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二百零三章沧海桑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十年的岁月如是指缝里的沙尘,就算攥的再紧都会一点一滴的流逝,有人说可以松开手放其自由,但那种刻骨的伤痕一旦印到了心灵深处,便会在灵魂里生根发芽,抽取生命的养分,逐渐长成撑天大树。
  苏聿回到伏羲山已经二十年了,任凭山上的花红柳绿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见世间的春去秋来走了一波又一波,但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察觉一样,丧子之痛仿佛是一层细密漆黑的纱,已然牢牢的将他的眼睛和耳朵蒙了起来,从此,这个绚丽的世界变成了无尽的黑暗。
  能在黑暗中生存下去也是一种坚强,与锦素相比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自他兴致勃勃而去,败兴泱泱的带回来那个消息之后,锦素的生命也就戛然而止了,十去其九,剩下的那一层也只是留给了苏聿。
  伏羲山上绵延曲折的山道上缓缓走来一人,放目远望,赫然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他的脚步很快,但却走得很稳,一步接着一步甚是有力,不消片刻已经走到了茅屋的跟前,至此,方才停了下来,一双漆黑的眸子流露出一道怅怅之光,时而还叹息不止。
  木门吱呀一声咧开了一小半,首先走出来的是一位身姿单薄的青年,一身青衣虽然散发着青春的光芒,但头上的白发已经难以抹去岁月的流淌,一双眸子很是明艳,但深处积淀了厚重的寒霜,特别是看着眼前的青年,寒霜中冰藏着浓浓的思念。
  青年沉吟片刻,慌忙跪倒在地,嘴里清脆的拜道“孩儿少典给祖父磕头了,近来您与祖母过得可好?”
  这少典不是伏羲的儿子吗?又为何称呼这人祖父呢?
  原来这一切都是伏羲的主意,若是按辈分来算的话,少典应该称呼眼前之人为师祖,但是伏羲痛惜师傅爱子夭折,便将少典过继了一半给师傅,这才在称谓中少了一个师字,换而以父代替了。
  苏聿打量了一眼少典,坚冰一般的笑容终于解冻了大半,眼神微微眯起道“是少典来了啊,你这小家伙倒是跑的勤快,今日的课业完成了吗?不是跑到祖父这里躲清闲吧。”
  少典闻声嘿嘿笑道“那里的话,祖父这可是冤枉孙儿了,父亲大人近日外出了,哪里还有时间安置课业,嘿嘿,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母亲,抽个空闲来看望祖父。”
  苏聿为之哈哈大笑,溺爱之情溢于言表,眼中精光闪闪道“你这小东西倒是如你父亲年轻时一般的狡猾,打着我的幌子来逃避课业,还说的这般冠冕堂皇,等你父亲回来可要让他好好惩罚你一顿。”
  兴许是他笑声太大,连屋内的锦素都惊扰了出来,木门应声而开,从中走出一位越发老态的妇人,满眼慈爱的笑道“是少典啊,快过来让祖母好好看看,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望我了,让祖母日日想念的紧。”
  这夫妻二人一个说是来的勤快,而另一个则是觉得漫长,不同的说法中都溢出满满的怜爱,或许这就是男女各异的表达方式吧。
  少典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了过去,紧紧拉住锦素的手臂,像是搀扶一般,殷殷笑道“孙儿也想祖母厉害的紧,只是父亲太过苛刻,不让孙儿外出啊,要不您亲自去与他说说,就免除孙儿的课业吧。”
  锦素故作严肃道“胡说,课业岂是说免就免的?你是伏羲圣皇唯一的儿子,若不好好学些本事,偌大的人族以后会怎么看你父亲,若我去说也是劝你父亲将课业加重几分,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苏聿笑意深深地站在一旁,望着那亲密的两人,心中不禁升起了沉沉的感激之意,他还记得当日回来锦素的模样,若不是伏羲急中生智,用少典的爱滋润着她,兴许这二十年早已耗尽了锦素的一切命迹。
  接着,他用手掸了掸桌椅,呼唤道“快到这里来坐,素儿今日要弄点好吃的,少典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总不能让他空着五脏庙回去,否则女归还不跑过来与你急啊。”
  锦素招呼着少典坐下,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去准备吃食,走得时候才气呼呼瞥了苏聿一眼,她知道这是苏哥哥有事询问,却又不想让自己听到,倒也不是有什么秘密不可对人言,纯粹是一味的保护心神安宁罢了。
  等锦素回去,苏聿这才问道“你刚刚说你父亲近日不在山上?什么事需要他这个堂堂圣皇亲自出马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少典将眉头向下压了压,点头答道“确是,我也是隐隐约约偷听到的,好像是九黎一族又开始不安分了,在人族的边境上派了重兵蠢蠢欲动,据说连大祭司都出动了。”
  说起大祭司苏聿还是有些印象的,虽然当日他一心只在巫童的身上,更是心念苏刑的安危,但还是隐约察觉到了不简单,特别是面对伏羲的那种磅然气度,丝毫没有因为战争而影响,果真不失为一族之长啊。
  只是九黎一族的挑衅又令他起了丝丝不安,说阴影也可,是后遗症也罢,总之对那个大祭司越来越觉得深邃,想了片刻才说道“既然你父亲去了,那暂时应该无甚大事,你一味的在家修习课业也不是办法,应该亲自去战场磨练一番,对你的成长会更有进益。”
  少典那张俊秀的笑脸微微一苦,无奈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几次三番的和父亲说了,可那老家伙就像是吃了秤砣一般,任我费劲唇舌都没有松懈丝毫。”
  苏聿听他说的俏皮,扬声笑道“伏羲倒是固执的很啊,你不必担心,等他回来我亲自去说,我想这个面子他还是会给的。”
  话音落罢,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斥责道“好你个小兔崽子,竟敢背后说你老子的不是,平常让你好好修炼,就只会偷懒耍滑,上战场去干什么?给老子丢人吗?”
  随着声音的临近,这才见到从远处迅疾的走来一人,不是伏羲还会是谁呢?
  少典一见来人,哧溜一声站了起来,如是一只狸猫一般,骤然钻到了苏聿的身后,还暗中用手指点了两下苏聿的脊背,意思让其抵挡一下父亲巍峨的压制。
  苏聿温情暖暖的望着自己的爱徒,呵呵笑道“你将少典管的太过严肃了,少年本就心性不稳,难免会起了浮躁之心,一味的限制在家里修习未必是正途,我看还是让他到战争中体会一下残酷吧,这种磨砺才是最能塑造其意志的。”
  伏羲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坐到少典之前的那个位置上,眉心处凝结着一抹复杂之色,像是意动的忘了少典一眼,旋即才摇头道“还是再等几年吧,平常女归一个人在家,我想让他多多陪陪他母亲。”
  苏聿心中猛然一怔,如是地心中卷起了滚滚的火焰一般,瞬间充斥了全身,眼中有些酸涩的凝视着伏羲,自己无意间收下的这个弟子,他哪里是想让少典陪伴女归,分明就是担忧自己与锦素,怕师傅与师娘又陷入无穷无尽的思念与煎熬之中,因此才将少典留在家里,经常能过来说说话。
  事实也正是如此,对于苏聿,伏羲一直都怀有难以消退的感激与崇敬之心,不仅仅是对他这个徒弟,更是对人族的那种大爱无疆,休说过继少典,如果能让少典将苏刑换回来,他都会毫不犹豫,这个念头在冰冷的黑夜中萌发了不止一次。
  苏聿想通了这些,眼眸中又干又涩,宛如是一泓泉眼一般,从中缓缓流动出畅畅的溪水,就在一转头的瞬间被风带到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