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二百五十六章阴阳绝地

  苏琴眉头深锁,几乎凝结成一个大大的川字,沟壑鲜明,镶嵌着无尽的忧思,虽然冰蚕早就有言在先,让一路紧紧跟着它,然则此刻的他心底却越来越有一种不安,这种感觉正是从那两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中飘摇而出。
  只见一黄一黑的颜色宛如两条张牙舞爪的狂龙,正长着血盆大口在欢迎着自逃罗网者,再看那神秘的玉蚕早已不见了踪迹,苏琴思索再三,缓缓迈着步伐走到了玉蚕消失的那一抹洞口之旁。
  站在边缘之处,苏琴摒住呼吸和心神,聚精会神的向下探查着,可等他意念每每下去之后,总会被莫名其妙的顶了回来,甚至有一部分被撕扯到了下方,越是不知底细之地,总会让人没有底气,可在没有底气也没有选择了,特别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苏琴侧耳聆听了少许,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知道那女子定是按图索骥般的找了前来,此刻唯一的生路就是选择相信玉蚕,犹豫了少许,苏琴猛然纵身一跃,沿着玉蚕的身影进入了其中。
  果然,没有片刻的功夫,一身血衣的女子也走了进来,只是偌大的山洞早已空无一人,四周凝神扫视了许久,她才疑惑般的自言自语道“奇怪,本座一路追逐,乃是锁定了那小子的气息,分明就是进入了这里,为何却空空如也呢?”
  说话的同时,眉眼一转,终于是发现了地下的圆形洞窟,围绕着脚下那两方圆形入口转了几圈后,她又狐疑道“真是越发的奇怪了,来这个世界已然百年有余,却从未听人说起过这里,或许连大祭司都不曾见过,这下面到底通往何处?难道那小子就是进入了其中?”
  嘴里反复的捻动了几句后,女子突然紧闭双眼双手结印,整个身体如是一架风车一般,瞬息的功夫几乎将整个山洞梳理了一遍,继而冷笑道“果然是进入了里面,想要逃脱我血灵鬼母的手掌,简直就是妄想。”
  说完后竟然准确无误的走到了那个阳字入口之前,先是小心翼翼的探查了少许,这才紧跟其后的跳跃而下。
  再说苏琴冒冒然进入里面之后,眼睛很快就被一阵强光刺的瑟瑟生疼,等再次复明之后,整个身体已经安然落地,远远望去,只见这里金光闪烁无边无际,哪怕是用心神与意念探查,仍然看不到尽头。
  正在苏琴茫然无际之时,突然又听到了嗤嗤之声,正是那玉蚕所发出的,与先前的一般无二,顺着声源前去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玉床,此刻那玉蚕正欢快的在上面肆意奔走,仿佛是一个归乡的孩童。
  苏琴心头微动,不禁出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我看你的神态仿佛以前来过此地,你到底是何物种?我从未见过似你一般神奇的蚕类。”
  玉蚕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自顾自的盯着远处的深深迷雾,似乎里面隐藏着一只嗜血猛兽,就在这时,苏琴耳中紧接着传来了脚步声,听其轻重缓急的韵律,正是一路尾随而来的红衣女人。
  冷厉的长啸声如是一把利剑,透过重重的光芒,直逼眼前,同时一道身影也越来越近,逐渐清晰鲜明的映入眼帘,薄薄的嘴唇扯着一抹阴森道“你倒是挺能跑的,可惜到了最后也是白费心血,倒是本座游遍了九黎,也不曾知道竟然有此神异之地,小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苏琴知晓恐怕是要大难临头了,暗中悄然做了一些防备,嘴里却冷哼道“阁下一路的围追堵截到底所为何来?难不成仅仅是为了在下的无心之举就如此大动干戈?”
  血衣女子一边漫步闲庭的观察着四周,一边冷言冷语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本座千里追击?不过那把琴倒是不错,在你手里却是大大的浪费,所以,我决定为其换一个主人。
  只是就在她刚刚说完之后,娇躯猛然一颤,急匆匆的问道“小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本座体内的法力却不受自控的增长?”
  苏琴凝眉直视对方,见其脸色巨变丝毫不像作假,随即又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果然如此,体内的法力如是汹涌澎湃的江河,竟然自发的躁动起来,原本储藏在体内,此刻却像是洪涝喷发,大有冲破堤坝之势。
  法力的增长正是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但此刻的二人却不尽如此,心中大有苦涩之感,这东西就像进食一样,只有经过细嚼慢咽才能慢慢转化成体力,也是一个修士的生存之本,若是一味的囫囵吞枣,到最后无疑会被撑死。
  苏琴转过头,用兽语质问玉蚕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此等不寻常的反应?”直至到了现在,苏琴才隐约察觉,这玉蚕或许是真的不简单。
  岂料那玉蚕竟然嗤嗤笑声出后,接着又口吐人言道“此乃阴阳绝地,尔等不明就里一味的跟随,却不知已然是半截身子入了鬼门关,呵呵,等你们的法力暴涨到一个极端,自然而然就会爆体而亡,嘎嘎,想抓住本姑娘却是难了。”她虽说的风轻云淡,听在耳中也不过是一个年轻女子的语气,却委实让两人心底寒了几分。
  血衣女子神色骤然巨变,像是想起了什么,竟然当场端坐于地,乍见身上血云滚滚,从体内宣泄而出,只是片刻的功夫,已是香汗淋漓,连衣衫都粘在了身躯之上。
  苏琴看得分明,值此紧要关头,她乃是利用了自身磅礴之力,将全身的法力狠狠地向下压制,其实相比于对方,苏琴的体内的境况暂时还无甚大碍,毕竟他的法力不算太高,虽然增长的速度很快,但面临爆发点还有一段距离,反而是那些法力精深之人,一旦进了这里,恰恰死的更快。
  那玉蚕也不只是使了什么法子,不仅通透人语,连人性也把握的恰到好处,只是一眼就看出了女子的意图,反而咯咯笑道“本姑娘还是劝你们莫要做些无畏的抵抗,否则压抑的越厉害,反弹的也会越强烈,还是乖乖享受临死之前的宁静吧。”
  女子抬起了眼皮,整个眼球早已经成为了血红色,呲了呲嘴角冷漠道“倒是本座小觑了你,不过你以为凭借此地就能困住本座吗?简直是痴心妄想,大不了毁了这里便是?”
  玉蚕很是滑稽的舔了舔嘴唇,嬉笑道“没用的,所谓的阴阳绝地须得阴阳齐聚,孤阴孤阳者必死无疑,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们,咯咯,本姑娘真是太聪明了,前些日子被那大蜈蚣追的死去活来,现在终于大仇得报了。”
  苏琴听到这里也终于明白了,满面的苦笑之后,心中却腹诽不已,你为了报仇也就罢了,何苦又连累我呢,哎然一声后问道“既是如此,为何你却能在这里生存?”这一点不只是他,就连那女子也是好奇不已。
  这时那玉蚕竟然又换了一口男子的口音道“因为本少爷乃是雌雄同体,哈哈,这阴阳绝地不仅不是绝地,而是大大的福地洞天,好了,你们还是好好享受死亡前的宁静吧,本少爷要去散步了。”说完后嗖的一声跳下石床,步入迷茫之中消失不见了。
  到了此刻,苏琴心中反而不甚焦急了,微微看了一眼远处阴晴不定的女子,赫然噗嗤一笑,继而缓缓走到了石床前款款而坐,根本看不出是一副死前的模样,就在这时,他兀的看到了石床的中间镌刻着一行清晰的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