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後一人 > 一百三十二.无法破解的迷局

  “当然不是...我知道我劝不动你...”张枫轻哼一声,举起了桌子上的啤酒一饮而尽。“我知道想和你聊聊而已...”
  “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觉得石林是凶手,虽然他表面上在各种的调查线索,但他其实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起不到什么作用...”
  “你就凭这个确认凶手了?”李文军没太理会她的话,轻声说道。“你好歹也找个合理点的理由吧?”
  “你听我说...我在他的卧室找到了这个...”
  说着说着,张枫从兜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李文军。
  “你看,这还不明显吗?”
  李文军看了眼张枫手中的照片,吃了一惊。
  照片中是两个人的合影,正是石林和玛丽太太的,但照片不完整,另一半似乎被谁给割掉了,只能看见一只手搭在玛丽太太的肩上。
  “你说这个是在石林的房间找到的?”
  “没错,因为我实在觉得他有点奇怪,再加上他是唯一一个和我们断绝联系一段时间的人,他是最有可能改变的,很有可能在他赢了游戏之后,就被二号洗脑了,然后变成了他的手下!”
  “别胡说,这件事要讲究证据!”李文军仔细观察着那张照片。“另一半你没找到吗?”
  “没有...这个还是我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的,我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李文军迅速将照片收了起来,起身朝楼上走去。
  “你在这坐着,我去他的房间再找一找!”
  来到二楼,这里没有什么人,玛丽太太其实一开始都给他们安排了房间,都在楼梯的左手侧,也就是卫生间的那个方向。
  两边一边有五个房间,左边正好够他们五个人住,而石林住的就是最靠近楼梯的那一间。
  “有人吗?”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先敲了敲门,确认没人之后,才慢慢推门进去。
  “没人...”李文军缓缓关上了门,开始在房间里仔细寻找起来。“看起来昨晚确实没有住过的痕迹,那么这张照片可能也是之前才放在枕头下的了...”
  李文军先在床上找了找,没找到什么东西,然后又翻了翻垃圾桶,也没找到什么。
  整个房间十分干净,虽然石林之前他的家里也是很干净,但这显然对他的调查没什么帮助。
  “确实,谁也不会傻到把这种东西扔到自己的房间...”
  李文军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要离开这里。
  但就在他想要往外面走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石林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
  “你怎么在这里?你在调查我?”
  石林随手将袋子放在了地上,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坐在了椅子上。
  “别多想...”李文军哪能告诉他自己的真实想法,赶忙编了个理由。“我是来找你讨论案情的,有什么新发现吗?”
  “新发现?你自己去看看那个袋子吧...”
  石林指了指自己刚才拿进来的那个袋子,示意让他自己去看看那个东西。
  “什么啊?搞的这么神秘?”
  李文军赶忙走了过去,刚才他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但他不知道是什么,但当他打开袋子的时候,他才知道,甚至有些被吓到。
  袋子里有一些碎肉,还有一些动物的毛发,由于都混在一起,所以他也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
  “这你是从哪弄来的?”李文军赶忙将袋子系了起来,转头问道。“难道真的是你杀的人?”
  “这是我刚刚从玛丽太太那带回来的...”石林没有在意李文军的怀疑,自顾自的说道。“在这栋别墅里,有一个地下室,那里是常年被锁住的,但现在却被打开了,而这些动物的残骸的毛发,就是在那里放着的...”
  “你是说,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玛丽的?”
  “那里还有一个未被解剖完全的野猫,你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石林说完便躺在了床上睡了起来,不过也是,现在已经到了深夜,即便是他,现在也困得不行。
  但现在出现了新的线索,他哪里还能睡得着?万一重要的线索被毁掉,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你睡吧,我自己去看看!”
  李文军赶忙推开了门,朝楼下走去。
  夜晚,别墅里的环境也是十分的暗,由于不太清楚灯的位置,他只能选择摸黑前进。
  好在一楼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可以让一些月光照射进客厅中,也得以让他继续前进。
  “我还真的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地下室...”李文军扶着墙壁,边摸索边前进。“应该是在这别墅里吧...”
  别墅中很寂静,寂静的让人觉得有点害怕。
  “他们都已经回去了?”李文军已经在客厅中转了一圈了,但还是没有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不在客厅里吗?”
  李文军已经有些动摇了,但他确实没有在客厅里找到入口,那说明可能入口在外面的花园中。
  打开落地窗,一股凄厉的凉风吹进了客厅,让他不由得紧了紧衣服。
  “果然是在外面,让我白找了那么久...”
  在花园的角落处,草坪上有一个很小的缺口,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李文军赶忙跑了过去,翻开了那个已经掀开了的草坪。
  下面确实有一个狭小的入口,可以闻到里面有一些腐臭的气息,和石林带着那个的袋子中的味道一样。
  缓缓的进入地下室,下面十分潮湿,昏暗无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灯油,腐臭,还有屎尿的味道,闻起来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这里还真不是有点脏呢...”李文军用一只手捂住了口鼻,另一只手摸到了墙上的油灯,慢慢的向下摸去。
  油灯还有一些未燃尽的灯油,虽然光亮不大,但好在还能照亮脚下的路。
  走了一会后,李文军终于走到了平面之上,地面上都是土,踩上去很软,而且可以看到,那地面上的土都有些都被染成了暗红色。
  地下室的空间还是挺狭小的,周围的墙壁上都挂着油灯,这不禁让他有些疑惑,现在这个电器时代,居然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照明方式。
  地下室的墙壁旁整齐的排放着几个小笼子,里面虽然没有东西,但可以看到里面那依旧残留的粪便和毛发。
  “这是猫和狗的粪便...”李文军拿手中的油灯照了照笼子。“没想到玛丽居然还有这种爱好...”
  墙壁的另一侧放着一张长木桌,上面沾满了血渍,上面还有一柄斩骨刀,也是同样血迹斑斑。
  在桌子上还有一个未被解剖完的野猫,身体已经被完全剖开,里面的内脏被完全掏空,不知道拿到了那里。
  在桌子一旁有一个大垃圾桶,里面装满了已经腐败的碎肉,估计石林的那个黑袋子应该就是从这里带回去的。
  “看起来这里像是一个小型屠宰场,但这会成为玛丽太太死亡的原因吗?”
  李文军有点头晕,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气味实在太浓,导致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但就当他要爬楼梯上去的时候,上面的门被猛的关上,随之出现的还有一阵铁链声。
  “喂!”李文军赶忙朝上跑去,疯狂的敲着上方的木板。
  但这根本没有作用,木门被锁的死死的,无论他多么大声的喊,多么用力的敲,外面始终就是没有动静,也没有反馈,就像是与世隔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