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95章 赠珠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古月心下暗怒,也暗自吃惊。? ?w?
  
      怪不得当初安王派他们的时候,叮嘱他们当心楚离的轻功,原以为自己轻功足够笑傲武林,不想楚离年纪轻轻竟不逊于自己!
  
      他没催动秘法,刺激潜力,否则度增一倍。
  
      他理智尚存,真这么干,刺激完潜力,便要休养一天,被王妃看到了,岂不笑掉大牙。
  
      更关键的是,自己催动秘法,楚离也催动,自己若还落后,那就彻底没了颜面,凡事留一分余地是没错的。
  
      萧诗看着外面的风景,香躯慢慢的软了下来,几乎重量都压在他手上,眯上明眸。
  
      楚离用内力遮住风,她身前如有一块遮风板,劲风化为徐徐的风,飘荡她衣袂,宛如凌波微尘,飘飘欲仙,惹得古月不时用余光偷看。
  
      古月觉得,能控制自己不转头,自己定力委实不凡。
  
      古月全力催动轻功,度惊人,比奔马更快,眨眼功夫就出了一里。
  
      金刚寺位于神都之西,约有两千里,两人在傍晚时分抵达的金刚寺。
  
      萧诗已经眯了两觉,悠悠醒来,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惊人的曲线隐约呈现。
  
      “还没到?”
  
      “王妃,已经到了!”古月恭敬的回答。
  
      萧诗站在金刚寺外,打量着这座旧寺院,明眸闪了闪:“这就是金刚寺?”
  
      “王妃,我刚来时也很奇怪,没想到金刚寺是这般模样。?.?`”古月笑道:“大雷音寺我也见过,庄严神圣,金碧辉煌,真是佛家尊贵气度,这里却好像乡下的野庙一般。”
  
      萧诗道:“他们修的佛法不同,倒也不能相提并论,我能进去吗?”
  
      “我先去问一下。”古月忙道。
  
      他上前拍开寺门。
  
      一个灵慧的小沙弥拉开门,好奇的看向他。又看看楚离与萧诗。
  
      “哪位是萧施主?”小沙弥问道。
  
      萧诗道:“小和尚,我姓萧。”
  
      “果真是位女施主。”小沙弥笑眯眯的合什一礼,朗声道:“空海师伯有请三位。”
  
      “空海现在倒好说话了!”萧诗哼道。
  
      楚离笑道:“能进去就不错了。”
  
      萧诗沉下脸来:“多谢小和尚了!”
  
      小沙弥请三人入寺,进了院内。
  
      院内坐了一百多个和尚。老和尚,青年和尚,小和尚。
  
      小和尚在最内圈,青年和尚在中圈,老和尚最靠外面。
  
      圆心处坐着平静详和的空海。
  
      楚离现几个佛塔皆放着金光。隐约有小人跏趺坐于金光中,把整个金刚寺笼罩,楚离的大圆镜智在这里失效,什么也看不到。??.? `
  
      这些和尚哪些有神通,哪些没有神通,统统看不出,外表看去,都像不修武功的。
  
      空海盘膝坐于黄色蒲团上,身前摆了一个紫木匣子,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他微阖眼帘。一动不动。
  
      楚离打量几眼他,此时的空海,深具佛门高僧风范,宁静详和,与当初追杀自己的空海宛如不是一个人。
  
      周围众僧一动不动,安静得只有周围的风声,三人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空海缓缓睁开眼,伸手招了招。
  
      小沙弥道:“萧施主、楚施主,空海师伯有请二位施主。”
  
      古月看看小沙弥,小沙弥垂帘不说话。
  
      萧诗看向楚离。楚离点头。
  
      两人穿过众和尚,经过一颗颗光头,来到空海身前。
  
      “阿弥陀佛……,”空海合什一礼:“萧施主。楚施主,老衲有礼了!”
  
      楚离笑道:“空海尊者真要圆寂?”
  
      “是。”空海蔼然微笑,平和安详:“尘缘已尽,该回去了。”
  
      楚离道:“尊者临行之前,可否解我之惑?”
  
      空海微笑道:“楚施主请说。”
  
      楚离道:“我实在很难相信,尊者竟会助安王杀人。”
  
      “为何不能?”空海笑道。
  
      楚离摇头:“尊者应该堪破世俗的荣华富贵。不会为权势折腰吧?”
  
      “杀人也可,不杀人也可,助安王可,不助安王也可,修行之人,若不能随心而行,岂能堪破这虚幻的世间?”空海微笑:“有所为,有所不为,皆在心念所动,当时安王相求,我心有所感,机缘到了,便遵从安王之话,非为其他。”
  
      楚离脸色微变,缓缓扫向盘膝而坐的众僧。
  
      小的灵慧,青年神秀,老年如枯木,目光皆平静宁和,波澜不惊。
  
      楚离忽然明白,空海听安王的吩咐来杀自己二人,不是为了金刚寺,更不是为了安王,只是想做而已。
  
      金刚寺行事与大雷音寺不同,他们所做所为皆是为了修炼,世间在他们眼里只是用来修炼之处,杀人不杀人,也只是为修炼。
  
      大雷音寺戒律森严,令人敬畏,金刚寺看淡尘世,行事肆无忌惮,对世俗不屑一顾,却更可怕。
  
      “尊者心有所感,是什么机缘?”楚离道。
  
      空海道:“离世的机缘已至,要多谢楚施主成全。”
  
      楚离笑了笑:“可不敢当。”
  
      空海道:“老衲杀死施主的那一刻,也把老衲自己杀死,如今的空海,已经不是从前的空海,了悟凡尘,迥脱世俗,当要谢楚施主!”
  
      楚离若有所思,心思电转。
  
      老和尚说话虽然云里雾里,他是秋叶寺出身,能听明白。
  
      想必那一番金刚舍利术让他大有体悟,杀了人,也斩断了尘间因果,心境提升,便能离世了。
  
      空海扭头道:“萧施主。”
  
      萧诗平静的看着他:“老和尚有何话说?”
  
      空海把匣子往前推一下:“这是萧施主的头,一根不少。”
  
      萧诗哼一声。
  
      楚离接过匣子,打开。
  
      确实是萧诗的头,他将秀在掌间轻轻一搓,淡淡焦糊味传来,化为粉末,随风洒落地上。
  
      空海从左手腕慢慢摘下舍利佛珠,盯着看了半晌,神情复杂的叹口气,递给萧诗:“这串佛珠是老衲随身之物,赠与萧施主,此佛珠在身,诸神通不能近。”
  
      楚离忙给萧诗打眼色,这可是最珍贵之物,一定得收下。
  
      萧诗蹙眉看看这一串舍利佛珠,摇头道:“老和尚你的随身之物,赠给我干什么,还是给你的后辈吧,没看他们眼睛都冒光了!”
  
      楚离却知道她是嫌这串舍利佛珠难看,不想戴。
  
      空海蔼然微笑,然后笑容绽放,哈哈大笑起来。
  
      萧诗没好气的横他一眼。
  
      空海收敛笑容:“这是老衲的一番心意,也是对萧施主的歉意。”
  
      “歉意收下了,佛珠免了。”萧诗摆摆手道:“还是留给你弟子晚辈们玩吧。”(未完待续。)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