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三十二章同根而生

  这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乃是遭遇韩飞卿以来,她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在最后弥留之际,弯弯的眉毛之下,那一双细长的清丽眸子如是一轮孤傲的寒月,发着莹莹的光泽,只为看见那一个人,只是轻轻的一撇之后,他终于是心满意足的闭上了。
  祸世鬼王放心砰砰直跳,将韩飞卿最后的言语听了一个大概,又随风从另一只耳朵飘了出去,浑身血液滚滚,疾驰如电,奔泻如潮,再也顾不得什么,一只森白的玉手高高举起,随即轻轻的压在韩飞卿的头顶,每向下重压一分,韩飞卿的娇躯就缩短一寸。
  苏聿十指紧扣,铁拳紧握,额头青筋凸起,双目发着道道冷厉之光,可是除了这些却什么都不能做,情急之下的后羿正要张弓而射,也被他恰时的拦了下来,祸世鬼王说的不错,在这并蒂莲花之上容不得他们出手,一旦战斗激起,最后的结局只有毁灭一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尽皆活了成百上千年,从未觉得时光过得这么冗长,也过得这么艰难,仿佛比过去的千年岁月更加苦涩,而祸世鬼王却显得更加急切,随着手掌之下的韩飞卿已成了婴儿之状,她才敢微微长出了口气,倏地玉掌一番,团团的光芒宣泄而出,韩飞卿眨眼间化作了一团白色的气体,被抓在手中吞到了口中。
  随着这股气流进入体内,祸世鬼王全身的气息也遽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温婉平淡的样子瞬息被一股暴虐取代,仿佛是浑身上下都镶嵌在一处暴风之中,每一个毛孔在大肆吞吐着,呼啸着,更像是有千万个凤眼,在平地之上卷起了怒吼的波涛。
  苏聿几人眼眸怔怔的看着,措手不及之下被逼到了边缘,几乎用出了一半的气力才堪堪稳住身体,更加咋舌的是脚下的并蒂莲花,就在韩飞卿被吞到肚子里的一瞬间,所有的莲叶随风舞动,花瓣也在一刹那尽数开放,透着阵阵的幽香。
  祸世鬼王自然见不得这些,此刻的她紧紧地闭着双眼,一团嘹亮的光影从皮肤倒映出来,几乎每个人都能用眼睛看到,从咽喉顺着脖子而下,一直到了心田深处,继而被她用力量分解开来,散做无数的光点,融进了血液里,渗进到肉体中。
  后羿扯了扯干瘪的嘴唇,有些按捺不住道“咱们还等什么啊,直接一箭射死这个恶毒女人算了,连自己都能吃得下肚,见过恶心的可是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
  一旁的玄重也是深深的点头赞同,他一张苦涩的老脸早已吓得煞白,不怕生不怕死,就怕自己吃自己,这正是玄重此刻心里最为真实的写照。
  苏聿苦涩一笑道“没用的,这一刻的祸世鬼王两两合一,身体坚不可摧牢不可破,反而会让这并蒂莲花震反,咱们一旦跌落下面只有溺死一途,再等等吧,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一些不同,好像韩姑娘一直都在。”
  玄重几人听声入耳,脚底却真真发凉,四处瞧了瞧仍没有丝毫异常,除了静如鬼蜮空空如也的河岸之上,就只剩下弱水中孤零零的一座花舟了,上面还有几个不开窍的笨蛋正在等待着死亡。
  就在几人乱加思索之际,对面的祸世鬼王忽而传来长长的冷笑,声音尖细直透对岸而去,继而才看到她双目圆睁,嘴里咯咯说道“古人诚不欺我啊,这分身渡情的法子果然玄妙的很,如今本末相合,力量足足比以往大了五倍,咯咯咯,酆都啊酆都,任你如何厉害都难以斗得过天意。”
  苏聿暗暗一扫,心底也随之冷了三分,吞了韩飞卿之后,祸世鬼王果然不同凡响了,给予自己的威压也在层层加重,只是她的那张脸,一望之下不禁生了几分悲彻之意,陌生中带着三分熟悉,虽然两人一模一样,但融合在一起后,又能很快的分辨出点点滴滴的不同,那种音容相貌似乎早已刻在了心上。
  祸世鬼王见他的眼眸灼热,情不自禁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有些自豪道“本王看在飞卿的面子上可以饶恕你们不死,但苏聿必须作为本王的裙下之臣,咯咯咯,这也算是完成飞卿的心愿,毕竟她是有功于本王。”
  玄重与后羿一听,脸上顿然生了几分异常别扭的怪异,倒不是惧怕了生死,只是欢喜苏聿的不在少数,但所表达的情绪尽皆不同,有的含羞默默,有的暗暗付出,却从来没有如此直白的说要将其包养的,想到这里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苏聿脸上阵阵发烫,白了两人一眼,就在回首之时,蓦然发现了一丝丝微恙,原本平平悬浮在弱水之上的并蒂莲花经过了一番盛开之后竟然有些脱落的迹象,他下意识的擦了擦眼睛,这才瞧的真切,翠绿的莲叶本是快意的舒展,但此刻却微微有些卷缩,芳香的花瓣紧紧的包裹,但是现在有了淡淡的散落。
  他看着祸世鬼王的步步紧逼,继而哈哈大笑道“祸世鬼王啊祸世鬼王,阁下虽一心的算计,一生都在勾心斗角之中,可还是有漏算的,就是这么一个漏算就足以让你前功尽弃,正所谓成也飞卿、败也飞卿,就是这个道理了。”
  祸世鬼王见他说的玄妙,心中有些疑窦,但嘴里却嗤笑道“任你现在说破天,说陷地,就算是说干了这满河的弱水都难以逃脱注定的命运,遇上飞卿就是宿命所致,遇上本王就是天赐之机。”
  苏聿哼然说道“是吗?你不妨看看脚下的并蒂莲花有何异状?难道还会以为本公子所言非虚吗?并蒂莲花……并蒂莲花,原来真正的深意就在这里,好一株并蒂莲花,果然能配得上韩飞卿的绝世之姿,倾国之态。”
  祸世鬼王顺着他的话语瞧去,一眼之下芳魂惊颤,乍见并蒂莲花容惨淡,莲叶颓败,团团圆润的莲叶不知何时已然卷缩成一根根细管,翠绿之中夹杂着枯黄,花瓣正片片如珠的脱落而下,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靓丽之色,更像是一颗颗摇摇欲坠的寒泪随风而飞。
  祸世鬼王俏脸煞白,暗含着一丝铁青,急声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本王吞噬了韩飞卿,那她用爱度化的弱水应该为我所用才是,不……绝对不可能的,本王才是真正的韩飞卿。”说完后竟然学着飞卿的模样想再次感化弱水。
  苏聿见之不禁嗤笑出口道“算了吧,韩飞卿是你没错,可你祸世鬼王并非韩飞卿,只因韩飞卿有一颗大公无私的心,有一份坚贞不渝的爱,而你呢,除了满腹的仇恨就是一颗狂妄至极的野心,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这一声发问振聋发聩,如是一道霹雳闪电狠狠地击打在祸世鬼王的心上,下意识的浑身一僵,嘴角弱弱,一张一合却是不能发出半分声响,不错,当时正是因为韩飞卿的缘故才有了这一叶并蒂莲化作的小舟,如今飞卿已经逝去,莲花落尽再无半点眷恋。
  苏聿望着茫茫的弱水,感怀至深的道“并蒂莲之所以叫做并蒂莲,就是因为同根而生,一脉相连,你吞了韩飞卿也就意味着折了根茎,这株并蒂莲就是你和韩姑娘的化身,只有同心协力相互扶持才可度过弱水,如今一方尚存,一方已灭,注定会被这弱水所颠覆,你命休矣。”
  祸世鬼王脸色一变,随即砰然吐出一口黑血,声嘶凄厉的嘶吼道“韩飞卿……你竟然敢算计本王……好狠的心,好毒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