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537章 惊闻
    一座转轮塔内,魂莲所化的身体慢慢睁开眼睛,楚离苏醒过来,伸了伸脖子,扭扭腰,感觉到一丝酸涩。
  
      心思一动,灵气流转,眨眼功夫驱除了这一丝酸涩感,重新恢复了运转如意。
  
      他长舒一口气,慢慢起身站起来,打量一眼四周,还是在自己的转轮塔内,情形与自己先前离开没有两样,没有敌人入侵。
  
      这让他松口气,在天外天时,一直担忧九鼎镇天大阵不管用,被人破掉,然后闯入阵内把自己的魂莲之身破坏了,那自己便前功尽弃,要从头开始,更重要的是,萧琪也会遇险。
  
      大圆镜智观照四周,脸色肃然。
  
      他没发现萧琪的踪影。
  
      萧琪若在,他即使看不到,大圆镜智观照不到,也会有感应才是,两人的感应不拘于空间,距离多远都能感应得到,除了当初的时候。
  
      可现在却没发现萧琪的存在,就像当初刚上这一层天时一般无二。
  
      那个时候,萧琪正身怀隐匿气息的宝物,隔绝一切感应。
  
      他随即露出一丝笑意。
  
      他觉得是萧琪谨慎起见,一直带着那宝物,免得旁人能越过九鼎镇天而追查到她。
  
      但他笑容很快又消失,大圆镜智与感应相合都没找到她,一定是出了意外,这是一种直觉,萧琪一定是碰上了厉害的对手只能逃走。
  
      她是生怕把人引到这里来,所以只身引走对手。
  
      更担忧的是,他现在不清楚萧琪到底是死是活,是不是彻底消散于天地间,所以感应不到,还是因为佩带了那宝物而感应不到。
  
      他心急如焚,思维疾转。
  
      一闪消失,然后出现在一座山巅,仰天长啸。
  
      啸声如雷鸣,滚滚而去,宛如乌云行空,绵绵不绝,传出很远。
  
      他白袍飘飘站在山顶,迎风而立,一手负于身后,想着萧琪之事,大圆镜智却观照四周,这里不远处已经设了一座转轮塔,却没有布置九鼎镇天大阵。
  
      他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在这一层天已经布置了很多的转轮塔,而且以阵法相隐,非阵法大师无法发现它们的存在,通过这些转轮塔,他魂魄之力不知不觉的增强。
  
      即使魂魄受伤,也很快滋补回来。
  
      片刻后,如他所料,四个中年男子飘飘而来,动作优雅宜人,即使是粗豪男子,仍旧给人彬彬有礼之感,好像月华下的玉树般宜人。
  
      这吉祥神功确实玄妙,变化气质最显著,这四个吉祥宗的弟子看起来都是温煦亲切,不想与之为敌,却不知他们下手狠辣无情。
  
      四个中年男子皆是面目粗犷,身形魁梧,优雅的飘到楚离近前。
  
      当中一个方脸中年男子喝道:“小子可是楚离?”
  
      楚离缓缓点头:“萧琪何在?”
  
      “死了!”方脸中年哼道:“现在就杀你这个余孽即可!”
  
      楚离脸色微变哼一声:“可笑!”
  
      他凝神一观,脸色大变。
  
      从他们的脑海里看到,萧琪确实已经死去。
  
      他原本打算引出吉祥宗弟子,然后大杀一气,引开震动,从而让萧琪知晓自己回归,让她找自己,她找萧琪是找不到的。
  
      可他万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萧琪的噩耗!
  
      双眼陡然变赤红,眼球内的血丝涨大裂开,眼角隐约要有鲜血流出,死死瞪着四人。
  
      四人被他这血红的眼睛一瞪,脸色微变,心下泛寒,知道楚离已然疯狂了,却暗自无奈,这楚离怎么如此相信自己的话!
  
      “你们该死!”楚离深吸一口气,慢慢说道,双眼忽然眨了一下,然后所有的异相消失,双眼再次恢复了温润,声音也变得平静下来。
  
      四个的寒意更甚,忙运功抢攻,八只手掌轻飘飘拍过来,不给楚离躲避之机。
  
      “砰砰砰砰……”楚离头顶虚空凝剑,狂风暴雨般射向四人。
  
      四人手忙脚乱抵挡,但剑上的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凌厉,四人渐渐抵挡不住。
  
      “嗤嗤嗤嗤!”剑气射穿他们手臂肩膀,然后是胸口。
  
      明晃晃的光芒闪动,笼罩着他们身体,却是护体罡气在剑气的攻击下摇摇欲坠,宛如风中残烛,随时会灭去,他们暗自叫苦却无法可施。
  
      想催动秘术都做不到,狂风暴雨般的剑气不给他们换气的时间,无穷无尽,莫名的生出绝望,好像永远也对付不完这些剑气,早晚会被灭杀。
  
      “呃……”呻吟声中,两个中年男子倒了下去,心口已然中剑,护体罡气终究还是承受不住扑天盖地的剑气,直接气绝身亡。
  
      剩下两个一惊,手脚顿时散乱,随后剑气贯穿了他们的五脏六腑,身上出现数个圆洞,缓缓倒了下去,一时之间,空气都变得安静下来。
  
      楚离冷冷扫一眼他们,凝视着远方。
  
      萧琪死了一个多月,照理说有自己的玉牌护体,即使死了也会护住魂魄进入转轮塔内,但偏偏没能感应到她的魂魄,只能说明吉祥宗有高人,直接灭了她的魂魄。
  
      想到这里他心如刀绞,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如何面对。
  
      他从没想过没有萧琪会怎样,萧琪在她心中地位之高绝非孙明月与陆玉蓉能比,她存在之处便是他心灵安宁之所,与她在一起便是整个世界。
  
      万万没想过萧琪会先他而去,有时候想一下便马上转开,不敢去想,可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他茫然无措,心中涌动的不知是痛苦还是悲伤还是绝望。
  
      为何修炼了地藏转轮经,建了转轮塔,竟然救不下萧琪的魂魄,这在他看来就是莫大的讽刺。
  
      “啊!”他仰天怒吼,怆然如泣。
  
      他身形一闪,下一刻出现在了一座城市,出现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府内正传来丝竹之声,还有婉转悦耳的歌声,不时传来哈哈大笑声。
  
      楚离一闪进了府邸,马上引动了护卫,六个老者从各处扑过来,迎接的却是狂风暴雨的剑气,宛如实质的剑气凌厉之极,让他们狼狈不堪的后退,一边发出怒吼,招唤其余护卫相助。
  
      眨眼功夫二十个护卫把楚离包围其中,轻飘飘的掌影扑天盖地,把楚离围得严实。
  
      楚离却毫不在意这些掌力,只是拼命催动忘情神剑剑气,心中痛苦,却又一片冰冷平静,剑气凌厉皆是攻向他们弱点。
  
      “呃呃……”闷哼声不绝于耳,一个个护卫倒下,周围又涌出来一个个补上,即使打不过也要磨死他。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