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三十章并蒂莲花

  祸世鬼王说的甚是简洁明了,可正是这样,其中所蕴含的深意和玄妙也无法言传,就好比是玄学讲经一般,外人看来不过是满纸荒唐言,却不知其中颠覆了多少辛酸泪,韩飞卿听在耳中,懵在心头,但还是言听计从的走到了弱水之畔。
  平整的两岸犹如刀割斧削,与水切合的地方赫然是一块块儿青色的石头堆砌而成,上面斑驳纵横,爬满了一道道、一条条岁月滑过的痕迹,水流抚摸过得温婉,有的地方掉落了颗粒的石屑,变得凹凸不平。
  她蚕步轻碎,站在紧靠着水流的地方,向下看去,只见漆黑的水面仿佛是一面被打磨的异常平滑的镜子,虽然照不出任何的倒影,却将自己的整颗心都融入了其中,相隔万里,仿佛是听到了酆都大帝率领着千军万马已然到了眼前,恍然间苏聿已被对方捉了去,受那生吞活剥之刑。
  这一幕幕就像是往日的记忆,回旋在脑海的瞬间,韩飞卿娇弱的深入似乎经受了春风沐浴的嫩芽,通体之上充满了力量,双目骤然一怔,刹那间光华闪烁,如是两束金乌之光,炽烈的射到弱水之面上,膝盖缓缓弯曲,不禁然已坐到了岸边,俏丽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尽显恬淡安详之色。
  祸世鬼王见韩飞卿只是刹那的功夫就陷入了安定,面色欣喜之余轻声说道“看来远古传下的法子还是甚有奇效的,飞卿以情入道,以爱为萍,以心为介,已将整个的身躯,甚至包括神魂都收敛在内,大家不要惊扰她,待她清醒之时,就是渡河之机。”
  到了此时,苏聿等人也是无计可施了,四面查探了一番,确定没有隐藏的凶险之后,都安然坐在河边,悄悄留意着韩飞卿的变化,顺便也在暗暗的积蓄力量。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韩飞卿如是化石一般的身躯突然亮了起来,由内而外的折射出道道的光泽,将她的身躯紧紧包裹在内,随着时间越长,光华愈加浓艳,到了最后已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茧,如是蚕蛹一般,只待破裂之时,就是化蝶之日。
  时光荏苒,众人也相继闭目修炼起来,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两日之后,一声怪响惊碎了平静,众人迫不及待的睁眼视之,乍见平波如镜的弱水似在流动了起来,初开还以为看花了眼,又目不转睛的盯了片刻,才发现了异常。
  说是在流动,但并不是自上而下的流淌,更不像凡间之水一般的由西向东,而是从水底往上涌了起来,水面上咕咚咕咚的冒着黑色的水泡,那水泡足有拳头大小,每当鼓动起来之后,尽是透明之色,似乎已将那黑色的光泽剔除干净了。
  苏聿眉黛深皱,微微注视了韩飞卿少许,见其依旧是是一幅昏沉模样,不禁好奇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水泡的颜色像是分离而出的,与弱水完全是不同的形态。”
  祸世鬼王整张玉面布满凝重,那种严峻之色似乎比她面对邙山鬼王的袭击之时还要肃穆,思量了片刻道“无碍,依本王看来,那些水泡正是由于飞卿心灵的净化所以才发生了变异,看来二者还未彻底的融合,还需几日尚可。”
  果不其然,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日之后,透明的水泡渐渐消失,不过更加玄妙的一幕出现了,就是那漆黑的弱水赫然成了一泓清澈的山泉,虽然依旧充满了宁谧,但泠泠的水面之上如玉一般,可惜还是无法倒影出任何的景象。
  就在众人惊叹之时,弱水水面乍听噗的一声闷响,继而从水底飞出了两道水流,仿佛是活灵活现的水龙一般,先是在水面上游来游去,盘旋不停,继而飞到了河岸之上,绕着韩飞卿的身体旋转了几周之后,紧紧的缠绕在其上,更像是两条有力的臂膀,将其拥抱在怀中。
  就在众人悬疑未决之刻,韩飞卿身上突然发生了轻微的震荡,晃动之下水龙飞驰而去,停留在水面上,未过片刻,忽然砰然碎裂,化作了无数的清澈水滴,犹如初春酥雨应声而落,只是当水滴落在水面上并未融进一处,敲击水面的同时,随着水花的溅起,赫然绽放出一瓣又一瓣的莲花。
  每一滴落下的水气都是一颗种子,在沾染到水面之时,莲花徐徐绽放,围绕着中间形成了两座大大的莲台,那些花瓣彼此连接,相互依存,两座莲台同根而生,并蒂而活,一时间婉立在水面之上,散发出伊人的清香。
  清香四溢,扑面而来,祸世鬼王娇笑如啼,大为吃惊的说道“果真是成了,幻影分身决真是神异无比,一个分身竟然能将情感挥发的淋漓尽致,那两座莲台就是最好的明证,寓意为并蒂而生,也是相爱之人至死不渝的见证。”
  苏聿心中万分的感慨,对韩飞卿不由得又生出了一份敬佩,便利之余,一眼望去,之间韩飞卿全身上下的茧子正在缓缓脱落,等全部消散之后,她整个的身躯都笼罩在一层云气当中,挥发着莹莹的光泽,似乎比祸世鬼王更加清丽了几分。
  她慢慢的站起身躯,望着弱水之上相互依偎的两株并蒂莲慧心一笑,清脆的声音欢畅而出,笑吟吟的说道“有了这两株生死并蒂莲足以将我们度过去,现在就一一坐上去吧。”说完后她率先飞身上去了。
  接下来便是祸世鬼王,接着才是苏聿三人,双脚踩上莲台之后才赫然发现,看着坚固异常的下面竟然传出一丝丝柔弱之感,仿佛是由云彩编织而成,不由得激起玄重和后羿浓浓的兴趣,扭着身子左右不停的观看。
  韩飞卿眉眼如苏,此次醒来之后,心中仿佛被刻上了一个影子,每每都在不经意间扫了过去,只要看上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噙着嘴角的一抹笑意说道“这株并蒂莲乃是弱水之心所化,只要身在上面就可如履平地了。”
  苏聿被其炽热的眼光看的有些不甚自然,将头微微一撇,正好看清了祸世鬼王的阴郁神色,自从韩飞卿苏醒之后她就有所不同,不管是面色还是气质,都渐渐陷入冰冷之中。
  并蒂莲异常结实,宛如一只渡船一般,不消片刻已然使出好远,身后的河岸也变得遥不可及了,就在此时,祸世鬼王破颜笑道“飞卿,此番闭关本王觉得有些狐疑,你且过来让本王检查一二。”
  韩飞卿娇躯一颤,花容顿时,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散发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无奈,脚下步履轻移,慢慢的向着祸世鬼王的身边走去,她的动作很慢,慢的令人有些揪心,特别是路过苏聿身旁之时的那一眼,其中水雾蒙蒙,涓涓而出的竟然是怅怅的不舍,更像是生离死别的告慰一般。
  她一直走到了祸世鬼王的对面,四目相对面容相近,其中交缠的尽是无边的冷意,韩飞卿眉目流盼,嘴角带笑,甚是自然的说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这么多年了,我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职责,呵呵呵……不过好在我至少完成了承诺,也拥有了一份可以为之付出的爱,也算值得了,你动手吧。”
  这几句说的莫名其妙,玄重与后羿听着混混沌沌,但苏聿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起身之余,神色也越来越僵,一双眼睛如是万年的玄冰,几乎要冻死一头巨龙,寒光霍霍的望着祸世鬼王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