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152章 寒铁
    楚离抱拳一礼,静静看着他们。
  
      片刻后,四个青年吃光饭,抬头看着他。
  
      他们上下打量,好像楚离是什么稀奇之物,眼神透着悲悯之色,摇摇头。
  
      楚离抱拳笑道:“在下邬元思,乃新入的记名弟子。”
  
      “邬元思。”一个削瘦青年点点头,友善的道:“你也是铸剑堂的记名弟子?”
  
      “正是。”楚离点头道:“刚见过胡堂主。”
  
      “唉……”削瘦青年叹息道:“你可是入错堂了,虽说铸剑堂最容易进,可也最容易淘汰,咱们这些人真正能留下的怕是没有几个。”
  
      楚离露出疑惑神色:“还没请教诸位师兄尊姓大名。”
  
      削瘦青年叹道:“我叫梁兴邦,这位是于藏才,这是邹德厚,还有这个是管同庆。”
  
      他一一指着另外三人介绍道:“你怎么想到进铸剑堂?”
  
      楚离道:“世叔所荐,他便在铸剑堂。”
  
      “谁?”梁兴邦问。
  
      楚离笑道:“祝冷英。”
  
      “原来是祝师兄。”四人皆恍然大悟。
  
      他们也对楚离没那么重视,因为祝冷英实在不算什么大人物,混得很惨,虽说辈份高,他们只要成为真正弟子,很快能超过他。
  
      楚离道:“我看大伙好像很累。”
  
      四人狼狈如狗,吃饭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几天没吃过饭一般,显然万剑城不会缺饭菜,只能是他们太累,消耗得太厉害所致。
  
      “唉……”梁兴邦摇头感慨道:“咱们记名弟子就跟驴似的,被拼命的驱使,简直不让人活。”
  
      “咱们四个还算好的。”另一个清瘦男子管同庆摇头道:“还有的累得吐血呢。”
  
      楚离咋舌。
  
      梁兴邦笑道:“明天你就知道滋味啦,新进来的也不能幸免,不会给你适应的时间,直接拼命干活,劝你今天早早睡。”
  
      楚离抱抱拳道:“多谢梁师兄。”
  
      “算,咱们不知道有没有师兄弟的命。”梁兴邦摆手道:“坚持两年啊,真是一天跟一年似的,再这么下去,我真撑不住。”
  
      “梁师兄,再挺一挺。”管同庆鼓励。
  
      另外两人的话很少,吃饭了饭有些困倦之意,呆呆的出神,似是在听他们说话,又似没听进去。
  
      “好啦,赶紧回去睡觉。”梁兴邦叹道:“明天还得早起呢。”
  
      众人皆起身往回走,各自回自己院内,扑进了卧室的榻上,很快呼呼大睡起来。
  
      楚离则坐到自己院内,观照着这四人的情形。
  
      他们都有一身修为,虽然算不上深厚,却并非弱不禁风,也算是高手了,却还累得这般模样,显然铸剑堂的记名弟子可不好做。
  
      不过他对自己身体的强横深有体会,倒不怎么担心,只是有些怀疑这般下去真能得到九剑?
  
      看起来自己距离九剑十万八千里,遥不可及。
  
      不过事已至此,还是等等看,需要耐下心来,说不定机会忽然会到。
  
      第二天清晨,他刚醒来没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
  
      楚离忙上前拉开门,外面站了一个中年男子,相貌俊朗,温文尔雅的抱抱拳:“可是记名弟子邬元思?”
  
      楚离抱拳行礼:“正是。”
  
      “好,你随着梁兴邦他们今天一起行动。”中年男子温声道:“小心一点儿,别伤着自己。”
  
      楚离道:“还没请教前辈,我今天要做什么?”
  
      “我姓顾。”中年男子温和的道:“顾九。”
  
      楚离忙抱拳:“顾师兄。”
  
      顾九拍拍他肩膀道:“今天你们要去搬铁石。”
  
      “是。”楚离抱拳点头。
  
      “走吧。”顾九道。
  
      楚离随着他出了小院,外面已经站着梁兴邦四人,他们都一幅没睡醒的样子,打着呵欠,看到顾九出来忙收住嘴,怜悯的看着楚离。
  
      楚离笑着冲他们抱抱拳。
  
      梁兴邦道:“不必多礼,邬师弟,咱们之间不必这般。”
  
      楚离点点头。
  
      他们随着顾九往外走,然后出了外城,一直往南走,终于来到一片巍然巨峰前,然后绕过一座山峰,进了旁边的山谷深处。
  
      他远远的便知道这山谷乃阵法掩护,旁人很难看到这山谷,见谷而不入,他们随着顾九走着奇怪的路,终于进了这山谷内。
  
      一踏入山谷,耳边顿时传来“叮叮”响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山谷深处架着高高的炉子,约有十米高,五米直径。
  
      隔着很远就感受到了灼热,热气腾腾仿佛把整个山谷都加热,这山谷也成了一个炉子。
  
      高大炉子旁边是一个个壮硕的男子在挥动着巨大的锤子,叮叮的锤打着火红的铁块。
  
      楚离用大圆镜智一观照,这里面一共九座高高炉子,十八个挥锤的大汉,旁边各有一个夹着火红铁块的男子,然后山谷深处有一个石洞,不停的有篮球大小的铁石被搬出来,一块一块堆到高炉旁边。
  
      楚离打量这些搬铁石之人,个个吃力异常,可他们搬的球状铁石看起来没有多沉。
  
      大圆镜智猛的往里一探,看到了石块紧密无比,远比一般的铁更紧密。
  
      顾九扭头看一眼五人,温和的道:“大伙知道该怎么做,兴邦,你关照一下邬师弟,他是新来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做些什么。”
  
      “是,顾师兄。”梁兴邦忙点头。
  
      顾九摆摆手示意他们过去,他则去了旁边找到一个正在锤铁的中年男子,与他说起话来。
  
      楚离则随着梁兴邦四人往里走,来到山洞。
  
      山洞宽阔,可以并排跑三辆马车,里面冰冷与山谷的灼热仿佛两个天地,一个是夏天一个是冬天,这些寒气却是来自于旁边经过之人抱着的铁块。
  
      “这是寒铁。”梁兴邦低声说道:“比陨铁更高一层,能够铸成宝剑。”
  
      楚离讶然:“寒铁不是海底所出吗?”
  
      “不错,这里以前便是海底,现在成了山峰。”梁兴邦道:“沧海桑田你该知道吧?”
  
      楚离恍然点头。
  
      “走吧,别偷懒,否则会有记过,将来没希望成真正弟子。”梁兴邦低声道:“力气小不要紧,只要尽力便可,偷懒是大忌,只有全力以赴,把自己累到极限,才能提升身体,为将来成为真正弟子打根基。”
  
      楚离道:“多谢梁师兄。”
  
      梁兴邦点点头,五人往山洞里越走越深,寒气也越厉害,嘴里已经吐出白气。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