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调情深:总裁大人太宠了 > 第一百四十九章坏事要来了

  因为伍峥的强势和霸道,所有董事都默不出声,很怕伍峥一气之下,在背后摆他们一道。
  林晚清内心松了口气,终于不在用担心受怕了,如果今天没有伍峥的到来,那么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去处理一下此时发生的事情。
  “行了,该走的我就不留你们了?”
  “你们这是要让我将你留下来吃饭吗?我可是眉头太多时间昂,你们可要想好了,我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伍峥扫了一眼这些董事,他内心的愤怒此时已经从眼神完整的透漏出来了,伍峥此时根本不想别的,只想的是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些惹我,来这里欺负自己的女人,如果不让他们吃点苦头,真的以为自己是泥捏的?泥人也有三分气,还想着干嘛?飘了吧。
  “不…不…不…”
  “我们马上走,可是,伍董,那公司的事情?”
  一个董事颤颤巍巍的对着伍峥说话,他被伍峥的气场压的有些喘不上气了。
  伍峥眼神犀利,就这么看着这个董事,自己刚才已经说明问题解决的方法了,还想要干嘛?
  “我说过了,你没听到吗?还想要我重复一遍吗?”
  伍峥口气有些怒气哄哄,压的那位董事后背全是虚汗。
  “行,我懂了,伍董,你不用重复,我们马上抢走,马上走。”
  “快…快…快…走,还想什么呢?不由还想让人家伍董请你们吃饭啊,快走吧。”
  说着这位董事第一个走出了林晚清的办公室。
  这引起了很多董事的鄙视,第一个开头欺负林晚清的也是他,现在第一个离开的也是他,这个人就是个胆小怕事,欺软怕硬的人,惹不起的赶紧走,惹得起的落井下石。
  伍峥直勾勾的看着众位董事离开,眼神盯着这些董事的身影,仿佛已经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等所有董事都已经离开后,伍峥看着林晚清。
  “米雪,你先出去,有事情我再叫你,你出去吧。”
  “是,伍总,有事情你在找我吧。”
  米雪也看出来伍峥是想跟林晚清说着事情,也就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很知趣的离开了。
  等到米雪也离开了,伍峥看着林晚清,叹了一口气。
  “你呀你,有什么事情就不能跟我说嘛?要不是米雪通知我,我都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你怎么那么倔强呢。”
  其实伍峥最大的生气不是因为这些董事一起来联合评判林晚清,而是最生气的是林晚清居然没有告诉他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他今天没有来,那么这件事情如何解决?那不就是林晚清受气了吗?这让伍峥心疼都来不及呢,伍峥很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林晚清不告诉自己,自己也很是没有办法。
  “我这不是来不及嘛,如果不是米雪突然间告诉你,我也没有想到去找你了,你还来怨我。”
  林晚清有些气鼓鼓的样子,自己又不是不情愿,不是不想告诉伍峥,有些事情又不是自己能够确定,突然间来了这么多董事联合一起评判自己…自己能怎么办呢?伍峥怎么不相信这件事情呢?他怎么就不能相信自己呢?
  伍峥看到林晚清的样子心疼不已,一句话也不说了,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林晚清,那种心疼的眼神慢慢的散发出来。
  “好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心里也有委屈,我不会再说你了,你也好好想一想,有些事情你可得必须告诉我呀,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怎么能帮你呢?我的女人不能让别人来欺负你,只能让我来宠着你。”
  “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你不可能被别人欺负,要是欺负,你也只能是我来欺负,别人不允许。”
  林晚清听到伍峥的这些情话,有些脸色发红,被自己宠爱的男人这么说,搁谁心里谁都会特别开心的。
  林晚清委屈的瞪了伍峥一眼,伍峥的这些情话让她有些害羞。
  “你如果以后再这么说我,那么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你了,你这个样子让我很伤心呢。”
  林晚清气鼓鼓地说道,他也不怕伍峥生气,主动权在自己这里,她想生气就生气,女人的脾气可是说变就会变的,就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伍峥看到林晚清这个样子,有些痴迷,在林晚清的办公室里调戏了一会儿林晚清就离开了,因为他的公司也有些事情需要他,他并没有在这里一直跟林晚清调情。
  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林晚清想起了魏思琪,这几天魏思琪一直在家里并没有出门,这让林晚清很是担心,所以她一点都不放心魏思琪。
  但是想到魏思琪的这个状态,自己现在不能去看了,看她并不合适,所以林晚清也是时不时的去看望魏思琪一眼。
  就在这天,林晚清还是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去找魏思琪,可是此时魏思琪的家还是在关着门,林晚清摇了摇头,打开门进去后看到魏思琪躺在床上,眼神无精打采的。
  “思琪,出去走动走动吧,再这个样子你会待垮的,你必须要知道,一个人如果天天在躺在床上那么躺着,发生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身体拖垮了,那么还有比身体更重要吗?”
  对于林晚清所说的这些话,魏思琪无动于衷,也不看林晚清一眼就这么盯着天花板什么也不说。
  林晚清对于魏思琪的这种状态也是很无奈,上前做在魏思琪的旁边,一只手抓着魏思琪的手说道。
  “一个男人而已,自己不用那么在意,你可要想好了,一个人并不是为了一个男人而活,什么事情想不开呢?那样的男人真的值得你付出吗?你难道一直没有想清楚吗?”
  “思琪,难道你真的想不通吗?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你付出吗?身体拖垮了,再有再多的感情也不重要了,你怎么就不能想清楚呢?”
  “思琪,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欺骗了你的感情,他不止欺骗你的,还欺骗了他的家庭,如果没有这样的话,他的妻子怎么可能来找你?你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只是给你的谩骂以及一个侮辱…你可想清楚了,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来的,只要你过了这个坎,你的人生将有一个另一个精彩的舞台,放下吧,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因为听了林晚清的一些话,魏思琪终于想明白了一些,慢慢的眼神中泛起了一点泪滴,然后抱着林晚清大哭起来。
  林晚清看到魏思琪这个样子,心中也是有些难受,就这么让魏思琪抱着自己,心想让她哭吧,哭出来才好受一些。
  就这样,魏思琪慢慢的恢复了一些,但是因为上次云凯的妻子在魏思琪的公司大闹了一场,惹得魏思琪也不好意思再回去上班了,因此魏思琪也辞掉了那公司的工作。
  林晚清将魏思琪安排到了自己的公司工作,想着在自己的公司里也能帮助她一些,正好也能时常看看魏思琪,怕她再有一些问题怎么办?
  就这样,魏思琪在新公司里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渐渐地也慢慢向着常态恢复。
  林晚清怕将魏思琪安排到别的地方,有些不放心,就叫魏思琪安排给了米雪带着,这样有什么事情她也能提前知道。
  虽然林晚清将魏思琪安排给了米雪,但是毕竟魏思琪是刚刚来公司的,很是受到许多人的排挤,幸好,在林晚清的帮助下,魏思琪有什么事情,林晚清都能帮得上忙,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一些事情。
  就这样,事情慢慢的恢复到了一切正常的状态,再也没有那些烦躁的事情产生。
  但是并不代表伍峥此时没有烦恼的事情,偏偏这个时候谷雨微找上了伍峥,伍峥很是头疼。
  而谷雨微找伍峥的意思就是想着劝伍峥别再跟自己的父亲在作对了,不然谷雨微很怕伍峥受到伤害。
  可是伍峥并不想见他,在这几天里谷雨微一直在找伍峥,伍峥不见她,让她又气又恨,偏偏这个时候,康萝还不忘落井下石。
  “真是没本事啊,连一个男人都搞不定,你还能干些什么?这点事情都办不到,真是很难放心让你办大事情啊。”
  康萝冷嘲热气起来看着谷雨微,根本不在意谷雨微愿意听不听,只要自己开心就行了。
  “被伍家扫地出门的女人有资格在我这里说废话,连这一点都不清楚,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你可要想清楚,你现在只是我们的合作方,而不是这里的主人,你什么都不是,你就不要在这里跟我装些什么,你应该清楚。”
  康萝并不在意谷雨微说着什么,她知道只要是能够对付伍家就行,只要这样她随便别人怎么说,自己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自己内心中的事情他们永远不可能知道。
  “你光对付他的女人有什么用,该对付的应该是伍峥,只有给他制服了,伍峥才能听你的话,不然伍峥眼里永远看不到你。”
  谷雨微听完康萝说的这番话,脸色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