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077章 敌友
    “慕容仇,别逼咱们!”削瘦老者喝道:“否则咱们只能连你一块儿杀!”
  
      “好啊,杀我吧。”慕容仇冷冷道:“瞧瞧你们玄心宗除了阴谋诡计,还有什么本事!”
  
      削瘦老者摇摇头叹道:“既然如此,咱们只能杀了你,这是你寻死路,怪不得别人!”
  
      他说着话,身形陡然一幻,宛如轻烟般被剑气轻易的穿过去,一闪身已经到了慕容仇身后,轻飘飘一掌拍下,玄心宗的心法虚实仅在一念间。
  
      慕容仇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他手按剑柄轻轻一拔,仅露出半把剑,剑身半截迸射寒光,宛如实质一般形成剑气,身后与对面皆射至,四个老者变得虚幻,剑气轻易的穿过去,宛如击到虚处。
  
      慕容仇冷笑连连,剑气弥漫开去,形成一片剑雨,不管是虚是实,不给他们躲避的空间。
  
      玄心宗轻功身法最擅长寻找虚实,转化虚实,纵使这般密集,他们仍能靠近他,两个老者身体猛的暴涨一圈,再次施展了天魔化身术。
  
      “砰砰砰砰……”两老者伸出巨大手掌拍击,与剑气相撞。
  
      剑气如击中皮革声,闷响连连,却不见他们手掌出血,竟然无法破开天魔化身术的防御。
  
      楚离饶有兴致的看向慕容仇,看他如何应付这个,是要消耗还是直接破开。
  
      “雕虫小技!”慕容仇冷笑一声,寒光迸射,炫目难辨。
  
      他的剑已经刺中削瘦老者手掌,直接穿透掌心,然后利落的拔出,再次刺出,逼得削瘦老者斜身躲避,不敢再硬接他的剑。
  
      “嗡嗡……”长剑寒光迸射,发出蜜蜂般的颤声,不停的刺出,又快又狠,逼得四人皆躲避不迭,唯恐被刺中,如削瘦老者一般受伤。
  
      楚离能清晰看到剑身在高速颤动,幻化出朦胧的影子,看上去好像长剑变宽了半倍。
  
      但剑速奇快,而且剑上的剑气也极外厉害,看削瘦老者手掌不停的流血,而且半边手臂已经不能动弹,便知道剑劲的威力。
  
      剑魔宗的剑法确实是一绝,完全克制住了天魔化身术。
  
      而飞天宗相比于用剑法直接克制,而是用身法来躲避,显得逊色不少。
  
      慕容仇趁着削瘦老者动作不利落之际,身形陡然加快刺中其胸口,然后拔剑后退。
  
      削瘦老者脸色大变,捂着胸口发出闷哼,脸色苍白而阴沉,忙喝道:“走!”
  
      另三个老者扶起他蓦的幻化,宛如一片虚影。
  
      慕容仇哼一声,身形陡然加速,身剑合一,又刺中另一个天魔化身术的老者。
  
      那老者咬牙一声不吭,四人消失无踪。
  
      慕容仇还要再追,楚离道:“慕容公子!”
  
      慕容仇止住身形回来,轻轻一抖长剑,还剑归鞘,哼道:“玄心宗不过如此,你却被撵得狼狈如狗,当真笑话!”
  
      楚离笑道:“剑法确实不如慕容公子!”
  
      “我算帮你一个忙了吧?”慕容仇道:“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吧?”
  
      楚离笑眯眯的摇头:“只能算帮了一个忙,救命恩人却算不上,纵使打不过他们,逃得性命还是没问题的,慕容仇公子你以为呢?”
  
      “你们飞天宗最擅长逃命。”慕容仇哼道:“那你也帮我一个忙。”
  
      “只要不是帮你对付秦姑娘就好。”楚离微笑道。
  
      慕容仇没好气的道:“除了这个,你还能帮我什么忙?”
  
      楚离道:“秦姑娘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强求,强扭的瓜是不甜的,是苦的,你又何必自讨苦吃?”
  
      “她现在不喜欢,将来就会喜欢。”慕容仇道:“就像我九师嫂,当初也是被九师兄抢回来,现在两人蜜里调油的,旁人看着都腻得难受。”
  
      楚离道:“人跟人不一样,那位蝶舞宗的姑娘能够爱上你九师兄,秦姑娘却不成,她最讨厌霸道蛮横,你偏偏如此做。”
  
      “我是想不到别的办法。”慕容仇道:“反正最终还是要在一起,何必浪费那么多时间,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练一会儿剑!”
  
      楚离摇头失笑:“慕容兄弟,你还是算了吧。”
  
      “我一定要得到她!”慕容仇冷冷道。
  
      楚离皱眉:“你难道就这么喜欢秦姑娘?”
  
      “是,非她不可!”慕容仇缓缓点头,抬头瞪向楚离:“得到了她,我会对她好的,不会委屈了她,会让她比别的女人都快活!”
  
      楚离摇摇头:“男女之事勉强不得,像令九师兄与九师嫂之事,纯粹是巧合也是侥幸,不能当真的,你真要强来,依秦姑娘爆烈的性子,当真会你死我活,甚至自尽身亡,你这是害了她。”
  
      “不可能!”慕容仇皱眉。
  
      楚离道:“慕容兄弟你虽帮了我,但下次再对秦姑娘用强,我还是会阻止。”
  
      “你要恩将仇报?”慕容仇冷冷瞪向他。
  
      楚离道:“恃强凌弱,非男子汉大丈夫所为,我实在瞧不起你这般行径,对一个女人用强!”
  
      “哼,你凭什么阻止?”慕容仇冷笑:“就凭你?”
  
      楚离道:“我一个人可能挡不住你,但与秦姑娘联手,你未必是咱们对手,到时候先把你废了,看你还能不能再胡来!”
  
      “可笑之极!”慕容仇撇撇嘴不屑的道:“大言不惭,还废了我,嘿,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楚离道:“我见过秦姑娘之师,当真是厉害人物,你绝非对手。”
  
      “她是前辈,不会对我出手。”慕容仇哼道:“否则咱们宗门长老也可以对他们的年轻一辈出手,惹来两宗大战,他们不敢的!”
  
      楚离摇头道:“你都欺负到她徒弟头上,陆前辈还不出手?我看不见得。”
  
      慕容仇皱眉沉吟。
  
      楚离看得出来慕容仇对陆清雪非常忌惮,这陆清雪确实是个厉害人物,想必年轻时候也是闯出赫赫威名的,否则依慕容仇的狂妄,断不会如此。
  
      楚离道:“我看这位陆前辈是心狠手辣的,到时候直接废了你。”
  
      “我一定要得到她!”慕容仇深吸一口气哼道:“我看上的女人绝不可能成别人的。”
  
      楚离摇头:“男女之事勉强不来。”
  
      “那是不够强!”慕容仇哼道:“只要足够强,一切皆有可能!”
  
      楚离笑了笑不予置评。
  
      这话其实也不错,对于武林中人而言,只要武功足够强大,一切皆有可能。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慕容仇咬了咬牙:“谁敢接近她,我便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