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宫熹妃传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疑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臣妾没事,待会回去歇一会儿就好了。”顿一顿,她又道:“天色不早了,臣妾扶您起来。”

    弘历点点头,就着她的手坐起身来,揉一揉额头道:“很久没有喝这么多酒了,幸好有你替朕按摩,否则朕这会儿还头痛的起不了身呢。”

    四喜端了铜盆进来,瑕月绞过面巾递给弘历,道:“皇上一向不贪杯的,怎么这次喝了那么多?”

    弘历动作一滞,旋即若无其事地取过面巾,道:“江南米酒回味悠长,一向有名,不知不觉间就多喝了几杯,哪知道后劲那么大。”说罢,他想起瑕月刚才的一句话,有些不安地道:“朕喝醉的时候,可有说了什么?”

    瑕月眸光微闪,道:“有啊,皇上说了许多呢,还将臣妾认做是皇后。”

    弘历身子一震,还未拭脸的面巾从手间掉落,他看也不看,起身走到瑕月身前,抓着她的肩膀紧张地道:“朕将你认做皇后?朕说了什么?”

    小说.弘历这个样子,令瑕月越发肯定他有事瞒着自己,当下道:“皇上说了什么难道自己不记得吗?”

    “朕……”弘历张嘴欲言长乐之事,却在出口之时,生生忍住,改而道:“朕喝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哪里会记得自己说过的酒话。”说着,他又问道:“朕与你说了什么?”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皇上怎么一直在问这个,难不成有什么事情不能让臣妾知道?”

    弘历不自在地笑笑,“哪有这回事,朕不过是随意问问罢了。”虽然他没有从瑕月口中套出话来,不过从瑕月的言行举止之间,可见她还不知道那件事。

    唉,虽说有些对不住,但在自己想清楚是否废后之前,只能先行瞒着,但是……隐瞒一时容易,隐瞒一辈子呢?他可以做到吗?

    瑕月见弘历一直都不肯说,晓得问不出什么,遂道:“其实皇上也没说什么,除了把臣妾认错皇后之外,还说对不起什么人,至于是谁,臣妾可就不知道了。”

    弘历眸光一松,道:“原来是这个,朕还真是对不起一个人,也不知她肯否原谅朕。”

    瑕月好奇地道:“天底下还有不肯原谅皇上的人吗?”

    弘历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口中则是叹着气道:“是啊,偏偏这种事又强迫不得,或许她这一辈子都要怪着朕了。”

    瑕月越听越觉得好奇,试探地道:“这个人……皇上能不能告诉臣妾?”

    弘历打量着她道:“你当真想知道?”

    瑕月点头道:“是啊,不过若是有所不便,就当臣妾没问。”

    “倒是没不便,其实……”弘历嘴角噙了一缕笑意道:“朕对不起的那个人,就是你喽。”

    “臣妾?”瑕月愕然指着自己,脱口问道:“皇上何时对不起过臣妾?”

    弘历抚着她娇嫩如少女的脸庞,徐声道:“你跟了朕那么多年,朕却常为了一些事情,要你受委屈,仔细想来,真是有些过意不去,瑕月,你会不会怪朕?”

    “皇上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能够伴在皇上身边,是臣妾几世修来的福气,又哪会有委屈二字。”说罢,她笑道:“您想想,天下间女子千千万,但能有幸伴驾天子的,能有多少,几十人还是几百人?而在这几百人中,又有几人能得皇上恩宠,成为皇贵妃?怕是从大清立国数起,至今都不足十人。”

    她的话令弘历很是欣慰,声音亦越发温和,“这么说来,你就是不怪朕了?”

    瑕月嫣然笑道:“若是怪,臣妾就不会在这里整夜陪着皇上了。”

    弘历朗声笑道:“朕的皇贵妃不止貌美如仙,还宽容大度,能够娶到你,真是朕之幸。”

    瑕月眸光一转,故意道:“刚成亲那会儿,皇上可不是那么想的,恨不得臣妾立刻消失在您面前呢。”

    弘历捏着她的鼻子,笑言道:“你这妮子,旁的都好,就是记仇得紧,那么久之前的事还记着。”

    待得一番笑闹后,弘历更衣带着四喜往前殿行去,这一日,除却扬州官员之外,浙江各地官都会来此朝见圣驾,包括浙江总督与巡抚。

    弘历并不知道,在他身后,瑕月的神色渐渐沉了下来,在回到东院的琅华阁后,她唤过齐宽道:“去查查,皇上前日曾见过什么人,有否异常的行径?”

    齐宽不解地道:“主子,出什么事了?”

    “皇上曾在酒醉之中,与本宫说过,皇后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还有,他不想废后;再加上突然喝这么多酒,当中一定是有什么问题。”

    “皇上刚才说了……”不等知春说完,瑕月便道:“皇上没有说实话,他有事情隐瞒着本宫,且这件事,很可能与本宫有关,否则皇上刚才不会那么紧张。”

    齐宽闻言,躬身道:“奴才这就去打听。”

    在齐宽离去后,阿罗轻声道:“主子,您一夜未睡,奴婢扶您去歇一会儿吧,您别担心齐宽那边,他一打听到线索,奴婢就去唤醒您。”

    瑕月也着实累了,由她扶着自己进内堂歇息,几乎是沾枕就睡,直至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声音,方才醒转过来,只见阿罗与齐宽皆站在床前,她半坐起身,抚一抚脸道:“如何,打听到了什么?”

    齐宽依言道:“回主子的话,还真让奴才打听到了一些事情,原来前日和亲王曾去见过皇上。”

    阿罗蹙眉道:“和亲王乃是皇上的兄弟,也是朝中栋梁,他去见皇上不是很正常的吗?”

    齐宽神秘兮兮地道:“那和亲王离开后,皇上将自己关在屋中一日呢,这也正常吗?还有啊,听说事后整理出很多摔得粉碎的东西出来,你说说,除了皇上之外,谁还敢摔东西?依我推测,一定是和亲王与皇上说了什么,所以皇上才大发雷霆。”说罢,他朝神色凝重的瑕月躬了躬身子又道:“另外,奴才还打听到,当天夜间,皇后的容悦居中曾经传来类似于争执的动静,接着,有人看到皇上拂袖而去;奴才相信,这一切并非巧合。”

    瑕月徐声道:“这么说来,关键在于和亲王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解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