏聿嗤笑道“我如何不能在这里?什么时候巫族圣地又允许一个天庭的死敌进来了?”
  锦素娇俏的脸颊上闪着愤怒,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切齿道“你在外面做的好大恶事,屠杀人族无数,惹得怨愤四起,弄得人家破人亡,还敢返回部落?”
  苏聿快步将锦素护在身后,扫了几眼面前之人,问道“他是谁?”
  锦素咬着红唇,痛惜道“他叫巫童,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现在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刽子手。”
  巫童闪着浓郁的迷茫之色,气急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屠杀人族了?”
  看着这个算是青梅竹马昔日的哥哥,又想起那日的情景,锦素眼眸气的通红,声泪俱下道“你还在狡辩,若不是当日苏哥哥破了你那五罗烟鬼阵,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族毁在你们手里,现在想推的一干二净?”
  巫童双拳紧握,眼瞪如铃的斥责道“你这是污蔑,自从被你拒婚之后就一直在这里修炼,何曾去过人族?锦素妹子,难道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真有那般厉害的话,早就修成了大巫之身,何必躲在这里。”
  锦素言语一窒,想起当日的那个巫童凶焰滔天,就连苏哥哥一时三刻都拿之不下,如果说那人不是巫童的话,又何必在紧要关头救她一命。
  忽然锦素心底茫然间升起了一丝丝冷意,曾经是那么熟悉的人恍然又成了陌生的恶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聿见其瑟瑟发抖的身躯,甚是心疼地搂在怀中,拍着肩膀安慰道“先不要想的那么复杂,诸事到了最后才见分晓,就如同我一般,失去了记忆还不是一样与你走到了一起,缘分天定,各得自然。”
  锦素最后又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只是巫童?”
  巫童冷冷一笑,边走边道“既然不信何必再问?我不想看到你们,素不奉陪。”
  锦素突然愧疚道“巫童大哥,那桩婚事是锦素对你不起,不如你与我一同回到部落,让父亲多多补偿于你,锦素也落得一个心安。”
  巫童驻足而定,冷声如霜道“不必,失去的东西我要自己拿回来,不须别人施舍,终有一日我会让他尝一尝被爱抛弃的滋味。”说完后身影渐渐消失在炎乳洞之外。
  “哎,巫童大哥也是一个可怜之人,从小父母双亡,和我一起长大,情同兄妹,如今却变成了这样,锦素一生从未亏欠于人,唯独在这件事上良心不安,苏哥哥可否答应我一件事?若是以后巫童真要寻你麻烦,能否手下领情放他一马,也算替我偿还这份愧疚”锦素望着消失的背影,心中浸满了自责与无奈。
  苏聿温柔的弹了一下锦素琼鼻,细语轻声道“放心吧,你要做的便是心安理得,所有的一切因果自有我承担和偿还,你父亲许久未见过你,嘴里念叨的很,我们回去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