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六十四章天牢之灾

  自从帝俊战死,东皇被罚之后,羲和虽然大权在握掌控着整个天庭,但日子未必就是好过的,往日里帝俊与东皇也是长年闭关,几乎也无闲暇参与政事,但毕竟威名盖世,凶焰滔天,就算是不直接露面也足以镇压一切。
  可如今却大不一样了,帝俊战死虽余威尚在,但却是日益消磨,要不是东皇在东海之眼闭关修炼,其手下的十大妖神哪个是良善之辈,凭羲和一人是绝不可能将他们治于麾下,更加不用说服服帖帖了。
  瑶池大殿之内,虽然金碧辉煌但依旧盖不住羲和内心的晦暗,金桥高悬流水潺潺,白鹤振翅琼花绽放,大是一派盛世风景,霞光异彩药草飘香,如此秀丽恢弘之地却无一人侍候,只有羲和一人独坐于銮驾之上,似乎是躲在暗处的一位膏肓病人。
  其实她还真的是一位病入膏肓之人,这事恐怕还要从苏聿说起,原本东皇等人定计于喜庆之日,杀伐在婚宴之上,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之后,就算苏聿与锦素尚有余情恐怕也难以面对彼此了,所以羲和也乐于见到如此。
  但事实皆是出人意料,大战之下变数骤起,她的丈夫帝俊却死于祝融的自爆之下,偏偏她满心憎恨与嫉妒的那个小妖精活的好好的,最后两人甚至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每当想到这里,想着两人花前月下恩爱异常的画面,羲和都会火冒三丈。
  她一手攥着琉璃盏,显然是出力太过,白皙的玉指上都泛起了青色,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依靠在一旁,连琉璃盏中的琼浆玉露洒在了地上都毫无察觉。
  这时,一位内官小心翼翼的走来,战战兢兢的匍匐在地,似乎连声音都不敢高上一分,禀报道“启禀娘娘,南天门守卫来报,说是有一位叫锦素的女子,自称有花监司苏聿苏公子的境况,所以在外面求见。”
  羲和本是一幅百无聊赖之状,忽然闻听锦素之名,只觉身体上如万虫蚀咬,骨头上似千刀刮过,那双涓涓秀丽的眸子猛然闪过一丝寒光,本想说一句就地正法,但话到嘴边却停了下来,一转盛怒之样,反而心平气和道“将其押解来此,本宫要亲自审问。”
  话虽如此,但心中却是另一幅打算,锦素自称有苏聿的消息,这才是她所关心的,不管羲和的心中有多少愤懑,多少怨恨,但不论是那个人的名字,还是那个人的身影,都像是一颗沉重的石子,总能激起心田的波澜。
  过了一会儿,在两个差官的押解下,锦素终于被带了进来,此时的羲和早已换了一幅派头,高高在上甚是威严,脸上带煞目中含冷,端的是一位女皇在世威仪无双,就那样盯着锦素,特别是看着对方形单影只,忍不住露出丝丝几分之色。
  锦素玉体修长青衫独立,立在堂下不卑不亢,宛如一棵苍松古柏,遇劲风而不折,遭风雪而不弯,虽然不如羲和的盛气凌人,俨然凌驾于众生之上,但那副古井不波看淡事态沧桑的娴静却是独有的。
  羲和卷了卷疏浅淡眉,不无嗤笑的问道“听说你有苏聿的下落?难不成是他半路上又被一个妖精迷惑了,最终弃你而去?咯咯咯,本宫向来说话就是如此,你不必见怪。”
  锦素听在心里流失在耳,淡然答道“若真是如此我自是欢喜,可惜一切只是空想,我来只是想求娘娘,看在苏哥哥叫您一声义母的份上,救上他一救!”
  羲和只觉心中一阵刺痛,粉拳微微一紧,脱口问道“他怎么了?现在何处?”这一幅情急的话语倒是让锦素心中淡然一松,她最怕的就是羲和不见她,甚至是直接将她处死,那样的话才是最糟糕的。
  锦素将九幽冥界的事大致说了一些,缓缓从心口处拿出了一片七彩花瓣,轻轻地捧在手上,旋即说道“事实就是如此,现在的苏哥哥就只剩下这一点痕迹了,求娘娘施以援手,赐下九天轻灵水好让苏哥哥恢复真身。”
  羲和猛然站起,一步一摇的走下銮驾,一直来到锦素的面前,那一双颤抖的双手足以明示此刻的心情,嘴里喃喃道“他竟然伤的这么重?竟然显出了本体,恢复了原形?”
  说完之后神色一变,一巴掌便抽在了锦素的光洁素面上,顺势将七色堇夺了过来,忽而仰天大笑道“好……好,果然是报应不爽,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你以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你瞧,这不是又回来陪我了吗?”
  她神情癫狂话语絮乱,丝毫没有了初见之时的凤仪高贵,反而像极了一个思念成狂的凡间民妇,将七色堇放在右手上,用她的左手轻轻抚摸着,宛如是安慰着淘气的孩子一般,这一刻,她的眼里只是剩下一个他。
  锦素受了一巴掌,整个柔弱的身躯像是狂风中的柳絮,跌落在地上,右边俊秀的脸庞高高鼓起,鲜明的指印刻在细腻的皮肤上,久久不能散去,嘴角噙着一股妖艳的鲜血,就这样缓缓起身,重新跪倒在地说道“求娘娘救救苏哥哥!”
  这一语终于惊醒了疯癫的羲和,却让其又陷入了另一个梦靥之中,只见羲和阴森一笑,呲着雪亮的贝齿道“救他?救活他好与你一起双宿双飞?你真是太天真了,简直是妄想,本宫告诉你,他是我的,不管是变成什么样,一丝一发都是我的,都只能属于我,你明白吗?”
  锦素依旧还是淡然的模样,再一次拜倒在地,恳求道“求娘娘大发慈悲救苏哥哥。”
  她越是这幅模样,羲和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生气,忽然一脚踢在锦素的头上,旋即唤来了外面的侍卫,下令道“将这个刁女关进天牢之中,日日以神鞭驱打一百次,少上一鞭子,本宫就废掉你的修为,拔掉你的脑袋。”
  侍卫大惊失色,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囫囵的将锦素带了下去,关进天牢之中,抽了一百神鞭这才安心不少。
  过了数日之后,锦素已然遍体鳞伤,这几日受尽了鞭打,但她时刻不敢懈怠与放弃,稍有懈怠之后就怕晕了过去,只能心中忍受着,身体麻木着,这点痛比起上次天刑台上的刮骨之痛和巫刀之刑委实差了一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牢中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更是来落井下石的,她不是别人,正是锦素结拜的好姐姐,也是苏聿手下八大花娘之首,花如缺是也。
  花如缺也是偶尔听下面私底下叙说,之后便买通看守,悄悄溜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血污满身狼狈不堪的锦素,心中蓦然一痛之外竟是欣喜了起来,最后甚至是咯咯笑道“我的好妹妹,姐姐来看你了,妹妹果然是风华绝代,走到哪里受到的待遇都不一样,姐姐与你相比可就差远了。”
  锦素被吊在空中,几乎是费尽了全力才睁开眼睛,蠕动着干瘪的嘴唇,断断续续的说道“姐姐……救……苏哥哥,求你……救……”
  花如缺神色一暗,虽然简短几个字,却宛如是几柄刀子捅在了她的心上,再看锦素的模样,早已是神思涣散,陷入了昏迷之中,她轻轻咬着红唇,望着锦素的神情一变再变,最终一咬贝齿,从掌心处冒出了一层层了绿茫,注入了锦素的体内。
  有了花如缺的法力疗伤,苏聿伤势略有恢复,终于清醒了神志,恢复了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