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八十七章共工触山

  玄重与柏青显然也是被他的话惊了一个厉害,俱是目色凝重的望着后羿,一脸的诧异像是没有听清一般,而锦素也被这句话骇的收回了一直担忧苏聿的视线,三个直愣愣的站在当场,如是三个石头雕刻的石头人。
  后羿心急如焚宛如沸腾了一般,大声斥责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发什么呆?再耽搁下去苏兄弟可就危险了,而咱们巫族从此就要被灭族,难道你们想看到那种结局?”
  这一声振聋发聩,瞬息将众人打回了这个不愿面对的现实,玄重与柏青神色复杂的对视一眼,咬着牙齿似乎下了万重的决心,异口同声道“好,就这么干了。”
  后羿闻之反而欢喜雀跃道“事不宜迟,你们两个一人持弓,一人将弓弦拉开,待我身箭合一之后,就对着那头畜生射出去,这次不怕它不死。”
  而后后羿将射日神弓交给了柏青,拉弓射箭的事情则是有玄重负责,这一点他也是有所考量的,玄重身体壮硕巫术相比柏青要雄厚的多,因此才能将射日神弓相对的发出最强一击,只有这样才能射杀九头火凤。
  此刻的苏聿还在战火中与羲和纠缠不断,他终究还是看在对方照料他的情分上留了后手,但羲和可不会这样想,那风雷滚滚的出手分明就是下了必杀的决心,她的法力也与性格一般,大有不顾一切的威势。
  后羿见苏聿的境况越加糟糕,缓缓然将眼睛闭了起来,催动了身体之中的阴阳煞气,这些气息是从化魔池带了出来,经过百多年的祭炼早已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此刻剥离之下异常痛苦,直到身体中所有的阴阳煞气凝结成一杆长箭这才有所缓和。
  几人看着异常痛苦的后羿,心中同时也紧紧攥着一把汗,此刻的后羿身体像是透明了一般,从胸口到小腹之间高高耸立着一支绚丽的箭矢,箭杆呈金黄之色,而锋利的箭尖则是紫色,而后羿身体外面则是笼罩着一层土黄色,这种土黄色初始只是薄薄的一层,随着他力量的集聚,进而迅速的覆盖了全身。
  虽然几人都是度日如年的难熬,实则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土黄色的晶体将后羿全部覆盖之后,赫然一阵光芒闪烁之际,整个人骤然失去了踪迹,只剩下一支黄色光箭漂浮在空中,玄重颤抖着双手将箭矢按在了弓弦之上,微微调了一下角度,将头狠狠地撇向了一边,手上的神箭也同时射了出去。
  之前一连几次的猛射都被九头火凤用本命的太阳真火融化了箭矢,此次见又来一见,火凤仍旧是扑棱着翅膀,欢快的鸣叫了几声,继而又吐出了一颗熊熊火球,但这次却着实让它失望了,火球将箭矢外面的黄色晶体烧毁之后,力量也逐渐消减,可就在这时,从中又爆出了一只紫金色的长箭,不偏不倚的就从火凤的嘴巴穿了出去。
  风波过后一切都陷入了平静,只留下空中几声怅怅的悲悯,火凤的死瞬间让羲和大吃一惊,虽为坐骑,实则是姐妹一般,哪曾想最终死在了这里,苏聿终于在最后一刻察觉到了真相,一缕缕熟悉的气息从空中飘了下来,陷入了深深的记忆之中。
  火凤一死,羲和的威力也逐渐减少,苏聿终于抽了一个空隙一遁而去,再次面对玄重与柏青之时,已然不知从何说起了,他们几人相知相交一路生死相随,闯过了九死一生的九幽冥界,却一个个的夭折在战乱之中。
  这一幕不仅仅让他们兔死狐悲,对于那些祖巫来说无疑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只是此刻被东皇纠缠在大阵之中无暇分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后羿死去,要知道后羿不仅仅只是一个大巫了,而是最有希望继承祖巫衣钵的传人,甚至是巫族的希望。
  希望破灭之后,众祖巫心中同时寒了一截,看着如是跗骨之蛆的东皇,几人心中简直如同煮沸了的江水,他们从未如此的痛恨过一个人,哪怕是上次将自己的兄弟强良偷袭致死,都不曾有过今日的这般愤怒。
  抽了一个空闲,祖巫共工赫然闪身脱离了战场,望着下面满目疮痍遍地哀伤,尸骨如山血流成川,下面不知埋葬了多少铿锵儿郎,又被战火撕碎了多少天伦乐园,那一片片殷红,一张张脸面逐渐在他的心中流淌。
  忽而他仰天长啸悲恸嘶鸣道“天道如此不公吗?我巫族一向顺应,为了只是安居乐业从未有过歹毒之心,何故又生下妖族,以豺狼之心践踏故土,烧毁家园,残杀子民,老天啊,你难道真的无眼吗?”
  听此长啸几位巫族也是悲从心起酸从鼻生,曾经辉煌一时霸绝洪荒的巫族今天却落到了这部田地,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反而东皇却在远处哈哈大笑,经此一战他虽金袍挂洞,脸色苍白,但却丝毫不影响他天帝尊荣。
  笑声过罢,东皇微微喘着粗气道“真是些无知的蠢货,何为天道?不过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罢了,尔等倒是一幅悲天悯人,可是却占据着洪荒最为膏腴之地,这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本帝才是真正的顺天者昌,你们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共工听闻后眼睛一亮,盯着东皇却散发着莫名的意味,少许后才哈哈笑道“好一个天道,既然如此本巫也就不怕逆天而行了,既然你东皇无道,那就休怪我祖巫无情,若不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岂能对得起你一番高谈阔论?”
  说完后竟然径直向天空奔去,就连其余祖巫连声呼唤,共工都不曾回过头来,反而有几滴拳头大小的水珠迎风飘来,东皇望着突如其来的一幕顿觉奇妙,虽然不知道这些祖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只觉得一股心惊肉跳直窜到了头顶,眼下也不敢多耽搁,紧随其后而去。
  共工越走越远,一直来到了洪荒的中心处,那里有一座山,名为不周山,乃是支撑天庭的支柱,山上有一棵神木,名为建木,可以通过建木直达天庭,这里也是离天最近的地方,共工此来的目的也正是这里。
  过了稍时,其他祖巫与东皇也终于来到了这里,几人站在不周山上遥遥相望,直到此刻,东皇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几乎要从心中崩了出去,最后终于皱着眉头问道“共工,你这个老匹夫跑到这里干什么?难道想攻打我天庭?简直是痴心妄想。”
  东皇这话虽然自大,却不是无的放矢,顺着建木虽然能直达天庭,可是上面却如狼窝虎穴,毕竟是妖族的老巢,就算东皇将全部力量带了下来,只留下一个空壳子也不是那么容易覆灭的,最起码有东皇在,他们就做不到。
  岂料共工越发的癫狂,向着其余祖巫抱拳说道“各位哥哥在此,眼下妖族猖獗巫族受难,我共工就是要问问这天道为何这般不公?兄弟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后赫然转身掉头,如是一颗流星一般,直直的撞向了不周山。
  东皇终于知道为何会有那种感觉了,驾着混沌钟如是霹雳一般,这不周山不仅仅是天庭的支柱,更是他天庭赖以生存的根本,一旦倒塌,那天庭的基业也就付之一炬了。
  不仅仅是他,连其余祖巫都被共工的疯狂吓了一跳,也都拼命的阻挡,这一刻东皇与祖巫齐头并进再无一丝忌惮与暗算,更体现出一种志同道合的气概,一切都只为阻挡。
  可惜他们终究是迟了一步,就在到了距离共工不足十丈的时候,乍听嗡的一声,事情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