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788章 再现
    三层是一个个书架,还有一个博古架,上面放着几个匣子。
  
      楚离看到有书,不由的欢喜。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魔宗的心法,十二门的心法若能得知晓,知己知彼才能找到弱点,他现在还不足以压制魔宗高手。
  
      他这些日子能压制血阳宗高手,甚至千阳岛高手,靠的还是运气,没有运气便得不到李飞羽的宝物,得不到缚神盘与灭神箭,绝对付不了血阳宗高手。
  
      这些血阳宗高手的修为太强,也不知如何修炼的,血阳宗高手都这么强的话,大慈恩寺绝没活路,这还仅仅是一宗而已,魔宗十二门,他们都这般强,大慈恩寺必灭无疑,天月庵也无法幸免,天下佛门恐怕都要灭绝,当初参与围剿魔宗的一个也逃不掉。
  
      他没理会匣内的宝物,直接来到书架,抽出一本薄册子。
  
      “血阳神功!”楚离叫出声来。
  
      他没想到竟然一抽便是血阳神功。
  
      他现在最渴望的便是血阳神功,此功或许邪恶,却足够惊人,他想弄清楚到底怎么破解,否则下一次碰上血阳宗高手还是只能凭琉璃妙莲经驱逐,处处受制。
  
      他若能洞彻血阳神功之秘,便能将其引入到自己所修炼的武功中,论精神之强横,他觉得世间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可惜就是缺乏运用精神力量的奇术。
  
      诛神雷剑虽妙,却有失精妙,仅是直来直去,无法完全释放他的精神力量。
  
      他翻开一页,上面写着“血阳神功者,不传六耳,以心相传”三句话,然后后面则是一些描述,血阳神功威力如何,怎样破解血阳神功,需得精神内守,而且身佩护心玉佩,免得被血阳销融精神。
  
      楚离露出苦笑,摇摇头。
  
      这根本不是什么血阳神功,只是一个血阳神功的概述而已,说血阳神功是怎么回事,却没说为何能做到这般,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他失望的叹口气,放回这本薄册子,又拿起一本来看。
  
      “天魔经!”他这一次更惊奇,眼睛一下瞪大。
  
      这三个字对他太过熟悉。
  
      他一直在修炼天魔经,但天魔经好像已经练到圆满,一直再没什么进展,也没怎么注意它,觉得一直没能用到,没想到在这里看到。
  
      他慢慢打开。
  
      “天魔宗镇宗心法,变化无方,飘忽莫测,杀人于无形。”仅此一句而已。
  
      楚离露出失望神色,摇头叹息。
  
      如此看来,天魔宗只不过是魔宗十二门中的一门而已,远非自己想象的那般高妙。
  
      他继续抽出剩下的书,将所有书都看了一个遍,他看书速度奇快,更像是翻看,迅速翻过一遍便烙印入脑海,却发现只是对十二宗有一个大概了解,其余的仍旧一头雾水。
  
      难道伏魔殿传承这么久,竟然只有这么多东西?那也太奇怪了。
  
      魔宗十二门,每一门的传承都是心心相传,法不传六耳,比佛门神功更加神秘严谨,所以魔宗武功不会外传,至今为止,伏魔殿还没能得到魔宗十二宗的心法。
  
      楚离摇头不已,满是失望。
  
      如此一来,自己进不进这伏魔殿有何用处?
  
      他觉得不该如此,于是缓步往前来到那处放了九个匣子的架子前,伸手拿起最上头的一个木匣。
  
      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匣子沉重异常,材质奇异,好像是青铜,又好像是木头,坚硬中透着一分柔和,而且阻隔住大圆镜智观照。
  
      他慢慢打开一个缝隙,没发觉到危险。
  
      刚要打开,忽然心血一动,忙一闪出了伏魔殿,下一刻已然变化了容貌,化为李奇的模样出现在南天门自己的小院内。
  
      他一出现,大圆镜智便观照四方,迅速看到整个南天门的情形。
  
      他看到正躺在问心殿一张榻上的莫玉芳。
  
      他脸色微微一沉,怪不得心血涌动,却原来是莫玉芳遇了危险。
  
      她宛如一尊玉美人儿沉睡,苍白脸色,气息奄奄,显然是性命垂危,命不久矣。
  
      大殿内空气仿佛凝固。
  
      司马刑死死攥着手,青筋贲起,脸色阴沉如水,束手无策的看着莫玉芳,身边站着魏仁,两人皆焦急无奈,死死盯着莫玉芳,却一动不动。
  
      徐锵一步跨到问心殿,沉声道:“怎么回事?”
  
      “门主,小莫她……”司马刑焦急的道:“怕是不成了!”
  
      “至宝丹用了吧?”徐锵坐到榻边,探手按上她皓腕,信口问道。
  
      司马刑与魏仁忙点头。
  
      “用了两颗至宝丹,没用。”魏仁道:“她的伤势极古怪,我从没碰到过!”
  
      “这么下去,她……”司马刑沉声道:“撑不过一个时辰!”
  
      徐锵放开莫玉芳皓腕,摇摇头:“古怪!”
  
      “如何是好?”司马刑道:“门主也没办法么?”
  
      “这确实是极为古怪的力量。”徐锵摇头道:“本座也没见过,内力无法驱除,很邪门儿!”
  
      “要不然,找李供奉看看吧!”魏仁道:“李供奉即使救不了也能看出是什么人伤的小莫,怎么救治,看看她的生机何在!”
  
      “有理!”司马刑忙点头。
  
      “我去请李供奉出关!”魏仁道。
  
      徐锵摆摆手:“本座亲自去吧。”
  
      他不等两人说话,直接出了问心殿,很快来到楚离院门外。
  
      楚离没等他敲门便道:“门主请进。”
  
      徐锵推门进入小院,抱拳道:“李供奉,叨扰了。”
  
      楚离平静的道:“走吧。”
  
      徐锵露出笑容。
  
      两人一步跨到了问心殿外,挑帘进去,楚离坐到榻前,凝视莫玉芳,大圆镜智仔细观照,直接观照她的脑海虚空,身体各处。
  
      她头顶忽然出现一道红日,随后消失不见。
  
      楚离脸色肃然,缓缓道:“血阳神功!”
  
      他万没想到莫玉芳竟然是伤在血阳神功之下,而且受创极重,脑海虚空被红日所占,所以无法醒来,身体会不停的恶化下去。
  
      所以破坏她身体的并非外力,而是她自己大脑所操纵,让身体不停虚弱直至死去。
  
      徐锵皱眉沉吟。
  
      魏仁忙道:“不会是魔宗吧?”
  
      楚离抬头看向魏仁,慢慢点头:“应该就是血阳宗!”
  
      “不可能吧……”魏仁道:“不是已经灭绝了么?”
  
      徐锵与司马刑也知道了他们所指,血阳宗虽已然销声匿迹这么久,他们还是有印象,毕竟魔宗一直是他们忌惮的所在。
  
      楚离道:“这便是血阳神功!”
  
      他说着话,双手结印,然后轻轻点在莫玉芳额头上。
  
      PS:更新完毕,年会期间,更新可能不稳定,没有存稿呀。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