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调情深:总裁大人太宠了 > 第二十六章我是伍峥的女人

  看着眼前的红灯,林晚清心中一片焦急,伍峥上次因为小龙虾过敏是因为她导致的,这次也是因为她,让她的前未婚夫在背部看了一刀,林晚清内心上下波动起伏。
  “伍峥,你一定要没事,不然,我不会原谅自己的,你一定要没事。”
  林晚清双手紧握,眼中因为哭泣,两眼通红,在急症室的门口走来走去。
  “你好,你是林晚清吗?”
  听到警察的话,林晚清点头道。
  “林晚清,我们需要一下你的配合,来指正你的前未婚夫,请你跟我们细说一下经过过程。”
  林晚清听到警察需要录口供,就向身边的助理米雪点头示意,米雪知道林晚清的意思,让她时刻注意急症室的情况。
  “林经理,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林晚清跟着警察去了医院一间安静的房间,完整的告诉了警察的她前未婚夫蓄意谋杀的经过,并对她的前未婚夫提起了诉讼。
  在林晚清的配合下,警察做好了笔录,就离开了。
  在警察走了之后,林晚清来到急症室前,看着已经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伍峥还没有出来,林晚清心中强烈的自责中。
  “米雪,医生还没有出来过吗?”
  “总经理,你别急,应该马上就结束了,我们在等等。”
  林晚清知道急不来的,眼中一直看着急救室的灯,希望快点变绿,来来回回的走。
  “总经理,你看,急救室的灯变了,快,我们快问问情况。”
  林晚清听到助理米雪说灯变了的时候,瞬间冲到急救室的门口,等待着急救室的门开启。
  此时的林晚清感觉时间很慢,慢的她想要冲进急救室里边去,急救室的门慢慢打开,这让林晚清焦急的不行。
  看到医生走了出来,林晚清激动地抓住医生的手腕。
  “医生医生,里边的人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吗?身体有没有后遗症之类的问题。”
  林晚清的问题,让医生说不出来话,医生终于在林晚清说话的一个间隙中抢话道。
  “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吧,对于您刚问的问题,其实您想的太多了,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伤口并不是很深,只是因为流血过多,病人昏迷不醒,只要调节调节身体,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林晚清听医生这么一说,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掉了下来,看到正躺在急救室手术台上的伍峥,林晚清终于有了一丝曙光。
  “你们先让一下,让病人先去病房里,让一让。”
  一名护士轻喊,林晚清退到一边,看着伍峥出了急救室。
  “医生,请您务必用最好的药物,让他尽快苏醒,谢谢您。”
  林晚清现在的神态,经不起在折腾了,内心脆弱的她在也经不起刺激了,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
  “行,那你们现在去看看病人吧,但是不要大声吵闹,影响病人的苏醒。”
  随后医生离开了急救室的门口,林晚清也想着伍峥的病房走去。
  伍峥原本在多人房间的,但是林晚清怕影响到伍峥的苏醒,向医院提起申请,将伍峥调到了单独的房间。
  林晚清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伍峥,眼中慢慢地留下一滴眼泪,心中自责,内疚的感情不断地闪现。
  林晚清的一滴眼泪滴到了伍峥的手上,伍峥的手轻微的动了动,这让此时正在哭泣的林晚清激动不已,看着伍峥慢慢睁开的双眼,林晚清站了起来,她太激动了,自从伍峥昏迷后,她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了。
  “伍峥,伍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看着眼前激动地林晚清,见她并没有受伤,伍峥嘴角轻微的上扬。
  “你还笑,你昏迷的时候,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居然还敢笑。”
  林晚清上前抓住伍峥的是手,好像是劲用大了,拉动了伍峥的伤口,让伍峥呲牙裂口。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好好地看看你。”
  伍峥并没有怪罪林晚清手掌轻微的抬起,摸向林晚清的脸,眼神柔和,看着眼前的傻女人,眼睛无神,面容憔悴,心中心疼不行。
  “晚清,你没事吧,最后那个畜生没有伤害到你吧。”
  林晚清看到眼前苏醒的伍峥,居然第一句话就是问她有没有事,再也把不住眼中的泪点,轻声哭了起来。
  伍峥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晚清,你怎么了,怎突然哭了,我这刚醒了你就哭了,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眼前的人既然还有心情调戏自己,不知道受伤的是他吗?
  “坏蛋,你还有精力调戏我,你是不是好了,居然有心情调戏我。”
  林晚清嘴巴微起,眼中有微怒,向着伍峥看去。
  “坏蛋,你当时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给我挡那一刀,你不当说不定就是我躺在这里了,你真傻。”
  “你个傻女人,你是我女人,我不可以让你受到伤害,你被人砍一刀,我无法忍受,当时的我,并不能让你受到伤害,所以只能让我来承受。”
  伍峥的情话深深地敲击着林晚清的心,林晚清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弯腰向伍峥深情一吻。
  伍峥对于林晚清的一吻,身上的疼痛仿佛消失一般,如果不是自己受伤,伍峥此事会有发挥自己的狼性。
  “伍峥,你先别说话了,你才刚醒,很虚弱,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我先去给你买点粥喝。”
  林晚清将伍峥身体放到他舒服的位置,就出了病房门。
  伍峥见到眼前正在消失的女人,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休息起来。
  林晚清买好吃的,看到伍峥睡着了,并没有打扰他,看着伍峥的脸,林晚清痴了,想起了太多的关于伍峥和他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伍峥终于能下床走动了,这几天都是林晚清在照顾伍峥,白天工作,晚上来这里照顾伍峥,将林晚清的休息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
  这几天,林晚清也将他昏迷后的一切告诉了伍峥,告诉他,因为他的那一拳,让他的前未婚夫失去了行动力,才救了他,随后被警察抓走了,正在审问中。
  伍峥知道后,让林晚清自己看着办,因为有些事情不能他出面,只能林晚清自己处理。
  一天,林晚清在将准备好的午饭拿进病房的时候,听到里边有一个女人的说话声,小心翼翼的听到。
  “伍峥哥哥,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啊。”
  林晚清一听这不是谷雨微那个女人的声音吗?她怎么来这里了?
  一大堆的问题让林晚清头大,怎么那里都有这个蠢女人的出现啊,走进病房,林晚清看向谷雨微,对方也看向正走进病房,手上拿着午饭的林晚清,一时间病房中充满了火药味。
  林晚清率先说道。“谷小姐,什么风将您出来了,居然来这里?”
  “林晚清,你知道伍峥哥哥受伤了,居然都不告诉我,你这个女人。”
  谷雨微看到林晚清的时候,心中妒意就慢慢地升起了,口中并不客气的对着林晚清怒吼着。
  “谷小姐,这里是医院,并不是你家,你如果这里撒泼,不合适啊,你自己看着办昂。”
  “还有就是,谷小姐,伍峥还在康复中,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你先离开,伍峥得休息,必不能被打扰。”
  谷雨微听到林晚清的话,那口中的话语,好像以为自己是女主人一般,说起了逐客令。
  “林晚清,如果不是我看到新闻上关于伍峥哥哥的事情,多次打通才知道伍峥哥哥在这里,你是不是都要将伍峥哥哥藏起来了。”
  林晚清仿佛没有看到谷雨微一样,并搭理她,将午饭放到桌子上,看了伍峥笑了笑,与此同时对方也向林晚清回应道。
  林晚清将东西放好后,转过身看着谷雨微。
  “谷小姐,我不管你怎么来的,你如果想在这里看看伍峥,我不介意,但是能否请你安静些,伍峥不能被人吵到。”
  谷雨微还想说话,但是知道伍峥经不得吵闹,眼神中的怒火犹如火上爆发一样看着林晚清。
  林晚清看着愤怒的谷雨微看着自己,丝毫不在意,将伍峥轻轻扶起,伍峥做好后,林晚清喂起了伍峥。
  谷雨微看到林晚清在喂伍峥吃饭,没想到他们俩居然发展到这样了,再也无法忍受,上前挑衅。
  “林晚清,你也就在我不在的时候这样,你居然会以为你能成为伍峥哥哥的女人,你太可笑了。”
  林晚清并没有搭理谷雨微,在她眼里谷雨微现在就犹如发疯的母狮子,并不愿意搭理她。
  可总有人不愿意听,伍峥的眉毛轻微的抬起。
  “雨微,不要太过分。”
  谷雨微听到伍峥居然说自己过分,更加激动了,谩骂着林晚清,林晚清可以忍受他人地谩骂,但是不能允许眼前影响伍峥。
  “谷雨微,我在告诉你一遍,这里是医院,请你离开,我不想在这里和你争吵。”
  谷雨微再次听到林晚清的逐客令,愤怒的不得了。
  “林晚清,你以什么资格来让我离开,你配吗?”
  林晚清再也无法忍受谷雨微的挑衅了。“我告诉你,我是伍峥的女人,你并不是,现在请你马上立刻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