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八十章身化六道

  后羿在九幽冥界的化魔池中将阴阳煞气吸收了一个干净,终于将阴阳煞箭凝练成功,而后回到洪荒,又被厚土祖巫强行勒令闭关,并且孜孜不倦的自己亲身指导,终于将祖巫的手段了然于胸,这一刻的后羿乃是最为强大,称之为祖巫后羿都不为过。
  可惜等那十大金乌知晓的时候已经晚了,九支阴阳煞箭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准确无误的射中了九只浑身浴火的金乌,就在神箭入体的刹那,金乌自出生以来便永不熄灭的太阳真火也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颗颗圆状的球体纷纷坠落。
  有的落到了水中,有的落到了山间,一时间像是天空中下了一场冰雹一般,坠落地面的同时尽是山崩地裂,海枯河干,整个洪荒都为之迎来了一场灾难,芸芸众生还未从十个太阳的炙烤中彻底解脱出来,就有的被炸的尸骨不存。
  此刻的后羿眼眸血红,不仅看不到苏聿两人的惊魂四散,更不在乎有多少为他的愤愤不平而死伤惨重,他的眼中只有猎物,虽然十去其九,但还有一只尚存,他要做的便是彻底将这害死夸父的凶手斩草除根。
  后羿的手又动了,神骏异常的射日神弓又一次被他拉成了满月,似乎整个弓体都无比兴奋的颤抖起来,弓弦吟唱着欢快的乐曲,就在他即将松手的当口,眼前被一个黑影挡了下来,正是苏聿出现了。
  打量着几乎陷入疯魔的后羿,苏聿竟然不顾生命之危的站到跟前,一把捏住了神弓,似乎有些后怕的说道“不行,这最后一箭万万不可再发,否则整个洪荒便有了泼天大难。”
  后羿劲力一松,哼道“管他什么难不难,我只知道这些畜生杀了夸父大哥,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都死无全尸了,苏兄弟,你让开。”
  苏聿闻言苦笑道“夸父大哥之死我岂不痛心,那九只金乌死不足惜,可是这最后的一只决不能死,如果连这最后的一个太阳也死了的话,洪荒大陆将永远陷入黑暗之中,那种场面绝不是后羿大哥愿意见到的。”
  后羿闻声之后,整个人呆了一呆,他可以不在乎天庭的报复,巫族的惩罚,但不能不顾巫族子弟的生死,一想到无尽的黑暗中,同族受尽凄冷后黯然死去,但又觉得夸父英灵不远,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两种矛盾像是两波巨大的海浪冲击着他的心田,使得整张面皮都抖动起来,陷入艰难的抉择中。
  锦素梨花带雨的盈盈走来,泣声说道“夸父大哥一生光明磊落,傲上而不辱下,如今虽然离我们远去,但他的灵魂永远与我们同在,他的愿望也一定不是让子民陷入黑暗的折磨中,如今杀了九大金乌,也算是报仇了,剩下的这一个就让他活着为洪荒赎罪吧。”
  锦素的话仿佛一股清泉,让后羿心中为之一荡,紧紧拉着射日神弓的手臂缓缓松了下来,同时身在空中的最后一只金乌终于放下了惊颤,刚刚生死关头它不是不想跑,而是被一股凌厉的凶机包裹着,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再次打量了一眼那把神秘的长弓,不禁然深深咽下了一口凉气。
  后羿放下神弓,目视天空,凝声冷厉的说道“你听着,夸父大哥的仇怨本巫就暂且放下,你回去好好履行你的职责吧,但凡有一天让本巫发现你敢有丝毫的懈怠,哪怕是身在天庭也难逃这神弓一箭,就算是本巫做了古,这射日神弓也必不会放过你,好自为之吧。”
  金乌眼眸森森对上了后羿的冷漠,僵持片刻倏地又变成了无可奈何,又看了一眼苏聿后,这才展翅飞翔而去。
  剩下的苏聿三人接下来将夸父的遗体葬在距离河岸不远的地方,后羿运起巫族神通,从远方移来了几座巨大的山石,堆积在一起,让夸父的恩情如山脉一般可以永存下去,苏聿抚摸着那根熟悉的神桃木杖,继而向天空抛去,最后直直的插在了山峰中央,不过多了多久之后,居然衍生出满山的桃花,因此又被世人称作桃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后羿担心嫦娥的情况离去之后,祖巫厚土的大殿里便又剩下她一个人了,这几日以来,她已将自己的神通大半传给了后羿,也算是对其余祖巫有了一个交代,心中总算可以舒缓一口气了,只是自从与女娲圣人交谈之后,心头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挥之不去,尤其是这今日似乎更甚。
  就在他安坐塌上,本想休息的片刻,忽而心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道声音,其声悲悯其意忧戚,缓缓说道“厚土,该是你献身卫道的时候了,还请出来现身一见。”
  这声音虽然来得无影无踪,但对于厚土而言却是很熟悉,不正是女娲圣人的呼唤吗?她不敢丝毫的懈怠,先是整理了一番仪容,继而身如流云一般,沿着心田声音的指点,终于来到了九幽冥界与洪荒的入口。
  入口早已不像当初苏聿等人来时的那般繁琐,厚土降下云头,乍见眼前站着一位俏丽之人,素面清雅不施粉黛,粉红简装丝带勒胸,浑身透着一股爽飒之气,厚土直到来了此地,心中此起彼伏的念头才消缓了很多,接着才见礼道“参见女娲圣人。”
  女娲体态丰盈丽姿淡淡,眼中无悲无喜却多了几分不忍,少许后才说道“你随我来吧,过了这道门就是九幽冥界,六道轮回今日当出,你可准备好了?”
  厚土想起数日来的种种,涩涩苦笑道“有何准备的?我来此地都是因为一个愿意,并非有强人所难的地方,为巫族牺牲乃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洪荒卫道那就更是引以为傲的了。”
  女娲听了,竟然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旋即便带着厚土进入了九幽冥界,接着两人又来到了轮回之门,轮回之门外已然有五个人影,都是依次战开,直到女娲一一为厚土做了介绍,她这才惊醒了过来。
  原来这里的都是洪荒圣人,老君原始,通天女娲,以及西方的准提接引,这也是迄今为止洪荒仅有的六位圣人,寻常哪怕是其中之一都不是那般容易见到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能一堵真容,厚土大惊之下连忙拜见行礼。
  老君圣人麻衣芒鞋手持木杖,轻轻抚着雪白的长髯道“厚土,你虽是巫族可也算与我等一脉而出,都系盘古后裔,可惜天数有变身不由己,巫妖之战本是两败俱伤双双消亡的结果,可是女娲师妹不忍见你们两族血殷断绝,因而许下你一桩因果,其间种种我等不过问,但六道轮回兹事体大而且非你莫属,你有何想法不妨说说。”
  厚土神色暗淡,思虑少许才问道“我想知道巫妖两族最终的结果。”
  老君圣人肃穆答道“巫妖衰败人族当兴,若是偏安一隅尚可保存元气,但是天道轮回,本圣也不能勘破命运,何况你们两族都与苏聿牵扯甚广,如此一来就更加扑所迷离了。”
  厚土面色一变,惊诧道“苏聿当真是如此难以捉摸?”
  老君圣人深沉叹息道“也罢,本圣不妨告知与你,就在当下巫妖两族已然发生了巨变,妖族太子设计害死了夸父,而后羿一怒以射日神弓射杀了九大金乌,造成了洪荒死伤惨重,这一切的缘由皆是因为苏聿当初种下的因,故而才有了今日的果。”
  厚土娇躯猛然一颤,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