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难容也要和你谈恋爱 > 第二百八十一章爱在彼岸

  随着锦素的血泪被寒风吹散之后,彼岸河畔的彼岸花也飘然翻动起来,似乎无间鬼城之内从没有起过这么激烈的风,彼岸花扭动着身子,纵情的摇曳起来,就在万花摇摆之间,从繁密的花丛中裸露出一块儿色泽鲜艳的青石。
  没有了彼岸花的覆盖,青石看上去异常显眼,不仅仅是颜色上的格格不入,更是上面雕刻着三个大字令人瞩目,洋洋洒洒的映在青石的表面上,正是‘三生石’。
  苏琴站在彼岸河畔如是一根深入泥淖的柱子,纹丝不动之余连眼睛都不曾眨过,只是神情莫名的盯着三生石,锦素那句弱弱的言语,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刺进了他的耳朵,可此刻除了选择转身回避之外,他不敢显露出丝毫的表情,不怕给点滴的希望,而是怕自己不能装作如此绝望。
  寒风不只是吹散勒令花海,更是深深地侵袭进了锦素的身体,让她整个人脚下都是一软,微微颤抖的娇躯似乎比那些花都要孱弱几分,随着目光落在花丛之中,她自然也是看到了三生石的字样,只是此刻看上去却是这般的凄惘,只见其咬着唇角嗤嗤笑道“三生石!活一生痴一生,念一生痛一生,盼一生忘一生,三生一过生生皆错。”
  短短的几句却像是锦素三生的总结,从最初的相遇,似乎那一生就已然注定,只求安然的活着,痴痴地爱着,深深地念着,长长的通着,终于好不容易才可以甜甜的盼着,转眼间只能恨恨的忘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将心事不知沉溺了多少之后,锦素缓缓抬起脑袋,双眸泛红淡然说道“你虽然选择了不是他,更是选择了忘记,可锦素却不能,哪怕是过了生生世世,锦素只为一个人而存在,那就是苏聿,所以我会等着他回来,哪怕在这里荒废了轮回,受尽了苦楚也在所不惜。”
  苏琴虽然让正面尽数的隐藏在前面,但锦素还是从背部的颤抖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继而又听其怅然苦涩道“你又是何苦呢,就算等下去又能如何?三生石虽然注定了三世情缘,但还是抵不过苍天的玩弄,你我终究还是差了一生的缘分,天道无情造化弄人。”
  锦素听后瑟瑟笑道“天道无情人却有情,造化弄人人不自弄,我不知道三生石有何奥妙,更不知道天意何为,但我有一颗执着的心,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放弃的。”
  到了这一步苏琴心如刀削,整个人站在彼岸河畔默默不语,随着寒风的飒飒吹彻,整个身体就像一株干枯的柳树,只能被冷意侵袭着。
  就在这时,从远处飘来了几道淡淡身影,俱是身着白衣手持利器,很快就到了眼前,冷冷的瞧了锦素一眼后,凶神恶煞般的说道“你可是锦素?阎王有令,速速捉拿你回去受审,这就跟我们走吧。”
  锦素盯着几道鬼影,暗自摇头道“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除非魂飞魄散。”简短的一语透露出的却是浓浓的死志。
  几个鬼差神色一怒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想魂飞魄散我就成全你。”说着几位鬼差一拥而上直逼锦素而去。
  可就在这时,苏琴一步踏出挡在了前面,面色阴郁之下,凌厉的一掌就将鬼差逼退了,他身形虽然不甚高大,但此刻挡在前面却足以为锦素遮蔽了风雨。
  眼见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地藏王菩萨恍然而现,先是复杂的看了看苏琴二人,这才对鬼差说道“你们暂且退去,此事就交给我处理吧,回去禀告阎王,暂时搁置对锦素的处置。”
  锦素眼色迷离的望着地藏王菩萨,脑海中缓然闪过一道身影,当即惊呼道“是你?若我记得不差,你应该是当年的那个孩童,你怎么会在这里?”
  地藏王菩萨甚是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叹息道“其实我很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与你见面,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今日我却是来破坏你们的,有些事情并不是靠执着与不屈就能解决的,你与苏秦的缘分在此生已然到了尽头,再纠缠下去只回换来无尽的痛苦,还是听我一句劝,放手吧,好好珍惜此次轮回的机会。”
  锦素压下沉甸甸的脑袋,嗤笑道“放手?就在我亲手刺下那一刀的时候已经放手了,既然是缘分已尽我又岂会强求,只是想再见到苏哥哥一面,只要能见到苏哥哥,就算是死又何妨,可这个愿望却是不可实现的奢求,苏琴不是苏聿,我除了一直等下去又能如何?”
  锦素的无奈与执着像是两只重重的拳头一样,狠狠地击打在苏琴与地藏王的心上,后者沉吟少许道“罢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再帮你一次吧,苏琴乃是重神者,与你的情缘已然断绝,若想使其记起当年之事,只有一个办法,便是从三生石内将他的命迹抽出来,不过这个方法千万年来从未有人试过,结局如何就看天意了。”
  苏琴与锦素听后俱是轰然变色,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此刻在二人心中却是不同的思量,锦素惊变的面色中带着无尽的喜意,双眸霍霍发亮道“如何才能将命迹抽出?还请直言相告。”
  地藏王菩萨摇头笑道“这就要看你自己的了,爱是付出与奉献,更是一种无私的成全,要知道,世间最坚硬的是心肠,最广博的却是感化,不论是人心还是石头,只要能令其感动,我想自然而然便会水到渠成。”
  锦素嘴里反复咀嚼着,如是丢了灵魂一般走到了三生石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冰冷的石头,回想着二人从最初的相遇与相知,手指不知不觉的在三生石上刻画了起来,现在的她已经是灵魂之体,全身的法力已然十去其九,想要在石头上刻出字迹却是异常艰难,每一横每一竖都是在用生命去琢磨。
  仅仅是第一个字时,锦素的手指已然被摩擦的龟裂开来,滴滴的鲜血顺着三十石流淌成一道鲜艳的河流,苏琴在不远处甚至能听到皮肉裂开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骨头的磨砺之音,这细小的声音如是音符一样拼命的向着心里钻去。
  每一画更像是一柄刀子,在他的心上刮,不觉间他脸色已经成了一片森白,正要上前阻止之时却被地藏王拦了下来,只听其说道“这是她最后的一点希望了,你不该去阻止的,成与不成尽力就好。”
  锦素此刻早已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心中只有一道身影在徘徊,所谓十指连心,此刻对于她而言却没有丝毫的感觉,连十指被磨掉了半截更是浑然不觉,只是思念潺潺心潮漫漫,一笔一划之间刻画出的却是难以磨灭的回忆。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她终于停了下来,此刻的三生石平滑的表面上印着密密麻麻的血红小字,再看锦素的双掌,仅仅是剩下了两个光秃秃的掌心,那纤细修长的十指早已被磨灭的看不出任何美感。
  风声飘过,却吹不散她痛彻心扉的哭诉,这一刻天地似乎成了聋子,根本没有丝丝的回应,悲苦之下,锦素用脸贴在三生石上,低声哀求着什么,无果之后,竟然用头狠狠地碰撞着三生石。
  就在这个时候,三生石骤然爆发出一道光泽,直将锦素推出了数丈,上面的自己像是一只只眼睛,一眨一眨之后很快又熄灭了。
  地藏王菩萨死死地拉着苏琴的手臂,哎然叹息道“既然尽力了就不必再执着了,三生石既以三生为名,绝不是夸夸其谈,苏琴已经历经三生之劫,而你却始终差了一世,一切都是定数,莫要强求。”
  锦素只是倔强的摇着头,再一次走到了三生石的前面,站了许久之后,竟然笑语盈盈道“三生三世,既然尚缺一线我当以命补全,呵呵,这是我欠苏哥哥的,只要能让他回来,锦素虽死无憾。”
  苏琴奋力振开地藏王的手臂,嘶声怒吼道“够了,这样下去你会魂飞魄散的,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就算苏聿回来又能如何?难道这就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锦素眉眼露着淡淡的笑意,望着苏琴摇头道“你不是苏哥哥,你不会懂得,这是我欠你的,却不是欠苏哥哥的,锦素很快活,终于能干干净净的见到他了。”说话的空间只见锦素浑身爆发出一股熊熊的烈火,却是她利用最后的一点法力埋葬了此刻最美的笑容。
  苏琴一声凄厉,猛然的扑倒了三生石旁边,本想出手相求,恰时看到三生石如是一张大口,眨眼间将燃烧的锦素吸到了里面,同时,从其中射出一道绿光,直挺挺的钻进苏琴的眉心之中。
  梦醒了,人走了,平静的三生石依旧耸立在彼岸河胖,若是细心观察,之前锦素刻画在上面的血红色小字,如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飞跃而起,盘旋在苏琴的头顶,很快就如潮水一样涌入了脑心之中。
  过了片刻,地藏王菩萨悄然走到了苏琴的身边,拍着其肩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你终于回来了,总算是没有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苏聿眼角躺着两行血泪,痛声道“回来又如何?生无所欢不如一去不归,这纷彩的天地之间却是这般的无趣,我终究是失去了最为宝贵的回忆。”
  只见地藏王菩萨哈哈大笑道“那倒未必,你看看她是谁?”
  苏聿回首之间,只见三生石前立着一道娉婷的身影,柔媚挂笑,素颜娇俏,脆生生的说道“苏哥哥……”
  这一刻,彼岸河畔卷起一幕炽烈的红光,一朵朵彼岸花从枝头纷飞而起,尽数落在了两道相拥的身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