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袍总管 > 第2965章 埋伏
    顾元和笑道:“大师,这位大昆国师也是位奇人,乃大昆第一高手,号称武技通神,上次前来的十八皇子便是他的弟子。”
  
      楚离颌首:“弟子不敌,师父便亲自出马,这可不像一国国师所为。”
  
      顾元和摇头笑道:“要是别人,确实不会这么做,可这位大昆国师性情直率,行事向来肆意,随心所欲,讲究顺其自然,由心而行。”
  
      “竟然是这般人物,倒是有趣。”楚离颌首。
  
      他也好奇这位大昆国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识了不少的人物,但真正让他心折的往往都是古人,当代人物却没有。
  
      顾元和笑道:“皇上是极舍不得的,可没办法,大昆国师咱们没人能对付得了,还得大师出手。”
  
      楚离道:“其实安福公主足矣。”
  
      “身份不对等。”顾元和无奈的道:“真要是公主过去,大昆一定会翻脸。”
  
      楚离笑了笑:“他想挑战贫僧,还是先过了公主这一关再说罢,至于身份,还是要看实力的,他实力足够,那一切休提,实力不足,还谈何身份?”
  
      “这……”顾元和无奈。
  
      他自然不敢拿话压楚离,只是觉得意外。
  
      楚离道:“补天楼还有一些手尾未净,贫僧还是呆在京师的好。”
  
      “……是,那小的去跟陛下禀明。”顾元和脸色微微一变。
  
      他合什躬身,退出了大殿,转身离开如意寺,回到了宣元殿内。
  
      赵言成听到他这么说,笑了笑:“这倒是跟朕想到一起了,大师确实不宜离开京师,即使没补天楼,说不定还有别的刺客。”
  
      顾元和道:“是。”
  
      他绝不会干涉朝政,绝不多说一句话。
  
      赵言成却不放过他:“顾元和,依你看,让安福过去对付大昆国师,能不能成?”
  
      顾元和道:“大师想必是有把握的。”
  
      他是不想涉及朝政,免得惹祸上身,但皇上的话却不能敷衍,也不敢欺瞒,绝逃不过精明过人的皇上眼睛,他了解皇上,皇上也了解他。
  
      赵言成轻颌首:“那倒也是,……这样罢,让太子也跟着,足够给这位国师面子了吧?”
  
      “皇上圣明。”顾元和抱拳。
  
      赵言成道:“有安福在,太子的安危也不用担心。”
  
      “是。”顾元和道。
  
      ——
  
      “师父,弟子要远行啦。”安福公主坐在楚离对面的蒲团上,蹙着眉头道:“要去对付那个大昆国师,师父有什么要叮嘱的?”
  
      “保护好太子。”楚离想了想:“且传你一套剑法吧。”
  
      他说着话,左手食指轻轻按上安福公主眉心。
  
      安福公主露出笑容,闭上眼睛。
  
      “轰隆”一声巨响中,她眼前光明大放,然后是她手执一柄长剑,缓慢挥舞,杀气冲天。
  
      一刻钟后,她慢慢睁开眼睛,大殿内空空荡荡,已经不见了楚离的身影。
  
      她低头看衣衫尽湿,汗水如雨,头发紧贴在额头。
  
      内力催动之后,顿时雾气弥漫,须臾便散去,然后恢复了干净整洁,扬声叫道:“师父,弟子去啦!”
  
      楚离的声音在她耳边缭绕:“去吧,小心埋伏。”
  
      “是。”安福公主应道,转身离开了如意寺。
  
      第二天清晨,两骑奔出京师,朝南而去。
  
      安福公主一袭劲装,腰佩一柄古色斑斓的长剑,打扮成一个俊美男子,英气勃勃。
  
      另一骑则是一个英姿勃发的青年,便是大禹太子赵正礼,他骑在马上,左右顾盼,神采飞扬。
  
      “六哥,你总算出来散一散心啦。”安福公主娇柔的身子随着马背起伏,和谐而优雅:“要不是这一趟差使,你都要生锈啦!”
  
      她颇为同情这位太子哥哥,自从当了太子之后,需要学习处理国事,一天到晚呆在议事殿,听那些大臣们讨论天下大事。
  
      这么年轻,却要像一个老头般生活,好像一匹骏马被套上了缰绳拉车,她都感觉难受。
  
      郑元礼笑道:“小妹,我不像你这般自由自在,做太子是挺难,但也有不少的乐趣。”
  
      “哼哼,有什么乐趣?”安福公主撇撇嘴:“凡事不能做主,还是父皇说得算,你还要在中间受夹板气,就像这一次。”
  
      郑元礼笑着摇头:“他们不知道大师的神通,会这么想也难免的。”
  
      “这一次要不是师父拦着,我非要他们好看!”安福公主不屑的道:“我拜谁当师父都要管着,手伸得太长了吧?”
  
      郑元礼笑笑。
  
      各自立场不同,很难说清谁对谁错。
  
      郑元礼道:“小妹,这位神僧越发神秘,旁人也不见,到底如何?”
  
      安福公主笑眯眯的道:“师父只是喜欢清静罢了,也不是架子大,性情是极好的,温润平和,让人如沐春风!”
  
      郑元礼点点头:“那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拜见。”
  
      “还得问问师父的意思。”安福公主笑道。
  
      她可不敢妄作决定。
  
      虽然楚离温润平和,但威仪却深具,随着修为增强,安福公主越来越能感受到楚离的强大,如崇山峻领,如汪洋大海。
  
      这让她亲近之余也感敬畏。
  
      郑元礼扬鞭打马,笑道:“小妹,那一切就拜托你啦,驾!”
  
      安福公主笑一声,也扬鞭策马奔腾。
  
      郑元礼身体强健异常,毕竟是皇家子弟,锦衣玉食,吃了不少的天材地宝,一口气跑了三天,而胯下的骏马也都是非凡,跑上一天也不疲惫,休息一晚,第二天继续狂奔如风。
  
      第三天的傍晚时分,安福公主与郑元礼正在一条官道上奔驰,两边是郁郁树林,远处是绵绵丛山,他们即将进入一条山路。
  
      她忽然蹙眉,扬声道:“六哥,停一下!”
  
      “希聿聿……”两匹骏马停住。
  
      安福公主一跃上了旁边的树梢上,脚尖踩着柔软的树梢上,随风而动。
  
      郑元礼看得咋舌,这已经超出武技的范畴。
  
      安福公主轻轻跃回马鞍上。
  
      “小妹,怎么啦?”郑元礼忙问。
  
      安福公主道:“前面有埋伏。”
  
      “大昆的人先到了?”郑元礼蹙眉问。
  
      他们现在还远远没能赶到边界,但大昆国师一行人不会因此而呆在边界处等他们,一定会往前赶,根据他们的行程推测,有可能在这一两天遇上。
  
      安福公主摇头:“未必是大昆的人,都穿着黑衣衫,蒙着脸。”
  
      

Ps:书友们,我是萧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