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1857章 真假
    大帐内一片安静,外面隐隐传来了吆喝声,杀气冲天,显然是军中士兵在操练,皆蕴着强大的血气与煞气,让这座阵法威力更上一层楼。天『籁小  『说
  
      军阵威力最强的时候是厮杀之时,一旦两军对阵,军阵威力惊人,可惜军阵很难维持长久,一击之后往往就散开,各自为战或者结成更小的军阵。
  
      而这般军士操练时,军阵的威力也很强,比众士兵晚上歇息时更强。
  
      片刻后,脚步声响起,郑西来大步流星进来,身后跟着身形削瘦的中年男子正是宁泽。
  
      宁泽进得军帐内后躬身一礼,左臂下夹着一个长木匣。
  
      “孙教主,赵法王,请看,这便是龙血树枝。”郑西来笑着一指那木匣。
  
      宁泽来到孙明月身前,不敢去看她清亮迷人的凤眸,低头打开了木匣。
  
      匣内有两根枯枝,宛如铁铸一般的劲拔干瘦,通体鲜红宛如丹砂涂过,比鲜血更红几分,通体无枝叶,枝干隐隐有鳞片在闪动,似乎是龙鳞。
  
      “这便是血龙树枝?”孙明月淡淡瞥一眼:“陛下不会欺本座没见过血龙树,拿假的树枝来糊弄本座吧?”
  
      “教主放心!”郑西来忙摆手笑道:“朕可不是这种人!”
  
      “但愿不是。”孙明月不置可否,看一眼楚离。
  
      楚离点点头,上前两步来到宁泽跟前,伸手接过木匣。
  
      宁泽有些不舍的盯着那木匣内的枯枝,沉声道:“三天之后便会枯萎。”
  
      “明白。”楚离点头。
  
      他枯荣经运转,周围虽没有灵气,却能从他的内力转化为灵气,这便是枯荣经的妙处所在,灵气与内力可以互相转化,仿佛为一体。
  
      灵气进入两截枯枝之后,楚离脸色微变,扭头看向一脸不舍神色的宁泽,又看向笑眯眯的郑西来。
  
      “怎么回事?”孙明月沉声道。
  
      楚离将木匣往前一探,送还给宁泽。
  
      宁泽一怔,下意识的伸手接过。
  
      楚离扭头抱拳,正色道:“启禀教主,这两截树枝已经死了,彻底枯萎,毫无生机!”
  
      孙明月由白纱遮住玉脸,所以看不出脸色变化,却能看出她凤眸闪烁,缓缓凝实,一尘不染的雪白罗衫轻轻抖动,如置身于大风中。
  
      郑西来忙道:“孙教主!”
  
      孙明月凤眸缓缓收敛,淡淡瞥向郑西来:“陛下还真是让本座失望!”
  
      “一定是弄错了!”郑西来忙道:“朕已经吩咐下去,他们不敢有违,纵使是血龙树,这位赵法王,血龙树的树枝便是这般模样,别说树枝,就是整棵血龙树都这样,看着光秃秃的没有树叶,只有树干,而且看着也不像活物,更像是用铁铸就的假树。”
  
      楚离轻笑一声没说话。
  
      孙明月淡淡道:“不瞒陛下说,赵法王以武功精绝闻名于教内,其实他最擅长的不是武功,而是灵草种植之术,对灵草种植有极高的天赋,对灵气的感应敏锐,一碰便能感受到灵草的生机如何,旺盛还是衰弱。”
  
      “还有这般天赋?”郑西来好奇的看向楚离。
  
      孙明月道:“若非如此,本座也不必讨要血龙树枝!”
  
      “原来如此!”郑西来笑道:“看来教主是觉得这位赵法王能够将血龙树枝养活,种成血龙树!”
  
      “不试试怎知不行?”孙明月淡淡道。
  
      “小宁,你怎么回事?”郑西来脸色顿时一沉,宛如冰块一般冷冷道:“竟然欺瞒于朕,以为朕看不出枯死的还是鲜活的,就能瞒天过海?”
  
      “陛下恕罪!”宁泽忙跪倒在地,用力磕一个头,沉声道:“血龙树珍惜,而孙教主他们不过是白费功夫,徒耗血龙树枝罢了,所以臣自作主张,就用了两截枯死的树枝,若他们不识生死,那拿的活的与死的也没什么两样。”
  
      “若能识出活的死的呢?”郑西来冷笑道:“那就让朕丢个脸?”
  
      “陛下恕罪!”宁泽再次狠狠磕一个头:“甘愿受罚!”
  
      “闭嘴吧!”郑西来一摆手,没好气的道:“旁人还以为咱们君臣耍的一出苦肉计呢!”
  
      孙明月似笑非笑的明眸打量着他。
  
      郑西来知道被孙明月看破,面露尴尬的道:“这个……,孙教主,还真是朕御下不严,罪过罪过,孙教主没碰到这种事吧?”
  
      “他也是一片忠心,不必多说,拿来活的便好。”孙明月淡淡道。
  
      “孙教主的心胸宽广如此,真是让朕惭愧!”郑西来摇头叹道,随即喝道:“还不赶紧起来,滚去拿活的血龙树枝!”
  
      “是!”宁泽忙起身,拿起木匣便要走。
  
      楚离扬一下手:“慢着!”
  
      宁泽脚步顿了顿,疑惑的看向楚离。
  
      楚离道:“既然是枯死之枝,诸位留着也是无用,所以才拿出来的吧,那这两根枯死的也留下吧,算是一个搭头,下一次真是活的树枝,咱们就不多计较了。”
  
      “这……”宁泽看向郑西来。
  
      郑西来点头笑道:“好,两截枯死的树枝罢了,只要赵法王不外传就好。”
  
      “这是自然。”楚离微笑道:“陛下放心就是,咱们也要保密,不想让外人知道。”
  
      “呵呵……,对对。”郑西来笑道:“这是咱们共同的秘密!……还不赶紧滚!”
  
      宁泽将木匣递给楚离,抱拳一礼,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楚离打开木匣,上下端量着这血龙树枝。
  
      “赵法王,不知你要这枯死的树枝干什么?”郑西来笑道:“血龙树再珍贵,这枯死的树枝却没什么价值,既不坚硬,又无其他用处,与寻常树枝没两样。”
  
      大郑皇室对血龙树的研究极深,这血龙树枝自然也研究得很深,木质脆软,与它活着的时候截然不同,活着的时候,坚逾铁石,刀剑不伤。
  
      他们还试过各种办法,磨成粉喝,磨成粉炼丹,熬成药水等诸多办法试过之后,最终得出它一旦枯死就是废物的结论,没有再加理会。
  
      楚离道:“其实没什么用处,但我想用枯枝与活枝对比一下,看有什么培养的线索,寻找培育之法,陛下是不会告知的,对不对?”
  
      “哈哈,这个嘛,祖宗有禁令,朕是绝不能说的。”郑西来摇头笑道。
  
      楚离笑道:“依我的猜测,是用龙血?”
  
      郑西来一怔,随即失笑道:“赵法王还真有趣,咱们大郑可不是引仙山,没有龙。”
  
      楚离通过郑西来的神情看得出,确实不是龙血。
  
      这便有些麻烦了。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