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二百五十一章神农发难

  燧人与神农的到来无疑是将人族的兴盛局面又推上了一个高潮,能来到伏羲山的自然不是那些碌碌之辈,多少还是有些身份的,或者是对人族做出巨大贡献的,但尽管如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幸见过人族圣皇的,特别是这百年难遇的三皇汇聚的隆重场面。
  神农与燧人几乎是与伏羲并肩而行,登上高台之时,神农细长的眸子微微一撇,霎时见到了一个单薄的身形,虽然在一个相对不显眼的地方,但此刻看上去却有些鹤立鸡群之感,尽是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起身而立,那是一种臣民拜服的敬服之态。
  这个人自然是苏秦了,按他的此刻的身份辈分来讲,在三位圣皇面前的姿态委实是一种大不敬,特别是在神农的眼中,苏秦坐在那里就像是一根刺,不经意就刺进了其燕窝深处。
  接着神农呵呵冷笑道“大哥这里的客人倒是高贵的很啊,连起码的尊卑礼仪都不懂,难道以我和二哥的身份就当不得被对方现身一见吗?或者现在的后辈都变成了这般的盲目自大,目中无人。”
  紧跟在后面的少典与轩辕父子一听此言,脸上纷纷涌现出一种不忿,任谁都能听出来神农话里有话,或者说是指桑骂槐更为贴切,虽然明面上直逼苏秦,但那字里行间的意思都是奔着轩辕这个即将成为圣皇的后辈而去的。
  燧人眼睛只是缓缓转动,继而就笑呵呵的不言不语了,也看不出当下是喜是恼。
  伏羲暗中扫了一眼余怒未散的少典,旋即满含责怪道“三弟休得莽撞,别人的拜服你自然是当得,但此人却不同于流俗,论起身份地位连我都得退避三分。”说完又以神功传音之法,逼音成线,将苏秦的来历一一告知了二人。
  燧人听罢之后,神色骤然一惊,整张脸顿时变得深邃起来,双目遥望着不远处那个安然自若的身影,嘴角抽搐着动了动后,赫然抱起双拳做了一个揖。
  相对于燧人的态度,神农却显得异常的憋屈,仪表堂皇的他憋得满脸通红,眼中暗暗闪烁了几道寒光,又重新打量了一眼苏秦后,这才冷哼一声坐到了高座之上。
  宾客纷沓而来,纷纷坐定之后,伏羲缓缓起身,满面笑语的说道“自女娲圣人造人之后,我们人族已经历经了千万年了,在此期间遭受的磨难我依然还历历在目,洪荒的时代我们人族说是蝼蚁也不为过,上有妖族压顶,下有巫族肆虐,而我们呢?只有在夹缝中求存,在血里摔,火里滚,这才在绝境中保留了一份种子。”
  他将这些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那个纷乱的年代,毕竟他是亲身经历过得,而后世的人族只能是从先辈的嘴里听的只言片语,甚至很多人都已然忘却了,更有甚者已经习惯了此刻的安逸,根本不愿在回忆起往日的种种,所以,在台下有很多人顿然陷入了迷惘之中。
  伏羲见到此情此景也只是摇头叹息一声,接着说道“这颗种子现在已经长成了一棵撑天大树,更是滋润出一片辽阔的森林,但我们不应该忘本,更加不应该忘记昔日我们所经受的磨难,所以,我希望尔等时时刻刻牢记过去的苦痛。”说到最后伏羲猛然变得言辞犀利起来。
  只见下面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呼道“全赖圣皇多年的护持,恩育有加,我等必不敢忘。”
  就在万众高呼煊赫圣山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堆积起一层厚厚的乌云,正浓郁的盖在神农的脸上,像是正孕育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狂风骤雨。
  伏羲在震耳欲聋的宣誓声中听出了浓烈的真诚,这才满意的点头,谦虚说道“诸位抬爱了,我伏羲虽然一心为人族谋取福音,但可惜天不假年,锐性不足了,圣皇之位早就该让贤而居,今日让大家齐聚伏羲山正是为了此事,本皇已然决定,将人族的圣皇之位禅让于轩辕,望诸位可以忠心辅佐,共保人族繁荣昌盛。”
  他言语落罢,下面又是传来了一阵倒吸凉气之声,显然是谁也没有料想到是这个结果,可既然是伏羲圣皇当众宣告的,他们也只能安然受之,毕竟伏羲的威望与贡献摆在那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甘心见此。
  就在伏羲宣告结束后,坐在一旁的神农神色遽然一暗,长身惊起,先是寒眉冷眼的扫了场下骚动的人群一眼,继而冷笑一声道“伏羲圣皇此举尤为不妥,人族圣皇乃是关乎亿万人族的生计事,绝非谁家的一言堂,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做出定案的,更加不允许私相授受,如若不然,偌大的人族还有何规矩可言呢。”情急之下连称谓都变冷了三分。
  此语一出犹如艳阳晴空起霹雳,酷暑当头飘雪花,着实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这话若是由一个普通人说出口也还罢了,最多不过是一笑置之,但神农作为人族三大圣皇之一,其身份地位何其沉重,从他口中道出就有一种异样之味了。
  果不其然,台下经此炸雷入耳,果然变得浮动了起来,所有人似乎还未从伏羲带来的惊涛中解脱出来,很快又被神农掀起的海浪颠覆了进去,形式可谓是一波三折,形势也顿时变得扑所迷离起来。
  苏秦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心中却对神农立时留意了几分,将将就在神农到来之时,他就从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与燧人的风轻云淡相比,神农似乎更加的功力,只是眼下传位在即,恐怕伏羲的面子上不好过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伏羲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暗暗将十指并拢成拳,隐在桌子下,脸上却挂着似笑非笑说道“三弟此言却是不差,但轩辕自幼就跟在本皇的身边,对人族之事可谓是了如指掌,加上不曾有一刻懈怠的耳濡目染,本皇相信他定能领袖群伦,将人族引向一条康庄大道。”
  神农又嘿嘿嗤笑道“话虽如此,但如此大事岂是一个相信就能令众人信服的,伏羲圣皇的眼光,本皇自然是不敢质疑,但轩辕毕竟还只是一个未经风波的稚子,不如历练几年,立些微薄之功之后再加以提拨也不迟,圣皇之位嘛便由真正有资历者担当。”
  伏羲撇着浓密的眉毛,煞有其事的问道“既然三弟这般说,恐怕这个人选早已是胸有成竹了吧,不妨直言说来听听。”
  神农还顾一周后,傲然一笑道“不敢,还顾人族当下,我想再也找不出一个比本皇更为合适的人选,这个人族的圣皇我想还是当之无愧的。”
  燧人一听拍案而起,大声斥责道“住口,三弟你失言了,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值此喜庆之日,岂能由得你胡言乱语,还不速速给大哥道歉。”说完后眼中还打着示意。
  伏羲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不禁微微一叹道“数千年了,你的心思我这个做大哥的岂能不知,可天道轮回机缘易尽,有些事情过去就真的过去了,我们三皇所肩负的使命已经完成,任谁都不再适合做这个圣皇了,否则必会给人族带来灾难,难道你真要眼睁睁的走到这一步吗?”
  神农神目一怔,嘴里却不屑道“胡说,本皇历经磨难尝遍百草,对人族有莫大的功劳,岂会有灾难降临,反而是你那孙子假借祖荫,对人族丝毫没有建树,更无半点的功劳,有什么资格统领人族?”
  伏羲苦劝无果之后,只是无可奈何的笑道“这些年你一心争权夺利,已经荒废了修为,天机之玄再难有一丝的窥探,可轩辕之位乃是上天注定,任谁都休想改变,三弟,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神农哼然一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本皇就告辞了,圣皇之位势在必得,尔等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说完后甩了甩衣袖扬长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