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一十八章卑微有恨

  一刀之下,城管的人头顺势脱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也没有再起一丝的遗憾,那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黯然无神,似乎早已看淡了生死,厌倦了世间,唯一放不下的也只是床榻上磕头如捣蒜的儿子,同时,唯一想放下的也是这个疼了一辈子的儿子。
  玄重见苏聿这一手干净利落,也是兴致勃勃的走上前来,摩拳擦掌讥笑连连道“你父亲走的如此轻松也算是一种福气了,至于你么,老子想想该怎么折磨一番才好。”他不过是吓吓这个无知的家伙罢了,又怎会大费周章的在这种废物身上耗费时间。
  偏偏这个愚蠢的家伙就当了真,身子尽力的缩进了墙角,泣泪滚滚鼻涕横流,抱着脑袋祈求道“求求您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些人也不是我派的,那些火也不是我们放的啊,你要报仇就去找放火的那个人啊。”
  他不知道是不是被父亲的样子吓得,或许本来就是这么一个脓包,语无伦次之余恨不得多生几张嘴来替自己辩解,更在无意之间说了一些怪话。
  这些话初初一听也无甚大碍,可传至苏聿的耳中就变了味道,什么叫不是我也不是我们?难道暗中还有别人?就在这时,眼帘中突然徘徊着一个卑微的身影,自己当时尚未从韩飞卿的琵琶之声中彻底清醒过来,一时大意也不曾想到这个问题,现在旧事重提之后,宛然生了一种想法。
  想到这里,苏聿脸色巨变,口中惊呼一声“糟了”提着脑袋转身便走,连通知后羿两人的时间都没有。
  玄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苏聿的样子显然是出乎意料的大事,再也顾不得嬉笑怒骂,深处一只大手一掌拍下,直将那粉面公子的头颅击成了粉碎,相继也转身便走,这一天,城管上下惊慌失措,谁也没有看到凶手的样子,父子二人的死自然也就成了谜团,手下之人只能将这些神异上报给鬼将等待来人。
  话说苏聿离去之后,韩飞卿满怀心事的跟着小二到了一处房间里,她一边期望自己的大仇得报,又害怕苏聿等人为此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直陷入两极的碰撞之中,丝毫都没有发现一丝异状。
  小二脸色铁青,青筋暴虐,因为就在刚刚听到了一个消息,酒楼的老板见一夜之间产业毁于一旦,心中悲愤莫名,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含恨而终了,夜里许诺自己的诸多好处瞬间成了镜花水月。
  他知道老板城府极深,不会轻易相信自己,更不会乖乖将酒楼交出来,所以才按照约定,通知城管府之后又做了两手准备,那就是提醒苏聿等人,在他的料想中,两方大战之下不管是两败俱伤还是一方胜利,最后得利的只会是自己,老爷不是说过吗,做生意要有野心,这样才能做大做火,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发生了,苏聿这些人不仅不会惧怕阴火,更没有将城管府放在眼中,这也就算了,最最可恶的就是那个老东西,不救火也就罢了,还专门的煽风点火,将阴火引向了四处,烧了宅院连带着酒楼也毁于一旦,自己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落得一个人财两空。
  他越想越气,越气越恨,抬手之间见到谪仙般的韩飞卿,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两边生,拿了一根牛筋丝带,趁着不注意,悄悄将韩飞卿绑缚在椅子上,等她反应过来后已经是悔之已晚,只能愤愤的望着这个素日里看似平和的家伙。
  小二眯着一双小眼,色色的从上至下打量着眼前的妙人儿,越看越是心痒,身体之中仿佛是有一股邪火在催动着身体,一双手在其身上胡乱的抚摸,嘿嘿笑道“你可不要怪我啊,都是那些人逼得,只要你乖乖服从,自然可以保全性命。”
  等他那一双粗糙的手掌抚摸到韩飞卿的脸上之时,扭头趁机狠狠的要下去,猝不及防之下,整个拇指都被眼前这个温婉的人儿断去一截,顿时剧痛入心,另一只狠狠地打了下去。
  等小二反应过来之后,右手的五指已经成为了四指半,这只手虽然生的低贱,端过无数的酒壶,盛过无数的饭菜,更是伺候了无数的人,但毕竟是身体的一部分,残缺之下冷汗滚滚,痛不欲生。
  小二双眼急红,一把捏住韩飞卿白皙的鹅颈,只需稍稍用力便会香消玉殒,嘴里气急败坏道“你这个贱人竟敢伤我,到现在还以为会有人为你撑腰吗?你以为装作一副圣女的样子就真成了贞洁烈女了,说不准早就被那几人糟蹋了,如若不是,为何会这般照顾于你,说……是不是陪他们上床了?”
  此刻他的样子虽然凄厉,但更觉得是有些可笑,活生生就是一副被戴了绿帽子的模样,那种羞于见人的悲苦之色,若是在旁人看来或许还会博得几分同情呢。
  韩飞卿双眸如冰,依旧一副冷冽样子,加上嘴角残留的一丝血红,似乎一株霜雪欺压的孤傲艳梅,不屈服于严冬,不衰败于酷寒,只待集聚全身的力量,绽放出最后一丝诱人的神采。
  就在这时,小二只觉全身的汗毛倒竖而起,心脉的跳动都慢了一截,同时从韩飞卿闪着清泪的眸子中倒映出一道身影,青衫飘飘踏云而来。
  他转身一看,正见苏聿站在不远处,身上虽然没有携带一把利刃,但那种散发于骨骼灵魂之中的威压几乎迫的他闯不过气,一只手上正提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细瞧之下甚是熟悉,再次慢慢观量,赫然正是一城之主的城管大人。
  苏聿见韩飞卿安然无恙,心中微微一松,冷声冷语道“你放了她,看在曾经为我端过几次酒的份上,既往不咎饶你一命。”
  小二颤抖着身体,故作镇定立在韩飞卿的身后,一只手紧紧扣在细颈之上,满怀苦笑的说道“想不到你的动作这么快,看来城管大人也死了,所有该死的人都死了,你以为我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这个罪魁祸首吗?若不是她,小爷还在继续伺候人,说不得已经成了这酒楼的主人。”
  听起来是多么渺小的愿望,可现在却似一柄利箭插在小二的心中,更是将他那颗卑微的心破开了两半,失去的不只是生存,还有一生的希望。
  苏聿轻蔑一笑,其实只在眨眼之间就能取了此人的性命,也可保的韩飞卿安然无恙,可他实在想不通此人的变化,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遇才会让这个宽厚之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在这时后羿与玄重也回来了,一见此景,后羿便要拉弓射箭,却被苏聿挡了下来。
  接着苏聿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些阴火是你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互相厮杀,你好从中取利,说实话,你的心机城府都很深,可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小二听闻此语忽然大笑不止,接着泪珠连连,甚是不屑道“你少站在胜利者的立场上大放厥词,你们是很厉害,修为高深高高在上,又哪里知道小人物的苦楚,那些人从出生之后就被打上废物懦夫的名号,注定要一辈子活在卑贱之中,那种滋味你们可曾尝过,那种人你们可曾正眼看过,你们只觉得生来就高人一等,可以无视律法,无视管教,现在却大言不惭的教导别人改邪归正,难道不觉得脸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