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919章 怀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抱抱拳道:“陆师姐,我先告辞了。”
  
  陆珍道:“别急,赵师弟你修为太差了点吧,怎么会这么弱?”
  
  “他武功被海沧山高手废了,正在重修。”李若兰道。
  
  “怪不得,不过这么点儿修为能从至善和尚手下逃出来,更难得!难得!”陆珍和颜悦色,笑靥如花。
  
  “陆师姐过奖。”楚离有些不自然的抱抱拳。
  
  陆珍对他的丑视而不见,反而很热情,因为他有一身好武功好本事,在陆珍看来男人的魅力就在于本事如何。
  
  足够强大的男人才是真正有魅力的男人,那些武功低弱的,不能视为真男人,有一幅好皮囊无用!
  
  她想法奇特,倒是一绝。
  
  陆珍明眸闪光打量着他,欣赏之意溢于言表。
  
  李若兰轻咳一声:“好啦,赵师弟,你去吧,我跟陆师姐说说话。”
  
  楚离抱拳转身离开。
  
  陆珍目送楚离消失,才依依收回目光。
  
  “眼珠要掉了!”李若兰嗔道。
  
  陆珍看向李若兰:“李师妹,你运气真好,能碰上如此人物!”
  
  “他脾气极差。”李若兰摇头:“能把我气死,真不知道他是引路人还是我是引路人!”
  
  “恃才傲物,难免的嘛,他有资格耍脾气!”陆珍道:“放着这个好男人不抓住,却偏偏喜欢那个季师兄,你真是!”
  
  “胡说什么呢!”李若兰白她一眼。
  
  陆珍道:“赵大河比他强上一百倍,季心这家伙武功寻常,心胸也不宽,小家子气,跟着他有你的罪受,不听我的,你早晚要吃亏!”
  
  “季师兄也是巡察使,不差了。”李若兰道。
  
  陆珍撇撇嘴懒得多说。
  
  “陆师姐你的想法太极端。”李若兰道。
  
  她明白陆珍为何有这般想法。
  
  陆珍父母皆圣教弟子,在一场大战中父亲战死,母亲残废,虽留在大光明峰,难免处处不如人,受一些气。
  
  所以陆珍从小就渴望能有一个强大的男人成为依靠,不必自己苦苦挣扎于世上。
  
  但陆珍自己又极要强,拼命修炼武功,资质又极高,所以武功极深远胜自己,教内年轻一代男弟子中没有能压得过她的。
  
  她之所以仅是巡察使,也是因为专注于修炼,终日闭关苦修,很少下山立功,否则,坛主之位可期。
  
  这一次残废,对她的打击极大,绝不会像表面那般轻描淡写。
  
  ——
  
  楚离来到大厅时,大厅内煞是热闹,欢声笑语一片,融洽无比。
  
  光明圣教拿出的灵丹极具诚意,让其余三宗都很高兴。
  
  白凤一袭白袍,白纱遮住了绝美脸庞,与一个妙龄女子正坐在太师椅中,眸子清冷,与周围的笑声格格不入。
  
  莫千军坐在主座,下面是两个白虎宗的中年男子,还有两个赤阳宗的中年男子。
  
  楚离从修炼心法看出他们身份,白虎宗与赤阳宗的高手皆是不俗,达到了长老级别,逊莫千军数筹。
  
  他踏入大厅时,引来众人目光。
  
  白凤讶然道:“赵公子!”
  
  楚离抱拳微笑:“见过白前辈。”
  
  白凤道:“你怎来了?不是刚晋升山内弟子没多久嘛?”
  
  她知道光明圣教的规矩,入峰弟子第一年不能下山,要专心苦修。
  
  楚离微笑道:“我积累了足够功劳,可以下山行走,增长阅历。”
  
  “原来如此,凭你的本事不难。”白凤轻轻颌首:“别忘了回大风城看看。”
  
  “白姑娘,这位是……?”白虎宗的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白凤斜睨他一眼:“荆归年,他是赵大河。”
  
  “赵大河!”荆归年脸色阴沉下来,死死瞪着他:“你就是赵大河?”
  
  楚离脸色也沉下来,与对白凤时截然不同,傲然点头:“在下赵大河,可有得罪之处?”
  
  “我是白虎宗荆归年!”
  
  “原来是白虎宗的,难怪!”楚离傲然道:“有什么话说?”
  
  “咱们听说赵大江你的光明刀厉害,想要领教一二!”荆归年哼道。
  
  楚离吐出两个字:“送死!”
  
  “荆兄!”莫千军轻咳一声,忙笑道:“现在可不是切磋武功的时候,等这一场大战之后,你跟赵大河切磋我一定不拦着,咱们现在可需要同心同力,是不是?”
  
  “也罢,给莫兄你一个面子,暂且饶他一回!”荆归年点点头,冷哼道:“赵大河,等着!”
  
  楚离斜睨他一眼,懒得多说。
  
  白凤摇头道:“甭管他,他这家伙人来疯!”
  
  荆归年瞪一眼白凤,却没说什么。
  
  楚离对白凤时,又露出笑容,深吸一口气道:“月如呢?”
  
  “月如啊……”白凤摇头叹口气。
  
  楚离脸色一紧忙道:“不会也跟来了吧?”
  
  “没有。”白凤道:“这丫头还正在闭关呢,进境不太顺,不能分心。”
  
  楚离长舒一口气:“月如没来就好。”
  
  “她武功不到这层次,来了只能送死。”白凤轻轻点头,黛眉轻蹙,显然想起了同门被害的情形。
  
  莫千军忙道:“这次赵大江来落秋城的路上碰上了至善和尚!”
  
  大厅里顿时一静,众人目光闪动,看向楚离。
  
  莫千军道:“结果赵大河从至善和尚眼前脱了身。”
  
  荆归年斜睨楚离:“莫坛主相信这话?被他骗了!”
  
  楚离冷笑着斜睨他一眼,又转开目光,懒得开口反驳。
  
  这让荆归年怒气上涌,冷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白凤道:“荆归年,你消停一会儿行不行!”
  
  “白姑娘,赵大河这话你信么?”荆归年道:“他能从至善和尚眼前逃掉?莫不是投靠了转轮寺,给他们做内应吧!”
  
  白凤明眸一眯,冷冷道:“若是别人,我不信,赵公子,我信!”
  
  “就凭他现在的修为,能打得过至善和尚?光明刀再厉害也不行!”荆归年哼道:“况且至善和尚擅长闪避暗器,光明刀未必管用!”
  
  楚离点头:“他确实闪得开光明刀。”
  
  “这就不结了!”荆归年精神一振,忙道:“我说什么来着!你这样的在至善和尚跟前,两个回合都走不过!”
  
  众人沉默不语,以探究的目光看着楚离。
  
  他们都领教过至善和尚的可怕,他们眼中的楚离修为浅薄,远逊于诸人,甚至连当初死的天罗宗女弟子都不如,有光明刀也不可能逃得过至善和尚的魔掌,何况光明刀对至善和尚无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