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零五章军师天明

  大力鬼王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其坐在一旁,等军师坐定后,眉脚抽动,双目中尽是充满了赞赏的光芒,其中蕴含着信任、惋叹等等的神色,他对眼前之人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虽然身为鬼王,位高权重,手下自然不会缺少能人干将,不论是威震一方的鬼将,还是韬略纵横的帅才都是信手拈来,但身边始终没有一个出谋划策的谋士,这也是他的遗憾。
  军师坐在椅子上,毫不避讳的打量着上首的鬼王,口中尽是感激之语,道“想我天明于洪荒之中也算是赫赫有名,不曾想出入九幽就陷入绝杀死地,幸得鬼王出手相救并且以兄弟相待,这份知遇之恩就比天高,比海深,不容属下不拼死相报啊。”
  原来这个军师便是天明,要说天明是谁?玄重等人自然是不能再熟悉了,当时前来九幽冥界,他们一伙人一共为七,除了苏聿和锦素之外,就是来自巫族厚土部落的夸父与后羿,祝融部落的玄重,句芒部落的柏青,最后一位正是祖巫天吴部落的天明,只是如今又怎的成了大力鬼王的军师了呢?
  鬼王三角眼骤然一亮,笑呵呵道“自家兄弟就不要这般见外了,今日咱们要说的就是宋岩这个小子,奶奶的也不知道搞什么鬼,本王思忖恐怕是一个阴谋啊。”说着便将那个报信的小厮原话又说了一遍。
  天明思量在心,将一番话从头至尾连到了一起,自顾自地说道“宋岩鬼将我是见过的,看似嚣张跋扈实则心细如尘,而那女子虽不知来历,但确实一个香喷喷的诱饵,鬼将又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同时又怕中了对方的奸计,所以看似是向您告假,实际上是报信才对。”
  大力鬼王皱着眉头沉吟片刻,继而说道“这些本王已然尽知,而那女子的来历也心中有数,可要对付宋岩那小子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除非有我们不知道的势力加入了,难道是无间鬼城和阎罗殿的人也参与了进来?”
  就在他自问自答的时机,房门外又快步进来一人,正是鬼王的大舅哥,满面谄媚的笑道“偏城有阴蜂鸟传来讯息,说是必须亲手交到大王的手里,小的不敢耽搁就立即送了过来。”说着从袖口中拿出一只幼小的黑色怪鸟,身躯短小只有拇指大小,但怪异的是长着一双长长的腿,腿上恰时绑着一截青色的竹筒。
  大力鬼王顺手接过阴蜂鸟,将传信之人打发下去,直接拿下竹筒,取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一缕长长的布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几行小字,可看在眼里却恍如电光刺目,奔雷罩顶,直将鬼王看的神色大变,满面惊诧之色。
  见鬼王古井不波的脸庞显现出异色,天明也顾不得尊卑之分,径直将布条拿了过来,一眼扫去,也是惊慌无比,而后闭着沉沉的眼睛,口中道出一语“宋岩怕是真的完了。”
  大力鬼王缓缓的摩擦着手掌,听不出悲喜之感,冷厉中带着丝丝的淡然说道“本王倒是不惊讶宋岩这小子的境况,只是想不到鬼女教的那群小娘们儿竟然这般的有本事,她们是从哪里寻来这许多的高手,虽然数量不详,但恐怕不好对付。”
  天明将信件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又拿在鼻子下嗅了嗅,忽而惊呼道“不对,这是一个连环计,这份信件根本不是咱们的人发来的,而是鬼女教那些女人搞的鬼,我修炼的乃是风之神通,对一切的气味来源甚是敏锐,就算再怎么处理也掩盖不了本来的味道。”
  大力鬼王浑身一怔,不可思议道“鬼女教的人?她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就算是围攻宋岩也不至于这般大张旗鼓的,还敢将暗中的力量暴露在本王面前?难道真不怕本王出去将她们连根拔起吗?”
  这一刻大力鬼王是真的愤怒了,奶奶的,你杀人也就悄悄杀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分明就是看不起他大力鬼王,专门打他的脸面嘛。
  天明思绪一转,嘿嘿冷笑数声道“这恐怕还真是她们的目的,如此堂而皇之的挑衅就是为了激起你的怒火,好去寻找她们的麻烦,这样一来,半路上只要埋伏一彪人马,到时候一拥而上,在毫无准备之下恐怕连你都未必能做出反应。”
  大力鬼王蓦然一呆,煞有其事道“你说这是一个连环计策?她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杀我这个鬼王?”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谋杀酆都大帝手下的大力鬼王?能想出这等计策的不是疯子就是疯子加神经病。
  天明深深点头,斩钉截铁道“应该是了,从一开始他们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宋岩不过是挑起你怒火的一个砝码,但又恐怕这个砝码分量过轻,于是又传来一封信件,两两结合之下,饶是你淡然如水也忍不住会泛起波涛的,这真是一个高明的计策,看来背后的这个人对你这个大力鬼王可是恨之入骨了。”
  岂料大力鬼王仰天狂啸不止,随着笑声连一双三角眼都眯成了一条线,嘴里喃喃自语道“好玉伽,果真不愧是本王的女儿啊,竟然能有这般的大手笔,既然你如此盛情相邀,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岂能让你空欢喜一场,这一次咱们父女两个可要将帐一次算清了。”
  他虽嘴里喊着女儿,但齿痕中留存的却是抹不尽道不出的恨意,丝毫没有彼此血脉相连的亲属感,反而多了几分不死不休的凄楚。
  天明来得时日短,并不知晓大力鬼王的曾经,这也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说还有一个女儿,正是此次刺杀的主谋,他性子寡淡,事不关己的境况也很少留意,在这里只要鬼王询问还会发出言语,其余的时候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就在二人想入僵局之时,屋外扑棱棱几声,接着又是一只阴蜂鸟落在了眼前的桌子上,天明一把接了过来,依旧取下脚下的竹筒和秘信,就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闭上了双目,嘴里不惊不喜的说道“这是望乡台的阴兵传来的讯息,说是宋岩鬼将被一个年轻公子所杀,还有一个美艳女子也杀了不少阴兵。”
  大力鬼王闻听此言,脸上赫然一喜,一手抢过信件,越是往下看去,越是充满了兴奋的意味,天明知道这是鬼王生气的征兆,也是一种向往战斗的情绪,只是心上所描述的这一战怎么看起来有些怪异,特别是那年轻公子所用的功法。
  还未等他思虑清楚,忽然听到大力鬼王狂声戾笑道“好一个年轻的小崽子,竟然单身匹马能杀的了宋岩,还破了他的九幽伏灵圈,所使用的还是前所未见的神功秘法,了不起啊,如此看来只有本王亲自出马了,只是没想到他们将伏击的地点定在了望乡台上。”
  听到前所未见,天明眼中兀的闪过一丝喜色,又生了几丝按捺不住的惊惧,同时听到大力鬼王这番言语,不禁出言提醒道“鬼王不可大意,若是按我的猜测来看,这个年轻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果贸然轻敌难免不会为其所称啊。”
  鬼王愕然道“你知道此人是谁?”说完后眼神中爆射出一缕缕明光,燃烧着无敌的寂寞和高处不胜的寒意。
  天明定了定神,有些不确定道“从信笺上描述的特征和功法来看,倒是像极了一个人,他叫苏聿,与我一道从洪荒而来的,只是出自于敌对的天庭一方,苏聿虽然年轻,可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