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眼 > 4113 朱砂汞
“死不了!”
  
  金锋嘴里叫着,出手如电。十字镐在月光下幻出一幕残影。
  
  眨眼功夫地面便自多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
  
  这一手挖掘硬功夫出来,远处的涛细棍几个人都看呆了。
  
  活了这么大,也就在小时候爷爷辈打盗洞时候才见过掘土基本功。到了后来都是铲子锥子下坑打眼随后填埋炸药炸洞轰一炮就万事大吉,等着第二天毒气散去就能下墓拿宝。
  
  金锋的掘土真功夫着实叫涛细棍一帮人惊悚动容。
  
  “七分钟!”
  
  骚包的冷喝带着催命的音符,如同雷鸣在金锋耳畔滚滚而过。炸响在王涛几个人的心尖。
  
  当世道尊和寻宝王强强联手拿宝,这下面会是怎样惊世骇俗的大宝藏?
  
  在曾经,坐地虎涛细棍的名气那是比弓老幺还要响亮的主。但这一刻,穷奇涛细棍所有的想象,也无法预判金锋要拿什么东西?
  
  七分钟的时候金锋已经扔掉十字镐抄起了工兵铲飞快将大坑中的沙土铲到一边。
  
  这个地方非常奇怪,明明是海滩,但下面却是有泥巴。
  
  而且那泥巴还是异常罕见的黑土!
  
  “六分钟!”
  
  骚包的声音再次传来,俊脸绷紧,又复甩出三道符咒。凝望金锋的眼睛中充满了担忧。
  
  不到三分钟时间,金锋已经清理出一大块土地。月光之下,远处涛细棍薛鹏几个人终于看清了地下的东西。
  
  薛鹏跟其他人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那块地方不明所以。涛细棍摁住左边的熊猫眼,看了又看,突地下倒吸一口冷气,浑身炸毛,抖抖索索叫出声。
  
  “地八宫!”
  
  “有眼力!”
  
  金锋挥镐使铲幻出一幕幕残影,汗水如雨狂洒,嘴里吁吁有声,手上速度也不慢飞快将周围清理完毕。
  
  月光下,入目尽是一片赤红。
  
  地面之下赫然现出一组九宫八卦图案。
  
  这组八卦图案尽是血红之色,虽不知在地下埋藏了多久,但上面的每一个符号、每一个阴阳太极、每一道九叠篆尽呈血色。
  
  那一条条符文,一道道符咒,就像是刚刚用朱砂红漆书写完毕墨迹未干的样子。
  
  这足以颠覆任何人的认知。
  
  不仅如此,那一道道符咒上的朱砂鲜红耀眼,如同鸡血更盛鸽血,在月光的映照下散发出夺人心魄摄人心魂的绝世光芒。
  
  更恐怖的是,薛鹏和涛细棍还看见那朱砂隐隐有流动的迹象。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涛细棍身不由已被电打了一下。眼瞳急速凸爆又急速收缩至针眼大小,战战兢兢叫道:“朱砂汞……”
  
  “金爷……”
  
  “识货!”
  
  金锋曼声叫道,狠狠一抹炙热的汗水,大口大口穿着粗气。
  
  “二百八十秒!”
  
  骚包双手手印印决翻飞,恨恨给了涛细棍一个凌厉眼神:“涛细棍操你妈。给老子闭嘴。别让金总分心!”
  
  “出了岔子,老子把你炼魂!”
  
  王涛顿时捂住双手捂住口鼻,惊惶重重点头。心里掀起的滔天巨浪将自己打成齑粉。
  
  “二百五十秒!”
  
  “金总!”
  
  “注意!”
  
  骚包一改单手甩符,双手捏印决再外翻,三道符咒便自从双手中出来飚射出去。
  
  金锋面不改色,深吸一口气踏在朱砂八卦九宫的子位和午位平撕一字马下去,双脚脚尖卡死子午位,双手一左一右紧握杆子插进艮宫和震宫圆孔,忽然双目暴睁一声爆喝。
  
  “走!”
  
  呜!
  
  嗡!
  
  迸!
  
  连续三声诡诡异邪魅的怪响凭空而起,直径三米的地面发出一阵阵抖动。
  
  远处的涛细棍几个人吓得魂不附体,胆小的不住往后退。
  
  滋——
  
  砰!
  
  又是两声怪响撕裂天地。
  
  如同紧闭千年尘封百世的破败庙宇打开了大门,更似那幽冥地狱长裂开了一道通往地狱的门缝。
  
  地面上的砂砾簌簌震颤,宛若地震。直把涛细棍几个人看得肝胆尽裂。
  
  众目睽睽之下,金锋身子摆成最艰难的姿势,如同变异的柔术大宗师,绷直的身子骨每一寸肌肤都暴鼓着。
  
  “三秒!”
  
  金锋一声虎吼,一字马双脚勾着子午位,双肘竖直缠着最坚硬的合金杆,用尽毕生力气猛然发力。
  
  倥嗵!
  
  一声如老式火车铁轮转动的那一霎,朱砂九宫八卦朱砂阵开始转动。
  
  “一秒!”
  
  话音刚落的瞬间,金锋凭空挺起身子,脚下再变,站在了休门之上。手一翻,杆子用力插在分之奇门的冲位。
  
  轧轧轧轧……
  
  如同松开发条的巨大闹钟,朱砂阵开始有条不紊转动起来。
  
  随着不知名材质的朱砂阵激活,那符咒、九叠篆和其他图案上的朱砂尽数消失落入下一层。
  
  慢慢地,九宫八卦阵消失不见。一个全新的世界慢慢开启。
  
  血色减退中,一片银白渐渐升腾!
  
  陡然之间,在金锋的脚下出现了一轮明月!
  
  金锋就像是站在那月海中的仙人,摆着最奇怪的姿势,宛若天神下界,独立海上飘然尘世。
  
  远处的薛鹏几个人那曾见过这般玄奇的怪事,都被道尊的叱喝吓得咬紧手臂连呼吸都都不敢大口出气。
  
  涛细棍远远看着那直径三米的地界,脑子爆炸魂飞魄散。
  
  自己怎么都不敢相信,在这远离神州万里的地方竟然见到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风水大宝地。
  
  而且,还有朱砂汞的阵法掩护。
  
  这朱砂汞阵法,只有道门大真人才会布!
  
  上面是朱砂,下面是水银。
  
  这种阵法其实就跟墓葬形式差不离。祖龙皇帝的陵墓就是用的这种形制的墓葬做保护。
  
  怪不得道尊都亲临过来!
  
  这下面到底埋着什么样的风水大宝?
  
  “一百三十秒!”
  
  张天师的一声断喝打破了了涛细棍的思索。涛细棍咬紧牙关一眼不眨盯着水银海中的金锋,暗里为金锋捏了把冷汗。
  
  朱砂配水银,剧毒之物。
  
  金爷想要拿出下面的东西,怕是凶多吉少。
  
  时间,不等人了!
  
  “一百二十秒!”
  
  “一百一十秒!”
  
  “金总。快!”
  
  骚包有些沉不住气,双手符咒扔出一道又一道。惨白月光下,骚包的脸色也变得惨淡如雪。他的背心早已湿透,手中的动作也缓慢了不少。
  
  看样子,他所承受的压力丝毫不亚于金锋。
  
  屹立在银色银潭上的金锋比起骚包更加严重。开开了第一道朱砂汞大门,金锋的力气已经消耗大半,浑身发酸体力严重透支,脑袋一阵阵昏沉,眼前金星直冒。
  
  饶是如此,金锋也没停息,更不敢停息。双手在水银中不住摸索,寻找开启下一层机关的阀门。
  
  这下面的东西,死,也要拿出来。
  
  “九十秒!”
  
  骚包满是惶急,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又硬生生停下,心中泛起无尽担忧。
  
  今天是十五,又逢大端午,取出蓉薇老祖埋在这里炼龙金正是最佳时候。只是金总今天犯黑煞,八字又冲。要拿出来怕是困难重重。
  
  如果今天拿不出来,那就要等到明年大端午。
  
  这个时间谁也耗不起。
  
  但这,还不是最难的一关!
  
  心急如焚的骚包再次甩出符咒,一咬牙就要请雷印出来:“七十秒!”
  
  “叫你妈!”
  
  金锋怒声叱喝,一咬牙整个身子便自沉入水银潭中没了踪影。
  
  这一幕出来,骚包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暗叫一声苦。
  
  水银并没有事,可加上了朱砂会产生水银蒸汽,人吸入后会汞中毒。
  
  虽然焦急如焚但骚包却不敢有任何丝毫显露。
  
  “六十秒!”
  
  “五十秒!”
  
  “四十秒!”
  
  读秒声如同正心五雷一声一声打在自己心头。饶是骚包身为当世第一道尊也在这时候乱了方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