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调情深:总裁大人太宠了 > 第一百六十九章记者的骚扰

  就在此时,那个吸毒分子听到新闻的消息,状况越来越大,感觉事情不妙,准备脚底抹油赶紧离开,不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他很怕坐牢,很怕警察知道他是一个吸毒的人,如果让警察知道他是一个吸毒的人,更还害死了两条人命,那么他不死也没有别的活路了。
  林晚清此时并没有打听自己游乐场的员工有没有离开,如果她只是细心一点,她打听一下到底有谁害怕离开了,那么她也就会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有问题,本来她就以为这件事情就有很多的疑问,可是,现在让林晚清根本没有其他的注意力来注意到这一点。她现在满心都是那对母子的丈夫南城的事情,这个男子南城非常的难缠,不可能就简简单单的了事。
  魏思琪突然间酒精中毒这件事情让林晚清很是害怕,林晚清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会对它下手,这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突然间被别人背后阴了一下,还差点儿害死自己的性命,还让自己最好的闺蜜魏思琪受到了伤害,林晚清心里深深的自责,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到底有多少人想要伤害自己。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为什么所有人要这个样子?难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吗?
  林晚清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近期一直想着以前所经历的事情,这些过往让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所有人都厌恶自己,伤害自己,这一切难道就没有个终止么?林晚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就在林晚清思考接下来如何去做的时候,事情发展的状况越来越大,事情的走向让林晚清越来越迷茫,这到底是为什么?当许多媒体听到林晚清公司状况越来越严重的时候,知道其中的问题越来越有趣了,赶紧纷纷来到林晚清的面前,询问林晚清相关的问题。
  林晚清看到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媒体人员,有些发蒙,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跟阴魂不散似的,自己都受伤了,还来这里问这问那的,不知道这很打扰人家的隐私嘛,这件事情还没有个事情的结果呢?来来回回向自己问这些事情,为那些事情的有用吗?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呢?来这里问自己,自己怎么回答他们。
  一个报道社的人向林晚清突然间问道。
  “林总,您能说说您这次对这件事情的感叹么?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个人死亡?您能跟我们解释一下嘛?我们想听一听您怎么说的。请您跟我们说一下吧,谢谢你。”
  听到这个记者所说的,林晚清很是头疼,自己现在也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自己只想安安静静的思考一下接下来如何去做,并不想让他们来打扰自己。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们现在也有待查问,我们许多工作人员也在查找这次的事故原因,如果我们有任何的头绪的话,我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请你们现在离开吧,我现在因为伤势有些头疼,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谢谢你们。”
  林晚清并不想回答这些记者任何的问题,如果回答了一个,那么就会有很多很多问题等着她,这件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林晚清也是意料不到的,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自己的公司走向破败之路,林晚清也是非常的难受得,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坏了公司的名誉,这是自己父亲发展了许多年才让公司有了这么一个好的阶段,自己并不能让自己死去的父亲为自己感到伤心。
  这个记者也知道林晚清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一直选择逃避的方式来面对自己。这个记者清楚自己不论问什么,林晚清接下来完全都不会回答了,这个记者偷偷的斜了一下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同行,眨了眨眼睛,那个同行看到这个记者对自己眨眼睛就清楚,接下来做些什么了?
  那个记者上前一步,挡在这个记者的面前,拿着自己的话筒对着林晚清说道。
  “林总,听说您这次的伤是因为逃跑才导致自己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您是不是对这件事情有什么害怕的,这件事情是不是您公司过错才导致这对母子的死亡?如果您是因为害怕才逃跑的这件事情,我们也可以理解,对于您这样年轻的女子来说,突然间看到两条生命的逝去,肯定会害怕的。我们也想清楚的了解一下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您能告诉我们吗?”
  对于这个记者所说的,林晚清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这个记者纯属是造谣,自己明明没有想要逃跑,只不过是想要去看看游乐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也不会导致自己的受伤,他们居然诬陷自己是因为逃跑才导致这件事情而让自己受伤,这让林晚清对于自己的名誉,以及对于公司的名誉都有很大的伤害,自己必须要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也不是像外面传言的那个样子,我并不是因为逃跑而让自己受伤的,当天我听到游乐场出现事故以后,我急急忙忙想要冲下楼去游乐场,才导致自己一下子歪脚而在楼梯上摔下来,这件事情你们不要把我想的有多不堪。对于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要逃跑,一人做事一人担,如果真的是公司的错误而导致这两条人命的失去,我可以承担所有的责任,如果是因为有人故意让公司游乐场的设备出现问题,我一定要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让他得到应有的报应,我请你们不要再在外面造谣,说我是因为逃跑才受伤的,这个对我的名义以及对我的公司的名誉都有很大的伤害,如果你们再这样造谣的话,我可以去法院控告你们这些人,就要对我的名誉是非常有伤害性的。”
  林晚清近乎怒吼的对着这些记者说道。林晚清此时也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不是记者,他们诬陷自己是因为逃跑而受伤的,这件事情让自己很是难过,眼神中都微微泛起了泪光。
  那个记者看到林晚清情绪有些激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干些什么,有些尴尬,这个问题对于明晚晴居然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想到这件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只不过是想要简单的了解一下林晚清受伤的原因,没想到林晚清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这让这个记者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做了。
  “对不起,对不起,林总,这件事情是我说的,有些太绝对了,您不要生气,这件事情我们都是想了解一下,如果您对这件事情有任何的疑问或者对这件事情有任何的看法的话,我们也想听听您的意见,我们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而已,请您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谢谢!”
  那个记者赶紧劝阻林晚清,他很怕林晚清一气之下让自己他们离开,这对她们来的初衷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自己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惹怒林晚清,最终事情也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个样子,那么自己这个记者的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这个记者想想就感觉很是后怕,自己可能被那个同行可能给坑了,对那个让自己站出来的同行投去了很怨恨的眼神。
  那个记者也感觉很尴尬,对于自己让自己的同行突然间问的这个问题,也是私下里交流过的,没想到对方得情绪有这么大的波动,自己也感到很是尴尬。
  他赶紧示意所有周边的同行上前询问其他问题,就这样一直在纠缠着林晚清,不肯离开。
  就在这时,让林晚清感到很是难受的时候,伍峥突然间来了,伍峥知道很多记者来到了林晚清住的医院,赶紧让自己的手下安排车辆来到林晚清的医院,他不想让林晚清受到任何的烦恼,他现在只想让林晚清安安静静的养伤,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让林晚清有任何的伤害,他对这件事情的经过有很大的疑问,这些记者突然间去林晚清那儿,让林晚清感到头疼,他也非常的生气。
  伍峥看到一大帮记者围在林晚清的床前,上前招呼自己的手下赶走这些记者,看见这些记者一个怨愤的离开,伍峥并不在意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来这里打扰别人的私生活,这一点就很让人愤怒了,如果他们有任何的情绪,可以来找自己,这件事情自己可以去承担。并不怕他们所有人的骚扰。
  将这些记着赶走之后,伍峥安抚了一下林晚清的情绪,看到林晚清睡着了之后,伍峥想到这件事情有非常大的蹊跷,自己内心的疑问,必须要去查探一下,他感觉这件事情跟谷雨微有关,想着赶紧去谷雨微那里询问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跟她有关系,如果跟谷雨微有关系的话,伍峥必须要对林晚清负责,这件事情并不是林晚清的事情了,而是伍峥和谷雨微之间的斗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