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宫熹妃传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告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感觉到怀里的挣扎,瓜尔佳氏搂抱的更紧,一边落泪一边道:“我的孩子,不要走,不要再离开我,你不知道额娘有多想你,额娘好想你!”

    一直以来,瓜尔佳氏都将弘瞻视如亲子,可因为弘瞻的抗拒,她只能克制自己,称一声姨娘。可现在她已经疯了,又怎会懂得什么是克制,直接将心中最直接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不是,你不是我额娘,不是啊!”弘瞻大叫着,越发用力挣扎,可是疯颠状态下的瓜尔佳氏,力气出奇的大,他使劲了吃奶的力气也挣脱不开,这样的无力令他更加恐惧,到最后更是大声哭了起来。

    当瓜尔佳氏被强行拉开后,看到的,是满脸害怕恐慌的弘瞻,他转身就逃,想要远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凌若没有阻止,她走到一直想要摆脱从祥他们束缚的瓜尔佳氏面前,她口中还在不断地唤着弘瞻的名字。

    凌若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姐姐放心吧,弘瞻早晚会回来,早晚会回到你的身边,因为……他是你的孩子!”

    听得她这句话,瓜尔佳氏竟然安静了下来,目光犹如小孩子一样纯真,“他真的会回来吗?可是他为什么要跑?”

    “自然是真的,刚才六阿哥只是有些不习惯姐姐抱的他那么紧,所以才跑开,我这就去将他追回来,你别急啊。”凌若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从祥他们松开手。

    “好啊好啊!”瓜尔佳氏像小孩子一样拍起了手,催促着凌若道:“赶紧去将弘瞻追回去,我要给他做好多好吃的!”

    “好,我这就去。”凌若强忍着悲意转身离去,上天真的很不公平,刘氏那样利用弘瞻,弘瞻还口口声声唤她额娘,姐姐疼爱弘瞻,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走出咸福宫没多久,凌若便看到站在路上的小小身影,脸上还有泪痕,那样子实在是可怜。

    凌若示意他随自己走到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待得坐下后,方道:“你看到了,谨妃已经疯了,但当你站在她面前,她还是认得你,认得你是她的孩子。”

    这句话一下子刺激到了弘瞻,他立刻站起来道:“不是,我不是她的孩子,我的额娘是……”

    “刘润玉是吗?”凌若摇头道:“刘氏根本不配做你的额娘,甚至可以说她的所作为所,不配为人。”

    “不许你那样说我额娘!”弘瞻激动地大叫着,她虽然只是一个孩子,对刘氏却是异常的维护,不许任何人捣毁。

    “本宫说的是实话。”凌若轻叹一声道:“有些事情,本宫与谨妃都不想告诉你,因为那对你来说太残忍,可有些事,终归是瞒不久的,该知道的始终会知道。”顿一顿,她道:“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两岁时为什么来到咸福宫,一直由谨妃抚养?”

    弘瞻仔细想了一会儿,有些泄气地道:“记不太清了。”

    “无妨,本宫告诉你。”随着这句话,一年多前的真相在弘瞻面前缓缓揭开,从刘氏为了对付齐佳氏,故意害他跌倒开始,一件件一桩桩的说出来,最后道:“正因为如此,你皇阿玛才会一怒之下,将她贬为答应。可惜这一年多来,她并没有丝毫的忏悔之意,反而时时刻刻想着夺回你,然后重新登上谦嫔的位置。”

    弘瞻愣愣地站在那里,这些事对于他来说太过复杂了,但凌若的话,确实令他想起一些事。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谨妃为什么会下那样的狠手打你吗?呵,因为她在当时已经疯了。”凌若的话令弘瞻惊醒过来,不解地道:“她为什么会疯?”

    “本宫之前已经说过,是因为你的庐山云雾茶。”凌若话音未落,弘瞻已经激动地道:“你骗人,那些茶没有问题,根本不会有问题。”

    “若真的没有问题,你怎会这样激动。”她叹息道:“本宫知道你不会存有任何害人之心,可是有人要利用你,你小小年纪又如何看的穿。不论你承不承认,本宫都可以肯定,那些茶叶不是钟尚给你的,应该是皇后或是刘氏给你的。”在弘瞻的沉默中,她续道:“咸福宫任何一样吃食,本宫都检查过,唯独谨妃每日都会喝的茶没有,因为茶叶已经全部用光了,无从检查。”

    弘瞻脑子很混乱,那么多事情,根本不是他这个年纪所能想明白的,尖叫道:“不是,那茶叶就是钟管事给的,是他给我的。”

    仿佛这样的尖叫,可以让凌若或者说是他自己相信,茶叶就是钟尚给的,与皇后或是刘氏没有任何关系。

    凌若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道:“茶叶里被人下了疯药,知道为什么要让你每晚沏一杯给谨妃喝吗?就是要让疯药慢慢在她体内累积,让她逐渐神智不清,你当时一直待在咸福宫中,应该发现谨妃的怪异。另外,若本宫没有猜错的话,那天晚上你与谨妃祥的话,应该是皇后或刘氏教你说的。谨妃原本就神智不清了,再听到你说要回到刘氏身边,自然会发狂到失去理智。所以,真正打你的人,不是谨妃,而是刘氏,她利用了你一次不够,还要利用你第二次,这样的人,你还要认她做额娘?”

    “不会的,额娘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弘瞻不断地叫着,小小的脸上充斥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狰狞。

    “本宫知道这些事情你很难受,可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说一个不字,就不是事实。”凌若摇头道:“你太小,不会明白人心的可怕之处,总之你记住,这世间,最疼爱你的人不是刘氏,而是谨妃。”

    “不是!不是!”弘瞻小小的胸膛不住起伏,用他最大的声音道:“最疼我的人是额娘,才不是什么谨妃,她是坏人,她打我,害的我一只耳朵听不见,她是这个世上最坏的人!”

    “是吗?”凌若起身看着亭外的风景,淡淡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应该能够分得清楚本宫是真话还是假话,该说的本宫已经全部都说了,你自己慢慢想吧。谨妃已经疯了,她唯一记得的人就是你,你若得空就过来看看她,也算不负她这一年多来待你的好。”

    (cq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解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