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抹浮生只为一梦 > 收束

  东坤与琢薇一起走的次数多了难免会被人看见。为了防止重蹈覆辙,琢薇告诉东坤以后不要再这么明显的来找她了,他们俩可以通过电话联系的。
  闻言东坤万分犹豫:一方面自己其实是想每天都能够见到琢薇的,而另一方面却又担心这样做打扰到了对方,更害怕她因此再受到了类似以往的伤害。
  “好吧,那你有空的话,咱俩再联系。”
  明明是那么的希望伸手将你紧紧搂进怀里,却又只能无可奈何的目送你离去,这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在遇见了无力改变的现实后,正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愁苦,在东坤心中不断徜徉,泛起阵阵涟漪。
  从此东坤在学校里也带着手机,只为等到琢薇放学回家后能够准时的联系她。为此他不知与老师打了多长时间的持久战,与家人吵翻了多少次,他在意的只是与琢薇通话的时长而已。
  “我什么也不怕,就怕她放手。如果有一天没有了她的支撑,我恐怕就会不停地坠落,掉到那没有尽头的空间。”
  如同一片掉落的树叶,脱落了,就再回不到原点。失去了琢薇,东坤就会陷入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以往挣扎的目的何在,而今后为之奋斗的目标又何在。
  临近高三,东坤看手机的次数愈加频繁,他惶恐哪一天琢薇说不定就跟他断了联系。一次再像以往给琢薇打电话时,对方过了好半天才把电话接起。
  “喂,东坤,有什么事吗?”
  “啊,那个,没什么,反倒是你,怎么了嘛,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我忙着复习呢,都要高三了,不能像以前那样悠闲了。”
  电话的那头,少女轻轻抚弄自己秀丽的长发,甚是扭捏的说道:“对不起东坤,这么说可能有点唐突,但是咱么俩以后联系的次数能不能减少些?你看高三学习这么紧,而且我爸妈这几天也察觉到我电话打的特别多,他们都怀疑我又处对象了。。。。。”
  少女话语的后半部分,东坤已听不进去了,他的脑海中只响彻有一句话:能不能减少联系。
  “喂,东坤,你在吗,在的话请回答我。”
  泪水在眼里打转,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厚脸皮的拒绝,“啊,我在的,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也确实打扰了你不少,总之高三这一年请加油吧。”
  “东坤你怎么了?我听你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少女轻咬下唇,握住电话的玉手不经意间加重了力度。
  “我?我没事的,可能外面风大你听错了,总之就这样吧,你好好复习啊。”
  挂了电话,东坤放声嚎啕大哭,长了这么大头一次哭的跟个狗似的。
  他不停的劝自己还有机会,这仅仅只是个短暂的分离而已,可为什么自己这么窝囊,好像个娘们一样,眼泪就是止不住,声音就是停不下来?
  高三一整年,他没敢给琢薇打电话。一年里他过的浑浑噩噩的,学了几门技术,偶尔出去招揽活干,每天朝九晚五,却又不知自己究竟忙活了啥。
  在高考前放假那几天,东坤反复看着电话名单上琢薇的名字,恍惚中竟失手打了出去,铃声响起,对方那边却接了电话:
  “喂,东坤吗?好长时间不联系了,你这段时间还好吗?”
  “啊,好长时间没联系了琢薇,我一切都好,你呢?你怎么样?复习都挺好的吧?”
  没有回话,手机的另一端沉默了很久,东坤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我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怕自己会考不好。”声音传到耳朵里,东坤的心都碎了。
  “琢薇,不要紧张,你可以的,你那么聪明,怎么会考不好?”东坤急得直跺脚,本想着找些动听话来好好安慰琢薇,却发现自己跟本没那两把刷子。
  寻思半天后,东坤鼓足勇气道:“琢薇,你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吧!”
  那年的南湖湿地公园里,东坤与琢薇时隔一年后再次相遇。少女一身淡黄色长裙,映衬着盛夏的暖阳,在微风中缓缓徐来,不是仙女,却又让仙女都自愧不如。
  琢薇还是以前的琢薇,不同的是东坤却变了许多,粗大的双手上磨出了很多水泡,皮肤晒得呦黑,身子骨比以前更加结实。但最为明显的是他给人气质上的改变,若说以前的东坤令人感觉到的是放荡不羁,那么现在的他只能用成熟老练来形容。
  “走吧。”收回从琢薇身上的视线,东坤脸颊不禁一热,快速的向前走去。
  轻轻捋顺脸庞被风吹起的青丝,琢薇故作不开心的声音说道:“你跟其他女生走在一起,难道就是这样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向前的。”
  “这个,没有,我也没跟其他女孩走过,不是,我的意思是对不起。”尴尬的停下双脚,东坤明显有些语无伦次。
  小步走到东坤肩旁,琢薇俏皮的说:“出发吧。”
  眼前一幕,似乎把东坤带回了一年前,在那里,少年双手推着自行车与一位少女缓缓的并肩前行。
  一路上,东坤多次想试图牵起琢薇细嫩的手掌,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慢慢地走下去,但在他的内心斗争良久后,垂在空中的手也只能不甘的放下。
  “琢薇,我不是很会说话,你知道我读书不努力,也找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说给你听。但是我是真的希望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始终都相信你。”
  呆呆的望着东坤,琢薇的双眼有些迷离。
  “当然,不管我怎么说,你也不可能一下就释然了,我听说出来散心能放松心情,别的地方我也没怎么去过,所以就选了这个地方出来了,如果不好的话,给你添许多麻烦了。”
  “不,这里就好,又是山水相依,又是鸟语花香,多么怡人。”
  吐出一口气,东坤觉的自己的努力还好没算白费,这也算多少帮到琢薇了。
  “东坤,你真的变了,变得我有点不认识你了。”
  眨了眨眼,东坤有些不解“我吗?可我觉的我还是原来的我啊。”
  猛地扬起湖边的水洒在东坤身上,琢薇的笑容在水滴中熠熠闪光“说的也是,还是以前那般不开窍。”
  湖中心处,一叶小船静静的划过水面,船上东坤与琢薇相视而坐,少女嬉笑道:“这样做好像在约会呢。”闻言的少年脸涨的通红,都有些不好意抬头直视,只好把头偏到一旁。
  “东坤,今天真谢谢你了,我感觉舒畅多了。”话语中微风拂过,吹拂着湖面墨绿的睡莲,吹拂着爱情这朵怒放的花朵。
  渃钧姐摆弄着手指,疑惑的问道:“听这样,你俩进展不错,可为什么你在这借酒浇愁呢。”
  一瓶啤酒灌进肚里,东坤苦笑道:“前几天高考结束后,他们开了毕业典礼,典礼当天她以前的男朋友又向她表白了,请求她复合。”
  我的亲娘四舅奶奶,这个男的玩的真是一手好牌,如此先抑后扬的做法我也实在无话可说了。
  “那她呢,她怎么想的?”摁住东坤举起酒杯的手,渃钧姐一脸焦急。
  “听她的同学讲琢薇好像一直没能放下她的前男友,更何况典礼那天也没当面拒绝那个男的,大家都说十有八九又是好上了。”
  “怎么会。。。。”一手捂住粉红的嘴唇,渃钧姐也是没能继续说下去。
  这时楼下一阵嘈杂声,不久一亭亭玉立的少女急忙忙的赶了上来。
  “东坤”
  一句话喊醒了东坤,也喊醒了我和渃钧姐。
  少女明显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半天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琢薇,你怎么。。。。”
  “你才是,我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你都不接,最后要不是你妈打回来的我都不知道你在哪。”
  东坤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我手机忘家里了,但是琢薇你不应该,应该在别的地方才对啊。”
  “我能在什么地方,你说啊,你为什么不说了,为什么不说你喜欢我了?”
  少女此时脸上一抹红晕,双手紧张的都在发抖。
  “你不应该在你前男友那吗,你又没拒绝他复合的请求。等等,你要我说什么?”
  “谁要跟他好了,没当面拒绝是给他留台阶下,我对他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那个人就是你,而偏偏你又迟迟不跟我联系。”
  东坤愣住了,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自己是不是哪一刻已经醉倒了,现在发生的这些都只是梦境中的事而已。
  “东坤,你觉得我怎么样,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愿意跟我交往的话,就做我男朋友吧。”
  玉手微微前伸,东坤哭着拉住了她的手,一把把她夺进怀里。这只手,想必东坤一辈子也不会放开。神啊,如果眼前这一切真的只是做梦的,那么就让这场梦我们一直做下去吧。
  琢薇姐,相信我,你真的是很幸福的。为了你,从不背课文的东坤,在专栏前反复背诵你的文稿,并用电子稿打印出了你的文章;从不做亏心事的他,为了你,甘愿冒名成为一名小偷,在众人面前弯腰;为了你,即使“臭名昭著”也未曾辍学的他离开了学校;为了你,不轻易流泪的他哭的跟个狗似的。
  有时爱情很艰苦,也很简单。东坤与琢薇姐之间的爱情究竟产生在哪件事上,我无从得知,或许是在那一次公园“约会”,又或许是在第一次见面就已经开始了,但如今望着紧紧相拥的二人,我觉得这已然不重要,我只需献上深深地祝福就足以了。
  好梦不醒,我们不散,来来来,让我们开饭好好庆祝一下这对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