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670章 任务
    “唉……”心寂叹息,摇摇头道:“此人非同小可,杀了他,却是有些麻烦。”
  
      楚离合什一礼。
  
      “不过定如你不会无由的杀人。”心寂道:“他自有取死之道,杀了便杀了。”
  
      “多谢方丈。”楚离道。
  
      心寂道:“千阳岛是睚眦必报的,万万小心,不能因为孟羽而轻视千阳岛,他们没世人想象的那么弱。”
  
      “是。”楚离合什。
  
      他脸色忽然一变。
  
      业力如潮水般汹涌而至,瞬间把他吞没。
  
      心寂忙退后数步,不敢靠近楚离。
  
      他佛法精深,对业力最是敏锐,感受一股沛然如江河之水的业力汹涌而来,一瞬间便将楚离吞噬,仿佛一下便灭掉了楚离。
  
      他佛法再厉害,对业力也畏之如虎,唯有楚离与闻妙这般奇才方能修成琉璃妙莲经,可化解业力,他佛法精深,却并非无所不能,并没练成琉璃妙莲经。
  
      楚离运转琉璃妙莲经,神色凛然。
  
      若那人该死,命里有这一死劫,应在自己身上,那自己杀人便没有反噬,而是遵循因果律,可能是前世种的因,也可能是现在种因,以后结果。
  
      而那人这一死劫不该应在自己身上,自己改其命运而硬杀了他,那便要受业力反噬,现在这般痛苦便是杀孟羽的代价。
  
      即使被自己夺去了两次奇遇,孟羽还该有一次奇遇,即使达不到万紫阳的水准,还是会成为顶尖高手,造下了无穷的因果。
  
      可如今却是没得奇遇便被自己所杀,业力如此汹涌也理所应当。
  
      心寂静静看着楚离在业力中平静自若,任凭业力化为烈火焚身,其痛苦可想而知,他却能做到心静如水。
  
      心寂不由自主的摇摇头觉得可惜,这般奇才当真应该专注于佛法,成就将难以估量,甚至直接成就罗汉果位也未必不可能。
  
      偏偏放下大好前途去修炼武功,心思不纯之下,阻碍佛法修炼,委实可惜。
  
      楚离感觉过了二十几年,其实只过了两个时辰。
  
      他宛如从十八层地狱走一回,苦痛不可当,还好终于是熬过去。
  
      每次业力反噬之后,他都有一股决心,绝不再多管闲事,不再更改旁人的命运,不再受这番痛苦。
  
      可每次见到了,都会忍不住。
  
      像这次看到孟羽,明知杀他会受业力更强大的反噬,还是没能忍得住。
  
      心寂一直静静不动,在他身边两个时辰,看着楚离从青年变成了中年,一下老去了百年。
  
      他皱了皱雪白的眉毛。
  
      业力反噬即使化解掉也会有切实的代价,看来这一次的代价是寿元。
  
      楚离缓缓舒一口气,合什一礼:“方丈。”
  
      “损失了百年以上的寿元吧?”心寂叹息道:“值得吗?”
  
      “容孟羽活着,损失的更大。”楚离道:“此人狠辣,毫无一点悲悯之心,杀起人来毫不犹豫。”
  
      “因果循环,轮回往复,陷得太深,最终毁的还是自己。”心寂道。
  
      楚离点头受教,说道:“方丈,那天乐岛的宋菁如今练成靖海书,便是第二个万紫阳,怕是会不利于咱们大慈恩寺。”
  
      “阿弥陀佛……”心寂叹息:“这是无法避开的一劫。”
  
      楚离好奇看他。
  
      心寂道:“尽力而为吧,因果循环恩怨不休……”
  
      他说着摇头不已,露出悲悯之色。
  
      楚离看他模样,知道多说也无用,心寂显然别有安排。
  
      “定如,你般若龙象功已然十一层,可堪大用。”心寂温和的说道:“自海上诸川登陆,天下乱上加乱,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
  
      楚离慢慢点头。
  
      心寂道:“尤其这些海上宗门登陆之后,必寻一处地方扎根,而本土宗门不会拱手相让。”
  
      楚离道:“会有一阵血雨腥风,方丈想要阻止?”
  
      心寂叹息道:“咱们大慈恩寺怎能袖手旁观?”
  
      楚离皱眉:“这样怕是会成为海上宗门的公敌,……战神殿与正气堂还有五雷峰他们也一起行动吧?”
  
      天下最顶尖的宗门远不止他们四宗,但这四宗已然隐隐结成一个联盟,虽然这个联盟也不牢固,彼此之间也有恩怨。
  
      他们四宗行事更积极,像镇海城便是如此,其余顶尖宗门也乐得偷懒,他们想出这个风头便出风头。
  
      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明智之选,四宗虽出力却没讨好,最终还是没挡住海上宗门登陆,并且损失不少。
  
      心寂缓缓摇头。
  
      楚离讶然:“他们竟然接受了海上宗门?”
  
      “他们觉得大势已去,而且还有万紫阳在。”心寂叹息道:“大势不可违,海上宗门登陆那便是陆上宗门,在陆上争雄,便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他们觉得海上宗门翻不起大风浪。”
  
      楚离蹙眉。
  
      海上宗门登陆之后,那便是集海上陆上之精华,既能从海上攫取天材地宝,也能从陆上搜集,远比陆上宗门有优势。
  
      此消彼涨,长此以往,陆上宗门会被渐渐压倒。
  
      心寂道:“海上宗门的武学多是脱胎于海上,而且在海上才显威力,到了陆上,修炼缓慢,威力也弱了数筹,这也是他们瞧不起海上宗门的根本原因所在,武学才是宗门的根本。”
  
      楚离若有所思。
  
      听心寂这么一说,众人的看法还真不能说错。
  
      心寂道:“他们觉得没有威胁,所以不去理会,咱们却不成,不能眼睁睁看着海上宗门屠戮无辜。”
  
      楚离沉声道:“那方丈有何吩咐?”
  
      “既然与千阳岛已经结下死仇,那便对付千阳岛吧。”心寂缓缓道:“阻止他们滥杀无辜!”
  
      楚离道:“千阳岛落脚处在哪里?”
  
      “青冥山!”心寂道:“不求你将他们打退,只须让他们有所顾忌,不敢乱杀。”
  
      “是。”楚离沉声道。
  
      心寂露出笑意:“慧广与定坚定石即使出关,也不会让他们离寺,放心便是。”
  
      楚离合什一礼:“方丈可有人认得青冥山所在?”
  
      心寂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递给他:“这便是它所在。”
  
      楚离接过之后扫了两眼,按图上所记,应该有五千多里。
  
      心寂又从怀里掏出一颗紫黝黝佛珠递给他:“通过这个,你能找到青冥山。”
  
      楚离双手接过,感应了一下,隐约生出感应,好像这佛珠不完整,另一部分在远处。
  
      他合什一礼,蓦然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一座巍然巨峰下,找到了一块石头下压着的一串佛珠。
  
      这一串佛珠与楚离手上的一颗佛珠显然是一体。
  
      他没动这串佛珠,抬头打量眼前这巨峰,大圆镜智已然观照清楚,十里之外便是一座繁华的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