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七十三章华胥浮戏

  浮戏闪着一双乌黑又明亮的眸子瞧了瞧两人,又直了直身体,连咳几声才说道“娘亲说了,我们这浮戏山上近来多有猛兽,恐怕无故闯进来袭击众人,所以就让我在这里盯着紧一点,一旦发现什么赶快报告。”
  只是话音刚落,刚刚装作很有气势的身体随之一软,甚是无语的说道“其实哪里有什么猛兽啊,分明就是嫌我胡乱闯祸,借机把我赶出来看守大门而已。”
  这话一出,锦素莞尔掩嘴轻笑,苏聿则是哈哈大笑道“你倒是有孝心,看不出来这么听你娘亲的话啊,枉我刚刚还觉得你这小家伙老实。”
  浮戏有些不好意思的呵呵笑道“不敢不听啊,娘亲可是浮戏山上的大长老,辈分最大资格最老,而且还会一些法术,我可是吃尽了苦头,不得不从啊。”
  苏聿听了眉头一皱,这法术可不是一般人就能会的,人族根基尚浅,繁衍不过百年,近年来虽然有很多大机缘者拜入了圣人道统门下,但毕竟时间尚短,要想有一番建树基本是不可能的,而这个小家伙的娘亲竟然会法术?看来还得去拜会一下啊。
  打定主意后,苏聿故作惊讶道“真的?你娘亲竟然会法术啊?那可真是了不得,我们两个可是最为崇拜有本事的,不如这样吧,你带我们前往拜会一下你的母亲可好?”
  浮戏听了后狠狠摇着脑袋说道“不行不行,娘亲生为大长老可是忙得很,怎么是说见就见的,就算是我也得事先通报呢,我看你们还是多等几天吧,放心吧,有我给你们引路,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呢。”
  见苏聿满面的无奈与苦笑,锦素咯咯笑着说道“吃瘪了吧。”接着又微微弯下了身体,手中忽而多了几粒乌黑的丹药,在浮戏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你看这是什么?这丹药可是宝贝,吃了可以让你力气大增,足以打死一头猛虎,只要你带我们去,这东西就是你的。”
  浮戏啊的叫了一声,接着又左右打量着锦素手上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有些意动,忽然一转口气说道“我可不是小孩子,你们休想骗我,真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奇为何还求见我的娘亲呢?除非有人试过我才信。”
  锦素突然知道为何苏聿会是那么一幅样子了,这家伙看似忠厚实则狡猾的很,哼道“那你就吃了试试,若真的有效可不能反悔哦。”
  浮戏二话不说,一把将药丸抢了过来后就塞入口中,只是刚刚入腹就感觉到了一股股热气从小腹之下开始散步出来,眨眼的功夫已然窜进了身体的各部分,特别是双腿和双臂上,等他看清臂膀的模样后早已是目瞪口呆。
  望着自己粗了数倍的胳膊,似乎连里面的筋脉都变强了不少,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我感觉自己现在真的能打死一头猛兽,天啊,恐怕现在村里最强的猎户都打不过我了?”
  锦素站在一旁暗自点头,这丹药是她闲来炼制的,连巫族的子弟都能改造,何况是羸弱的人族了,只是没想到对人族的变化这么大,望着早已惊呆的浮戏,锦素笑道“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能带我们去见你娘亲了吗?”
  苏聿站在一旁看在眼里,暗暗佩服还是锦素有法子,只是这个时候突然听浮戏说道“不行,你们可是说将那东西给我以后才带你们去的,大人是不能反悔的?”
  锦素绣眉微微一皱,提醒道“是啊,我已经给你了,不过你已经将丹药吃进了肚子。”
  浮戏眸子深处狡猾一变,胡搅蛮缠道“我不管,反正那东西现在又不在我的手上,只有看到东西才能带你们去,否则娘亲是会责骂我的。”
  说到这里,锦素总算是明白了,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小子耍了,特别是在苏聿满是调笑的眼光下,锦素整张俏脸都泛起了晕红,又拿出一粒狠狠塞在浮戏的手中,气呼呼道“给你,这下总可以了吧。”
  苏聿望着渐行渐远的幼小身影,终于是忍不住了,仰天哈哈大笑不止,在锦素捏着腰间的嫩肉转了两圈后才停了下来。
  浮戏手里攥着丹药,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娘亲的房门之外,鬼头鬼脑的笑道“还想骗我?嘿嘿,这好东西得让娘亲看看到底是什么,要是好东西的话就再去骗几粒。”
  这时,屋里突然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说道“不是让你去守着大门吗?一个人站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傻笑什么?还不进来?”
  浮戏面色一正,整理了一下衣裳,推门而入,屋内摆设甚是简洁朴素,椅子上端坐着一位俏丽的女子,妙容姣好皮肤光洁,一头青丝盘成了云鬓,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十四五孩子的娘亲。
  女子望着身体壮硕的浮戏,眼底都散发着喜意,嘴里却严厉道“小子偷偷摸摸跑回来作甚?现在连娘亲的话都敢不听了吗?”
  浮戏面色一苦,辩解道“娘亲可是误会孩儿了,刚刚门口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只是那女子忒得漂亮,比娘亲都要美丽几分呢,他们给了孩儿一颗东西,想要求见娘亲呢。”说着将丹药递了上去。
  女子接过药丸看了一眼,赫然惊讶道“咦,这丹药好生不凡,看里面蕴含的力道像是专门改造躯体的,如此神物怎会给你一个孩子?那两人是什么人?生的何种模样?”
  浮戏想了少许答道“他们穿着华丽不像是人族,都是一副精明模样,脾气倒还温和,就连我骗吃了他们的东西都没见发火,看起来不像是坏蛋,娘亲你看看我的身体。”说着又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女子细细打量着儿子的身体,又在胳膊上捏了捏,整张脸旋即变得严肃起来,半晌之后说道“果然厉害,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将他们带来吧,这或许是我们村落的造化也说不定。”等浮戏离开后她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没过多久,苏聿和锦素在浮戏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屋里,只是看见坐上上面的女子之时,苏聿那张古井不波的脸上骤然一变,其实不仅是他,就连锦素都呆在了原地,没想到千辛万苦前来拜会的人竟然是她?那个当年的小丫头----华胥。
  华胥开始只是低着头颅思考着什么,在浮戏的提醒下才回过了神,抬头之际终于看清了来人,秀丽的脸庞霎时苍白一片,腾的一声从椅子上惊了起来,用纤细白净的手指颤抖着指着苏聿道“你……怎么会是……苏大哥?”
  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癯俊秀,青衫依旧但可是物是人非,时过百年后自己再也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了,而他……
  苏聿哈哈大笑道“怎的不认识我了?不过也是啊,毕竟是过了一百年了,当年的小丫头已经做了母亲了,莫说是你,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华胥妹子。”
  一声华胥妹子仿佛是来自九天之外的玄音,虽然空灵清寂却不带一丝人间之味,不在凡尘自然没有情感可言,华胥忍不住的淌出两行幽泉,紧紧咬着贝齿,嘴唇之上也渗出汨汨血迹,仍是半信半疑道“大哥哥?真的是你?”
  浮戏从未见过娘亲有过这般肝肠寸断的伤感,就连自己追问自己父亲的来历都不曾见到这般伤心,心中暗暗责骂自己的鲁莽,应该早些问清楚才好,这才再看苏聿就多了几分戒备,冷淡的问道“你们和娘亲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