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一百九十四章千年易过

  苏聿暗暗打量着眼前的弟子,欣慰的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很好,说明你心中将权利看的很淡,这是我最欣慰的,要知道,当年的东皇与帝俊哪一个不是大权在握,赫赫有名?如今却化作了尘土,不论是人是妖,一旦将权利看的太重就容易滋生争夺之心,到那时,这种东西只会腐蚀你的本性。”
  伏羲低着头一时间变得沉默不言,如是思索一般,过了许久这才点头说道“师傅的话徒儿记住了,眼下人族刚刚有了起色,不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比当年的巫妖两族差之太多,一旦自己内部再衍生出骄纵夺权之心,人族只怕会步入其灭亡的后尘。”
  苏聿见伏羲如此聪慧,情不自禁的笑道“很好,如今是作为人族的领导人,能明白这些就好了,无为才能长治,长治则能久安,只要你一心为人族谋取福利,不要为自己的自私自利所利用,那么必能成人族一代圣主。”
  伏羲脸上忽而一震,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呵笑道“圣不圣可不是师傅说了就能算事的啊,我看您还是多关心一下师娘肚子里的小师弟吧,这都怀了百年了,可是还是没有出生的迹象,若您的话真有如此神力的话,就让小师弟快些出生,省的师娘受罪。”
  锦素一听这话,瞬间被激起了一个大红脸,丝丝的红晕从脸上一直蔓延到了脖子,像是一个熟透的蜜桃一般,就连伏羲看在眼里,心中都是咯噔一下,暗暗唏嘘着自己的师傅好福气啊。
  苏聿先是楞了一下,尔后抬脚便踢了出去,可惜他踢得快,伏羲躲得更快,一个闪身已然到了丈许之外,拖着下巴哈哈笑道“徒儿还有事在身,就不在这里打扰师父师娘了哦,过几日徒儿再来看你们。”
  伏羲离开之后,锦素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忧心突起,如是潮水一般涌上心头,皱着两抹淡淡柳烟眉,宛立在苏聿的身侧,一边轻轻唉声说道“也不知道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出生,这都一百年了,当年我等你一百年都没有如今这般难以煎熬。”
  苏聿脸上缓缓挂了一层和煦之色,宛如清晨温馨的阳光,给人以足够的温暖的同时,却不会带来一丝丝刺目,笑着说道“素儿不必担心,我天天都会把脉视察一番,孩儿一切无碍还闹腾的很,这小子日后绝非什么安分的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苏聿和锦素一直都隐居在人族之地,时光就像是春红柳绿一般,盛开一茬又凋谢一轮,不知不觉间又缓缓过去了八百年,这八百年见,伏羲每隔几天都会来探望一番,华胥年年也会来上一两次,山间的树木早已不知被风吹落了多少枝叶了,可是锦素的肚子却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只是看上去大了不少。
  见此苏聿倒是心中尚且还能理解,只是锦素愈加担心,直到华胥又一次来后,锦素便将这深埋心底的女儿心事告诉了自己的姐妹,没想到华胥却无比艳羡的说道“那这小家伙日后必然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啊,在娘胎之中呆的时间越长,那就证明小家伙越是了不得,伏羲当年可是在肚子里待了八十八年呢。”
  八百年间苏聿已然彻底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人族,无欲无求徜徉于山间水池,白天跟着猎人在山上打猎,身上一袭麻衣丝毫不会掩盖日系的风采,那满头的白发似乎更能增添勃勃的英气,晚上便和锦素坐在院子里,沐浴着月光,遍数着星辰。
  而在这将近一千年的时间,撇开锦素不谈,整个的人族早已发生了开天辟地的变化,以伏羲山为中心,一直延续到整个的东胜神州和西牛贺洲,都是人族的势力范围,这不仅仅是因为人族的繁衍速度快,更多的则是取决于他们有一个好领导。
  伏羲经过一千年的励精图治,竟然独自从河图洛书中研究出一套玄妙的东西,他称之为八卦之术,一共八八六十四回,倒是与他在娘胎的时间上吻合,这八卦不仅仅是一套高深莫测的功法,更可预测吉凶演算天地之变,预知自然之法。
  有了八卦的出现,伏羲又根据四季的分别尝试了各种种植,这样一来就彻底改变了人族单一的猎人生活,随着种植的出现,各种丝麻等材料也相继出现,纺织与缝补也就应运而生,这不仅仅改善了人族的生活,更是进一步巩固了在人族的地位。
  人族的出现本就是顺应天道应运而生的,随着人口的增多,越来越多的人族拜在了圣人的道统之下,有的学习的则是铅丹之术以求长生,有的学的是修炼之法以便得到永生,尔后,各种各样的修炼法决也相继流传了出来,一时间让人族的势力与实力翻了数倍不止。
  但就是如此,也没有人敢质疑伏羲的权威与决定,对人族而言,伏羲不仅仅是他们的领袖,更是他们人族的荣耀,事实也确实如此,伏羲根据自然中蜘蛛的丝网,用丝麻等创造了渔网,施以人族捕鱼之术。
  不仅仅是如此,他还制定了男女嫁娶制度,开创了聘礼的先河,又创建了姓氏和文字,取代了结绳记事的形式,更是根据自己的伏羲琴推广了音乐,在其统治期间,将其统治地域分而治之,任命官员,大大推进了人族的发展。
  这一日,伏羲又来到了苏聿这里,虽然过了将近千年,可伏羲的样子依旧还是那副青年之态,只是眉目之中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往日的几分调皮,他先是给苏聿和锦素行了礼,看了一眼锦素已然高高隆起的肚子,又闭目听着苏聿的悠悠琴音,过了许久才说道“师傅的琴声真是愈加的动人美妙了,委实让徒儿望尘莫及。”
  苏聿一曲弹罢,笑骂道“你小子不会是专门来恭维我的吧,人族里那么多事,今日怎么会有空过来呢?你娘亲近来可好?”
  伏羲脸色一暗说道“娘亲的身体每况愈下,越发的不善了,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不过这本就是自然之理,娘亲能活了千余年,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
  苏聿和锦素对视一眼,都想起了千年前偶然遇到那个不谙世事的丫头,可没想到今日也已经频频老去,即将消逝在眼前,想到这里,不禁沉沉叹息道“想起当年与你母亲初初相见,不过是与你那时的年龄一般,时过千年之后也变得苍苍老矣啊。”
  伏羲沉吟许久,嘴唇上下一张一合,终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出言问道“师傅……您当年与母亲相处甚久,可知晓……知晓我父亲的来龙去脉。”
  苏聿正擦拭葬天琴的手突然一僵,停在了琴弦上一动不动了,就连锦素也是浑身一颤,暗中眼中流光闪动,比平时亮了很多很多。
  气氛霎时凝滞了一般,伏羲双目如是两个点亮的小灯笼,直直的盯着苏聿说道“我有几次问到了母亲,可她要不是闭口不言,要不然便是暗暗啜泣,有时候我更怀疑那个人是否存在,或许他也只是一个梦一样的存在。”
  苏聿缓缓起身,轻轻拍了一下伏羲的肩膀,无奈的说道“你父亲自然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师傅也不想骗你,这件事也只是听你娘亲说起过一些,但现在我却不能告诉你,我相信你娘亲终有一日会想通的,等她解开了这个心结,自然会告诉你父亲的一切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