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四十章定海冥珠

  这一幕来得可是异常的突兀,冥河教主常年深闭死关,很少接触外面的事情,要说为波旬主持大婚,很是让对方感动了许久,再说也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眼下的局面却是何故?难道只是为了看看被自己带进来的那个人吗?
  每当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就会泛起莫名的酸楚之气,波旬等一众师兄弟皆是冥河教主所孕育而出,应该说是亲密无间,与亲生的一般无二,可这次外出归来之后,教主明显是波旬有所隐瞒,甚至是对苏聿的关心已然超出了自己。
  波旬外表恭敬的跪在冥河坐过的椅子前,虽然上面早已是空空如也,但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过得稍时,这才将眼角的那抹阴沉与不甘深埋在心底,换之而来的却是一副布满喜色的宽敞面庞。
  就在众人依旧沉静在冥河教主带来的震撼之时,耳膜之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接着便是鼓瑟吹笙,丝竹缱绻,潺潺的乐章自后殿之中飞扬而出,霎时间,将血海大殿之中的所有人的思绪都拉了回来,今天是大喜之日啊。
  波旬喜上眉梢,两道血红耀眼的眉毛似乎变得更加的粗犷,张开大嘴说了几句之后,从大殿之后缓缓然出现了几位苍老的婆婆,她们手臂互相交叉,如是一台平稳的轿子一样,上面如是一株出水的芙蓉一般,体态丰盈的坐着一位娇俏女子,虽然头顶上盖着一块儿龙凤呈祥的盖头,但也能清晰的辨认出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昔日之人,虽然现在相隔咫尺,但那块妖艳的盖头仿佛是一层天幕,生生的将两个人隔开了两个世界,她瞧不见他,他装作不认识她,望着那一抹倩影路过自己的身旁,直至走到了波旬的身侧,苏聿心中顿时一片释然。
  三拜之下大礼已成,这也就意味着天妃从此就是他波旬的妻子了,这或许是这些年唯一足以他自豪的事了,长身玉立,血袍嚯嚯,望着被被送入后房的天妃,波旬嘴角旋即释放出一朵诡异的笑容。
  不只是刻意的还是偶然,波旬那双炽烈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苏聿的身上,就算是招呼客人的同时,也在紧紧地盯着他。
  苏聿也连着敬了几杯水酒后,这才朗声说道“在下此来本是与天妃有约在先,既然她喜色加身,自然不适合抛头露面,还望阁下能兑现若言,将羁留在此的同伴与我带走。”这正是他来到这幽冥血海的真正意图。
  波旬似乎早有预料,丝毫不见得异色,缓然应道“既然是天妃应允之事,本座自然不会食言,可如今这幽冥血海乃是我波旬做主,如此让尔等将人带走,只怕与我血海一脉名声不利吧?。”
  苏聿三人面色巨变,玄重甚至要掠身而出,被苏聿拦了下来,这乃是血海重地,更是天妃的大喜之日,四周的高手数不胜数,若是贸然行动,只怕他们三人立刻便会陷入绝境。
  苏聿清癯俊秀的脸盘微微涂抹了一层白霜,连眉毛都向下压低了几分,沉声说道“那依照阁下的意思呢?我相信为了一个柏青,你血海还不至于出尔反尔。”
  波旬忽而仰天大笑道“本座之意很明显,要想带走那人至少也得有所表示吧,否则传出去的话,我幽冥血海的威名岂不是要遭受质疑?”说完后贪婪尖锐的目光分明就是盯着后羿背上的长弓。
  当日大战大力鬼王之时,这波旬就有意为难,强迫苏聿等人交出射日神弓,想不到如今又是旧事重提,只是今时不同于往日了,一来是身在人家的地盘,二来却是为了柏青,且不论柏青当时来九幽冥界是夸父如何说服的,仅仅是这一举动就足够苏聿铭记至深了。
  苏聿心中思量少时,目光坚定道“好,我答应你,只要将柏青交出来,这件东西就留下作为交换,至于那张弓,就算你留在身边恐怕也难以施展,不信阁下大可一试!”说着却是凭空一抹,胸前横陈着一架漆黑色的古琴。
  这古琴正是苏聿的护身法宝,葬天琴,后羿与玄重一路上可谓是见识到了其厉害,也知道这葬天琴对于苏聿而言意味着什么,如今却为了柏青,没有丝毫犹豫就舍弃了,两人细细一想,心中热浪如潮,几乎漫过了心头。
  后羿唇角喏喏道“苏兄弟如此大义实在是令我惭愧,还是用我的这张弓来交换吧,反正这东西原本就不是我们的,再说柏青乃是巫族之人,岂能令苏兄弟痛失法宝?”说着毫不犹豫的解下了射日神弓。
  就在他二人相互谦让之际,波旬万千的念头在心中闪过,初始却是奔着射日神弓去的,可是经过苏聿一说,这才记起那张神弓的诡异与可怕,当日也是他亲眼所见,好像除了后羿很难有人能控制它,更何况苏聿的话也很是有理,一旦神弓落入他手只怕少不了麻烦。
  反观葬天琴就不同了,此琴的威力他也是见识过,颇多神异之处不在射日神弓之下,两两相较之下更无任何后顾之忧,继而大喜说道“好,看在此琴的面子上,本座就答应你们,且稍待片刻,待那人来了你们带走便是。”说完后便差人下去了。
  可就在这时,大殿突然一阵摇晃,像极了倾倒的山崖,连平坦的墙壁都出现了褶皱,其间血海之人顿然高声呼啸起来,就连一向蛮横霸道的波旬都是如逢鬼魅,一边施展出了血海绝学护持着大殿,一边怒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时出现惊变的还有大殿之外的森森血水,原本平波如镜静谧无声的血海早已不复昨日的模样,此刻的外面涛声滚滚,风浪肆虐,那些血水接着万顷的风浪掀起了惊天的风暴,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大殿,并且还发着浓厚的恶臭。
  玄重见此一幕反而有些窃喜,低语说道“这家伙先前不是臭屁的很吗?现在看其的狼狈样也不过如此啊?”他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大不了就离开此地,反正这血海里面除了柏青,没有一点是值得他留恋的。
  就在这时,大殿外狼狈的跑来一人,观其衣着打扮也是血海弟子,一入得大殿就大声说道“大师兄不好了,有人将放置在神殿的定海冥珠盗走了,除了这里以外,其余的宫殿都坍塌了,有很多弟子都被血海卷走了。”
  此音入耳,饶是波旬法力通天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几乎跌坐在地,定海冥珠乃是血海一族的神物,一直被放置在神殿,可莫要小看这颗珠子,血海之下能有这般平静完全是这定海冥珠的功效,可以说定海冥珠乃是血海的根基,一旦遗失就算是冥河教主也再难以支撑起血海的狂虐。
  波旬整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了,定海冥珠千万年来一直都相安无事,怎的如今会被盗走呢?思索之间,突然看到站立一旁的苏聿,继而暴怒道“是你们?本座明白了,一方面冠冕堂皇的要人,一方面暗地里盗走血海神物?速速交出定海冥珠,否则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随着波旬的转变,大殿之内霎时间陷入了一片杀机之中,数十双狠厉的眼睛爆发着熊熊的火焰,如是数十只饥饿的猛虎正盯着三块鲜艳无比的肉,说不定什么时候忍耐不住了就会扑上去彻底将其撕碎。
  突兀的一幕也让苏聿感觉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但却丝毫不能让其放弃骨子里的傲气,哼道“本公子何人也?岂会贪墨你血海之物,阁下还是查清楚再说不迟。”
  “大师兄别听他的,我早已发现他们行为诡异,定海冥珠的失踪定然与之有关,我们众兄弟合力将其拿下再说不迟?”说话之人苏聿却也认识,正是与他大战的大梵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