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六十五章八大花娘

  恢复体力的锦素急忙连连道谢,心中自然不胜欢喜,虽然花如缺之前有负于她,甚至是做了许多躲不起她,对不起姐妹之情的错事,但姐妹就是姐妹,最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何况在这天庭之中,要说谁最在乎苏聿,莫过于这些花娘了。
  花如缺执着于苏聿之事,对锦素可谓是又气又恨,根本不吃这一套,冷着一幅花容月貌,连看都懒得看了,是否是羞于见面就不得而知了,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你不必谢我,在心里有多恨你,相比你也知道,不过是看在公子的面子上罢了,公子到底怎么了?”
  锦素缓然低下头颅,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最后又说道“只有九天息壤用九天轻灵水溶解之后,为苏哥哥重塑身体才能恢复,九天息壤我已经拿到了,可九天轻灵水只有在天庭才能得到,现在苏哥哥的真身又落到了羲和娘娘的手中,我真是没用。”
  花如缺听后花容巨变,大声斥责道“你还知道自己没用?若不是你公子何故落入这般田地,我早就有言在先,而你呢,可曾为公子想过?”
  锦素眼眸微红,死死抱着花如缺的修长玉腿道“我知道错了,现在只有姐姐你才能帮助苏哥哥度过难关,只要苏哥哥无碍,锦素一切都挺姐姐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花如缺见锦素如此,不禁心中一软,她对锦素的性子很是了解,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巫族之女,但满身的傲骨与满腔的傲气甚是强烈,性子更是从不屈服与人,能够这般的低三下四,显然也是爱透了公子。
  但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就更不是滋味了,一把甩开锦素,连连冷笑道“帮助?怎么帮?我只是花神谷一个小小花娘,无权无职法力低微,想要从羲和娘娘身边将公子带出来谈何容易,何况还要拿到九天轻灵水,你说的倒是容易。”
  锦素一时着急,气息不畅,惹来了一连串的咳嗽,哀然泣语道“这可如何是好?娘娘若是记恨于我,大可用我这条命来换回苏哥哥,姐姐可否代为禀告?”
  花如缺眉头微微一皱,哼道“你最好还是呆在这里,乖乖的挨着鞭子,公子的事自有我来计较,你若想死就随你便,我想应该有人会乐于见到。”说完后摆了摆衣袖就离去了。
  出了天牢后,花如缺满肚子的心思惆怅不解,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花神谷,抬头望着空荡荡的亭子,纱幔飞扬亭台依旧,只是摆放在上面的古琴早已不在,沾惹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昔日花神谷玄音绕耳汨汨不绝,现在也只剩下风声呜呜,如泣如诉。
  就在她愁思之际,花丛中缓缓走出一身,一身月痕白纱纤纤合度,体态丰盈容颜秀美,望着花如缺暗暗叹息,一直到了身边后才开后说道“启禀大姐,那几个太子又来捣乱了,不仅弄坏了好多花田,还用火烧毁了许多花束,自从这几个祖宗回到天庭,咱们花神谷就没有安稳过。”
  花如缺惊魂突定,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是如月啊,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小祖宗?”
  花如月似嗔微怒道“大姐,你的心思众姐妹知晓,可是公子他……现又不在花神谷,咱们花娘的责任可不得懈怠,还不是那些太子搞的鬼,竟然用太阳真火焚毁了大片花田,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必须如实禀告娘娘。”
  花如缺美目皱起,煞气凸显,哼道“又是他们?”话刚出口,忽而眼眸一亮,喜上眉梢,情不自禁的叫道“我有主意了,哈哈,我想到办法了。”
  突如其来的转变,令花如月有些不解深意,悬疑道“大姐可是想到什么法子了?那快些说啊,小妹洗耳恭听。”
  花如缺面色一怔,直盯盯的望着花如月道“你悄悄将众姐妹请到这里,我有心腹之语相告,记住,此事要格外小心,并且不得对外说起,哪怕是娘娘都要守口如瓶。”
  花如月见其说的无比沉重,莫名其妙之下也不再多问,转身便按照花如缺说的去办了。过得少时,花如月将其余姐妹都带来了这里,一时间莺莺燕燕齐聚一堂,花神谷花娘八人无一例外都汇集于此。
  花如缺先是用法力在外围布了一层防护罩好隔绝外面,这才安心的说道“今日将姐妹们请到这里乃是有一件事,事关公子生死不得不郑重,锦素来到天庭相比大家都听说了,如今被关在天牢之内,而公子则是受了重伤,躯体毁坏,只剩下原形本体被娘娘控制在手中,只有取得九天轻灵水方可助公子重生。”
  她话语一落,就将所有花娘都骇的目瞪口呆,苏聿乃是他们的灵魂,一旦苏聿陨落,那么这些花娘也就形同虚设了,何况几人在心里对苏聿都是爱慕有加,她们对天庭的命令可以枉顾,但对苏聿的意愿却从未轻视过。
  一时间七嘴八舌的都议论起来,仿佛是一千只鸭子从耳畔飞过一样,花如月怒斥道“都闭嘴,如此惊慌失措成何体统?”旋即又看着花如缺道“娘娘乃是公子的义子,若是落到了她的手中应该无恙吧,娘娘难道会不管不顾?”
  花如缺扫了一眼众姐妹,冷笑道“娘娘嫉恨锦素,对公子也是恨铁不成钢,岂会让公子恢复?这件事只有靠我们了,怎么样?为了公子可敢搏上一搏?”
  其余花娘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坚决之心,竟异口同声的答道“全凭大姐吩咐,为了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花如缺听到这里才终于送了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姐妹们不同意,若无她们帮忙的话,她一个人绝难成事,好在所有人都没有忘却公子的恩情。
  接下来花如缺又说道“如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九天轻灵水就收纳在宝库之中,而想要进入宝库须得有娘娘令牌,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令牌弄到手。”
  花如月微微皱起眉头答道“娘娘岂会将宝库的令牌给我们,就算要去偷盗也是难以办到的。”
  花如缺神秘一笑,哼道“这我自然知晓,所以也没有抱那个希望,但除了娘娘还有那些太子啊,他们身上的信物还是很管用的,那些守护宝库的侍卫又有哪一个敢违背?”
  姐妹们一听。刚放下的心思又悬了起来,想要得到那几个小祖宗的信物何其艰难?一不小心就是玩火自焚,他们可不管你长得美貌如花还是风姿绰约。
  花如缺察言观色岂会不知姐们的心里,又继续讲道“这花神谷乃是孕育公子的地方,难道你们忘了这里有一座迷宫阵法吗?咱们有的是迷药,只要一时半刻就能将他们迷倒,之后拿到信物取得九天轻灵水也不是不可能。”
  花如月与其余姐妹商议少许,才应允道“如此说来倒不是不可能,只是此事一过,咱们这花神谷也就灰飞烟灭了,毕竟是公子和咱们的家啊,姐妹们实在是不忍。”
  花如缺脸色一狠,说道“岂止是这里会灰飞烟灭,就连咱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但为了公子能够复生,就算付出更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哪怕将天地桶个窟窿。”
  她那不顾一切的疯狂劲儿同时也让姐妹们敬佩不已,一个个都决心赴死,争着抢着要留在这里,最后算计太子的人物终于落在了七个妹妹身上。
  唯有花如月有些担忧道“就算咱们能够成功,可是公子的真身在娘娘那里,又如何能拿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