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五十章锦素重生

  罗睺整个身躯都被一左一右的龙凤缠住,刚刚施展一般的融合术也随之被打断,又见后羿射来一箭后,哈哈大笑道“无知的小辈,三位三体融合之后,本神的身躯几乎达到了顶峰,这阴阳煞气的压制便不复存在了,就算是射日神弓又能奈我何?”
  这绝不是罗睺大意为之,乃是十足的过于自信,第一次被后羿射伤除了大意之外,还有就是在化魔池中,罗睺的修为被压制了一半,但经过融合之后,他的力量堪堪与顶峰相比,绝不是那么容易破的。
  可惜罗睺终究还是低估了射日神弓,这件先天至宝一直被放置在九幽冥界的望乡台上,从未展现过至强的风采,落到后羿手中之后,也是四处碰壁,一直到了今天,特别是将化魔池中的阴阳煞气吸进之后方才大放异彩。
  后羿最后的这一箭射出之后,雄壮的身躯岿然倒了下去,如是一座倾颓的山峰,苏聿慌忙将其扶了起来,急声问道“你怎么样?”
  后羿摇头应道“无碍,这一箭乃是阴阳煞箭最强的一箭,若是不能成功……”
  他话音既落,只听隆隆几声,那个嚣张霸道的九幽冥界第一人,号称魔祖的罗睺赫然化成了无数的黑色粉末,就那般飘荡在空中,曾经称雄九幽的辉煌还来不及宣之于口,哪怕连最后的一丝不甘都不曾倾倒出来,就这样命丧在射日神弓之下。
  苏聿一边为后羿疗伤,一边嬉笑道“此次九幽之行后羿大哥才是最大的功臣,否则我们这些兄弟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如今否极泰来重见光明,该是我们回去的时候了。”
  后羿十分爱惜的摸着神弓,呵呵道“这话却是说的重了,这射日神弓本应是苏兄弟的,不曾想机缘巧合到了我的手里,到时候怕是不好与天齐仁圣大帝交代啊。”
  苏聿重重的拍着他的肩膀道“神弓有主自是天定,既然选择了你,那你就是它的主人,再说天齐只是用它来破解封印,应该不会贪墨,后羿大哥放心便是。”
  凶险过后,玄重又变成了那副大咧咧的样子,笑骂道“你们两个磨蹭什么呢?还不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老子可是呆够了,赶快出去找幻情花啊。”
  几人顺着来时的路出了洞窟,很快就又回到了阴山背后,荒芜的山丘一望无际,四处荡漾着诡异的气息,唯一的景色便是山丘上孤零零的飘荡着瘦弱的花枝,这便是那幻情花了,正摇曳着自己独有的姿态。
  苏聿慢慢从身上取出避天棺,放在地上之后,避天棺骤然变大,全体通长足有一丈,高有三尺,尽是泛着温润的玉色,其中安静的躺着一位女子,娇俏的模样娴静的脸庞,只是那厚重的棺盖却将两人隔开了两个世界。
  他伸出双手,微微的颤抖出卖了此刻的心境,尽管早已修炼的坚若磐石,但此刻面对里面的人儿,还是不免起了无尽的波浪,就那样隔着一层轻轻的抚摸着,自打从鬼女玉伽手中接过避天棺后,一路追逃与厮杀,就算他时时刻刻都在记挂着、思念着,但只能将这种刻骨的苦楚埋在心海之中,此刻方才重见天日。
  柏青站在一旁,心中也是痛惜不已,锦素出身句芒一族,而且天赋非凡,可谓与他血脉相连,现在怎能不感同身受,现在见兄弟如此悲恸,不免为之痛惜,他哀叹一声道“苏兄弟还是尽快去摘幻情花吧,锦素重生只在眼前。”
  苏聿恋恋不舍的拿开双手,坚定的点头道“好,各位大哥请稍待片刻,等苏某救活锦素之后,咱们便回转洪荒。”
  他飞身落到一座山丘之上,小心翼翼的将幻情花摘了下来,那种轻柔的动作生怕弄坏花枝一般,更像是捧着一个新生的婴儿,就这样缓缓走了回来,之后终于打开了避天棺,将幻情花的根部放置在锦素的眉心中央。
  说来也怪,细细的根茎刚刚接触到锦素光洁的皮肤后,像是活了一般,牢牢抓住眉心的皮肉,缓缓然钻进了血肉之内,苏聿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颗心早已崩成了一块儿石头,那些根茎每深入一分,他的心总会随之一痛。
  虽然只是短暂的时分,但苏聿只觉过了千万年,等幻情花所有的根茎全部没入进入的皮肉之后,整个花身竟然都成了透明的颜色,还未等众人吃惊完毕,只见鲜红的血液顺着幻情花的根茎流了上来,眨眼的功夫已经成了一朵血色花朵。
  苏聿早已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全身紧绷血管爆裂,十指紧扣直将手心刺穿都不曾发现,那双眼睛一动不动,生怕眨眼的空间错过什么,就那样紧紧盯着那朵变了颜色的幻情花,那不仅仅是一朵花,更是他的生命的延续。
  柏青恰时安慰道“苏兄弟不必过分紧张,这幻情花现在与锦素血脉相连,等她们彼此之间融合完毕再无排斥之后,锦素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夸父也说道“柏青这老家伙精通命理,他说的一定是有道理的,兄弟且安心等上少时便可,这丫头自小便与我相熟,老哥也盼望他早些恢复啊。”
  就在说话的同时,血色的幻情花微微一颤,原本的那些花蕊竟然一片接着一片的脱落,落到了地上很快便枯萎殆尽,接着又徐徐开出了三片新鲜的花蕊,只是这三片花蕊如同被鲜血浸过一般,红的异常诡异。
  众人一言不发,俱是盯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等花蕊开罢过后,锦素的额头赫然出现了一股引力,将整株的幻情花猛地向下一拽,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幻情花已然全部进入了锦素的体内,唯一留在外面的就是那三片花蕊,就那样映在额头之上。
  苏聿心中一惊,猛然将自己的唇角咬出了殷红,痛苦的嘶吼道“不……怎么会这样?”说着正要扑上去。
  柏青猛地拉住他说到“苏兄弟别冲动,现在是最为要紧的时候,我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却可以肯定锦素没事,你好好看看,现在的锦素是不是不一样了?”
  苏聿细细打量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了不同,先前的锦素虽然并未死去,但与活死人并未区别,只有从体内流失而出的生气,整个身体彷如一个水潭,就算还未干涸,但没有水源注入的话,迟早会枯竭,这还是有避天棺的缘故。
  但现在看来却不一样了,幻情花进入体内,锦素整个躯体就像是被挖掘出一条畅通无阻的水渠,正在连接外面的水源,一旦流动起来,从里到外便是一个循环的过程,只有那样锦素才是真正的活了过来。
  几人谁都不曾说话,就这样守在避天棺的旁边,不知过了几日之后,锦素额头上遗留的三朵花蕊彻底消失殆尽,不仅如此,那张如玉的脸庞上铺上了一层细密的光华,原本平稳的胸膛也剧烈的鼓动起来。
  苏聿舔了舔干瘪的嘴唇,不停的狠狠咽着唾沫,突然他浑身一震,连着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直到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后,彷如从一个长长的梦境中醒了过来,颤抖的说了一声“你……醒了?”
  这一声问的很轻,却比那严寒三九天的雷霆更为震撼,等他们走到棺前,果然看到了一双黑的透亮的眸子,里面停留着浓密的水滴,如泉涌如浪翻,很快便溢了出来,顺着晶莹的脸颊淌流而下。
  四目相对却是一言不发,数日别离犹如隔世,不论是过去一年还是千年,凝眸相望过后,悄然滑出嘴唇的只有三个字“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