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零六章对峙苏聿

  大力鬼王朗声笑道“本王最喜欢与高手过招,只是近来少有机会和对手,能与洪荒大陆之上的年轻强者大战一场,岂不快哉!这人比之你如何?”
  天明回想自己初来乍到,与大力鬼王和平一战,虽然两方都未曾以命相博,但管中窥豹已知全貌,仅仅是坚持少许就败下阵来,可见一斑。
  他微微思量之后,开口应道“我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天庭之人主修法力,而巫族唯一能依仗的就是无与伦比的身体,凭此实在不能与之抗衡,若是与你相比的话,就算不如也不会相差太多,只是大战瞬息一变,若是有其余高手也参与其中就不好说了。”
  大力鬼王傲然一笑,不屑道“这又如何,本王岂会惧怕一个年轻小辈,你或许还未曾见过酆都城鬼王的真正实力,此次你与本王一道前去,不将这些妖魔鬼怪彻底铲除,岂能消除心头之恨。”
  天明随之点头答应了下来,只是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感觉,若只是一个苏聿也不足为虑,怕只怕还有其他人插手,比如夸父和后羿等人,只是这些话实在不宜说出口,大力鬼王虽然霸道绝伦,但性子高傲异常,从不服输,越是这样越不会将那些人放在眼里,说与不说已然无关紧要,只能心中暗暗祈祷了。
  两人交代了一番繁琐事宜后,身边带着十几个阴兵侍卫,直奔望乡台而去。
  自从在望乡台下宋岩被杀,阴兵被诛之后,这里就陷入了一片宁静,但平静的外围却是暗流滚滚,千余阴兵早已将此处包围的水泄不通,他们相信鬼王定会来这里大展雄威,一心只等这一刻的到来。
  苏聿回到了隐身之处,二话不说的坐到地上,叮嘱其余人小心留意四方,他自己端坐一处暗暗恢复起法力来了,接下来的大战事关很多人的生死,不仅仅是这里的这些人,甚至是锦素以及还未寻找到的夸父,因此他不能失败,也没有机会去尝试失败了。
  就这样安静了两日之后,一股凶机悄然而至。
  这一日有些不同寻常,连天色都异常的沉郁,滚滚的乌云从四面八方都聚拢于此,将这小小的望乡台映照成一片黑暗,仿佛是一口倒扣着的巨大黑锅,更像是一张撕裂开来的凶兽之口,肆虐着涛涛的腥风。
  苏聿将法力运转完最后一圈,突然一双眸子恍然睁开,盯着丛林的斑驳之外,微微捏紧了双拳,言语中听似平静,却又暗含波动的说道“他们来了。”只是平淡的几个字,但听在众人心中无疑是惊雷瞬至。
  几人按住心中的激动,悄悄透过繁茂的枝叶,一瞧之下,果然见到了一群人信步走来,为首的是一位壮硕青年,面目丑陋却不怒自威,走起路来步履沉重,双目凝实目无余子,似乎这满山的丛林都难以抵得住沥沥凶焰。
  这就是名震九幽的大力鬼王吗?
  可看清大力鬼王身边之人后,玄重与后羿瞬间呆滞,若不是用手捂住了那张大嘴,早已呼叫出声,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与大力鬼王一同前来?就在此刻,两人的脑子宛如一锅乱炖,丝毫没有了方向。
  其实苏聿早已看清了这个事实,可知道归知道又能奈其何?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们每个人的生命轨迹就发生了变化,就像后羿一样,若不是苏聿出手所救,恐怕早已沦为富贵之家以及深闺怨妇的万物了。
  天妃见气氛有些诡异,扫了一眼他们的神色,心底暗自思索,问道“那个人你们认识?或者说就是你们一起来的同伴?”
  苏聿苦笑不已,悄然点头,言语之际又甚有无奈和自责道“是啊,只是不曾想到再见已是这种情况,虽然不算生死之交但也是同病相怜,与其交手仿佛焚琴煮鹤啊,实在是煞风景的很。”
  就在他们暗中交谈的时候,大力鬼王率领的众人已然走到了一旁,他四处打量了少许,忽而哈哈大笑道“既然敢捋本王的虎须,又何辜鬼鬼祟祟的躲在暗处,滚出来。”在最后一字脱口之际,顺着嗓子瞬间刮出一股飓风,向着他们隐身的树丛吹了过去,乍听枝叶断裂,木屑纷飞,原本是一处茂密之地,眨眼间化成一处光秃秃的荒芜之地。
  障眼顿逝,再也没有了什么隐藏之所,一时间苏聿等人站在原地,直盯盯的看着大力鬼王,身后不觉得滋生出汨汨冷汗,浸透了衣衫。
  苏聿双眸一转,似在赞赏的说道“阁下就是大力鬼王?果然是一派英雄模样,初次见面倒是本公子落了下风了。”
  大力鬼王一双三角眼徐徐笼缩成两个细小的圆孔,甚有深意的望着苏聿,从头至下审视之下,就像是看着一道精美的小菜,免不了评头论足道“就是你小子杀了宋岩?卖相看起来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真实的实力如何?有没有兴趣试上一试?”
  见鬼王浑身煞气凛然,威势扑面,苏聿不禁心底泛起一丝凉气,强自定了定神说道“先不急,咱们有的是机会,本公子对你身边之人颇有兴趣,不知可否谈一谈。”
  大力鬼王恍然间一拍脑袋,憨笑道“本王却是忘记了,你们故友重逢也该出来打个招呼啊,就是不知道天明老弟愿意不愿意。”
  天明听到鬼王的称呼,心中微微一暖,突然生出的一丝尴尬也随之烟消云散,换之而来的是莫名的感动与如铁的坚决,忽而踏出一步,挨个的将苏聿等人看了一眼,苦笑道“我们也算是有些交情,在此不妨多嘴劝上几句,各位还是罢手吧,凭你们是无法与鬼王抗衡的,到头来落得一个客死异乡又是何故呢。”
  原本对天明还存有侥幸心理的玄重与后羿一听此言,只觉胸膛之中怒火蒸腾,险些憋炸了肺腑,谁能料到天明说出了这么一句狗屁倒灶的话来,继而后羿怒不可歇道“住嘴,天明你也是祖巫大人的弟子,身份尊荣,何故说出这等不要脸的话来,想我巫族堂堂正正,从未有过背叛之徒,难道你真的想当这第一个吗?”
  天明脸色一暗,嘴角微微抽搐道“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鬼王视我如兄弟,更兼救命之恩,此等胸怀与情分实在是令我佩服,其他的不说也罢,既然你你们心思已定,那今日天明就与各位割袍断义,稍时大战必不留情。”收完后赫然撤掉了一截衣袖,飘舞在双方对峙之间。
  大力鬼王见此画面,慧心一笑,似在邀请一般的说道“现在轮到我们了,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来,本王都接下来了。”
  苏聿见玄重与后羿怒气冲冲正要上前,慌忙用手臂拦了下来,满是期冀的说道“让我来吧,大力鬼王之名冠绝九幽,能与之一战也是荣幸之事。”
  说完后又像鬼王笑道“鬼王既然要战那便战个痛快,随我来。”说完后纵身一跃,凌空踏步,每迈出一脚都有四五丈的距离,连续几次人影已到了望乡台上。
  鬼王哈哈大笑道“小子好本事,看本王的如何?”继而整个身躯向上一跳,偌大的身影顿时化作一圈圈黑雾,雾气未散之时,人已然站在望乡台之上,就这一手已经令众人目不暇接连连赞赏。
  就在这个时候,山下传来滚滚的浪潮,如海啸翻腾,石雨垂空,不消片刻,已经涌来了黑压压的人群,正是那些驻扎此处的阴兵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