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零三章鬼将之死

  话音刚落,宋岩纵身飞起,双臂横展如是一只黑色巨雕翱翔空中,手中的长鞭随着手臂的摆动,从手掌处开始像是陀螺一般的旋转,形成了一圈圈荡开的波纹,彼此相接相连,而且仍有继续扩展的态势。
  凌清河看在眼中焦急在心,她曾经是对方的女人,自然识的其一招一式,望着一动未动的苏聿提醒道“小心,这是宋岩的九幽伏灵圈,一旦被缠绕在中间可就麻烦了,那些圈子紧缩之下,能将你的身躯绞成一块儿一块儿的。”
  就在说话的空档,九幽伏灵圈已然旋转至头顶之上,闪烁着沉沉的黑光,每每下沉一分,带来的威压也会相应的增加,苏聿冷哼一声,双手合十而分,手势接连捻出几个印诀,大开大合甚是玄妙,就在此刻,双掌之上徐徐生出一朵艳丽的兰花之像,对着伏灵圈就打了出去。
  兰花之枝原本是孱弱之物,可在苏聿的手中却像是一柄利箭,飘飞之间,花瓣四散而开,每一片上都闪烁着莹莹玉泽,荡漾着阵阵香气,凌清河从未嗅到过如此香艳的气味,来不及多吸几口,忽然从上空传来砰砰的撞击之声。
  她仰头视之,乍见十几片兰花花瓣尽数的碰撞在九幽伏灵圈上,每撞击一次,那旋转的圈子就上升一分,色彩也随之暗淡一丝,连着十余次的碰撞之后,九幽伏灵圈已然像是生锈的铁圈一般,苦败之余又回到了宋岩的手中,恢复了长鞭之状。
  虽是第一次的试探,但宋岩却再也不敢小觑苏聿了,尤其是对方所施展的手段,根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是一束小小的花枝就能破开他的伏灵圈,不可谓不强啊,继而他故作镇定道“你刚刚使用的是何神通?”
  苏聿捏了捏手掌,也不去瞒他,朗声应道“此乃四季回升决,不过区区一道兰花仙印罢了,倒是你这个鬼将也算有些本事,与你的名头也算名副其实。”
  宋岩嘴角暗暗抽动,忽而听闻身后不远处人声鼎沸,必是援军到了,不禁阴仄仄的笑道“我承认你有些本事,可你一个人又如何抵挡这千余阴兵的围攻,本将可不陪你们耍了,就此告辞。”
  这倒是不怪乎他胆小,实在是今日的局面已然超出了预想,根本毫无准备,对方这个人又早有预谋,修为更不在他之下,还是先行退去,来日在做打算。
  可还未退出几步就被眼前的一记重击劈了回来,却是苏聿虚空漫步,将退路堵了一个严实,只听对方淡然说道“本公子只管要你的命,置于那千余阴兵就留给鬼女教对付吧,咱们还未分出胜负,何故借机逃脱呢。”
  见苏聿一脸的刚毅和决绝,宋岩知道今日怕是无法走脱了,除非将眼前的这个讨厌家伙彻底打死打残。
  想到这里,宋岩反而轻松了许多,紧紧的握住长鞭,忽然通体在掌心一抹,顿时长鞭被嫣嫣血迹染得深红,光泽变得更加凝实,扯着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道“小子,今日你必定会遗憾终身。”
  说完后长鞭一抖,瞬间分成了无数的影子,每一道上都夹杂着破空之音,散发着红色之芒,像是一条条活了的灵蛇,从四面八方将苏聿包裹在其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一瞬间群蛇飞旋,灵信吐芒,如是一道道霹雳闪电,呼啸而至,恨不得将苏聿一口一口的分而食之,苏聿忙而不慌,手中印记变幻,时而像极了桃花盛开,时而又仿佛是梅花绽放,掌心回环之际,花絮翩翩盈盈飞舞,须臾间化作了无数的粉色利锥,奔着灵蛇就刺了下去。
  他们二人在空中打得不亦乐乎,下面听到笑声的阴兵也像是潮水一般涌来,一波接着一波,很快就到了眼前,见到上方的宋岩微微有些惊诧,因为身为鬼将可是少有人能和他斗的不相上下,一时间竟有些愣神。
  宋岩打出的九幽灵蛇被苏聿的桃花掌所阻,一时进攻不下,可是一瞧之下不禁怒气蒸腾道“一群饭桶,还不赶快将那个贱人给本将拿下?”
  一声令下,过来足有数百人仿佛是蚁蝗之灾,面露凶光之下,将凌清河团团包裹其中,手足之间阴气纵横,呼吸之余匪气毕露,他们常年驻扎在这里,连一只母苍蝇都不曾见到,莫说这如花似玉的人儿。
  凌清河叱咤一声,随手拿出一柄长剑,又细又冷,撩动之下剑身惊颤,摆动之时剑气汨汨,像是一条清湛的溪流,涓涓的波浪瞬息将数百人分割成两半,虽然一时凭借精湛的修为抵挡住了,但毕竟只是双手,岂能扛的住数百条臂膀。
  苏聿偷眼观瞧,见凌清河虽然一时落在下风,但不至于危机性命,也微微放下了些许心思,他虽然厌恶被鬼女教利用,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凌清河被阴兵所杀,在此间隔,也不敢再耽搁下去,掌影翻飞,突而加重了几分攻击。
  宋岩鞭影分化而出,原以为很快就能拿下苏聿,可不曾想又被其阻挡了下来,心思急切如沸水翻滚,又瞧了一眼凌清河的状况,不禁暗暗欣喜,只要那个贱人被拿下来之后,那些阴兵就能腾出手了一起围攻与自己僵持的这个家伙了。
  可还没过的片刻,苏聿忽然一改初态,原本绚丽烂漫的桃花掌瞬息收拢,继而苏聿身边只在眨眼之刻盛开了各种各样的花朵,有樱花海棠,石榴扶桑,秋菊金桂,艳梅蟹爪,真的是花红百样,各檀胜场。
  继而苏聿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公子的四季回升决就只是模样好看的粉脂之气吗?你这九幽伏灵圈虽然玄妙,但毕竟不是正宗的神通,还不足以抵挡。”
  就在宋岩吃惊之际,苏聿身立当空顺势一转,五彩缤纷的花颜娇蕊刹那间凝结成两只巨大的手掌,每一根指头上都开满了鲜花,掌印的速度奔走极慢,每每临近那长鞭所化的灵蛇一寸,乖戾凶恶的灵蛇就会从头部慢慢碎裂一分,就这样,两只清丽的手掌仿佛是两只扫帚一般,一路横扫下去,直将宋岩的攻势摧毁成支离破碎。
  漫天的馨香飘然而至,凌清河与其对峙的数百阴兵像是被定住了魂魄一样,停下了手中的厮打,尽皆扬起头颅盯着空中突来的一幕,这一刻犹如天降神采,任谁也没看到姹紫嫣红之中暗藏的一股股凶机,正是花枝虽美,犹知藏刺?
  宋岩也被这万花竞相的场面惊呆了,等其回过神来之后,妄想收回手中的长鞭,再变奇招,可是费力试了几次后仍是不能如愿,那抛出去的长鞭化作的灵蛇仿佛是漏网的鱼儿,尽数被钉在空中,与他早已是两厢分离的状态,只能等着一步步被蚕食。
  就在此刻,头顶的上方突然传来淡淡一句“你还妄想再做抵抗,一切都太迟了,自从你踏入这里,你这个大力鬼王手下赫赫威名的鬼将就已然不复存在了,受死吧。”
  宋岩头顶一阵发麻,抬眼瞧去,之间苏聿不知何时从花掌之中穿了过来,屹立于头顶之上,正发着莫名的冷意,一动不动的望着他,只是那种目光阴森诡谲,散着刺骨之寒。
  宋岩嘴角动了动,吞咽下最后一抹口水,犹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道“你不能杀我,本将乃是大力鬼王的嫡系手下,而且再来次之前已经通知了鬼王,杀了我你们一个都逃不掉,不如咱们罢手言和,错开今日,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
  无奈苏聿摇头一笑,兀的身躯一阵虚晃,宋岩眼前一花,只觉整个身躯沉沉坠下,而头颅依旧定格在空中,直到看清了最后的那一张脸后才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